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1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拉美经济低迷 中国投资不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访问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

拉丁美洲近几年经济低迷。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原本依赖石油和矿产资源产品出口的拉美国家收入大幅缩水,2015年和2016年甚至出现经济负增长。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最近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连续5年出现下滑。

常常被称作美国“后院”的拉丁美洲近年来吸引的外国投资不断下滑,但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投资却在不断加码和深化,成为拉美经济低迷中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经济分析人士和学者认为,中国与拉美存在经济互补,而美国的“撤出”让中国在这里的战略布局更得以彰显。

OECE拉美加勒比部门主任梅尔吉索(左二)与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前中国问题顾问雷明(左三)在大西洋理事会(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OECE拉美加勒比部门主任梅尔吉索(左二)与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前中国问题顾问雷明(左三)在大西洋理事会(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而与此同时,由国有企业领军的中国公司正在迅速进入拉丁美洲。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对拉美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298亿美元,较前一年增长39%。中国自2003年以来在拉美的投资一共超过1100亿美元,过去五年投资规模尤其显著。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拉美与加勒比部门主任安赫尔·梅尔吉索(Angel Melguizo)本星期在华盛顿说:“中国在拉丁美洲直接投资的激增发生在过去五年,而过去五年是拉美一段时间以来最坏的五年。事实上,过去两年是1980年代以来拉美最糟糕的时期。所以说,这几年是拉美最需要投资的时期,中国人带来了700亿美元。”

巴西驻美大使:中国投资提高巴西生产力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与OECD发展中心本月联合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对拉美投资不仅在数量上比以前提高,在行业结构上也越来越多元。报告说,过去,中国企业在拉美的投资集中在矿产采掘业,而现在,中国投资的一半以上已经扩展到服务业、交通运输、金融、电力、信息通讯技术和替代能源。

获得中国投资最多的拉美国家是巴西,中国在巴西的投资超过了在其他拉美国家投资的总和。2009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巴西驻美大使阿玛拉尔(右)6月26日在大西洋理事会讨论中国在拉美投资(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巴西驻美大使阿玛拉尔(右)6月26日在大西洋理事会讨论中国在拉美投资(美国之音叶林拍摄)

巴西驻美国大使阿玛拉尔(Sérgio Amaral)6月26日在大西洋理事会表示,中国与巴西经济具有互补性,中国对巴西的投资增强了巴西的生产力。

阿玛拉尔大使说:“(巴西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是可持续的。这是因为我们之间存在互补。我们生产他们需要的。我们有矿物,我们有水资源,我们有土地资源,所以在农业上我们有很好的互补性,这就促进了中巴关系的可持续性。”

阿玛拉尔介绍说,巴西的农村地区在几年之间变富了,这是因为中国进口了很多大宗产品的缘故。他说,中国还对基础设施进行了很多投资,多数情况是通过并购和收购,这些基础设施的投资帮助巴西中西部的主要农作物产区提高了产品运向港口的运输能力。

虽然巴西对中国贸易保持顺差,但阿玛拉尔大使对两国的贸易关系不无担忧。他说,中国在巴西的投资总体符合双发的共同利益,但他认为,巴西在贸易方面还需要更精明,尽管中国的关税正在降低,但是各级别的认证和规定繁琐冗杂。

他说:“重要的是我们要做好生产力和竞争力这方面的功课,要学习如何与中国公司这些与巴西公司截然不同的伙伴进行谈判。”

中国在拉美的投资的81%由中国国有企业进行。阿拉玛尔认为,巴西的私营公司与中国国企谈判时处于不利地位。他说:“当巴西公司与中国公司谈判时,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在和一个遵循市场规则的私营公司谈判、还是在和一个受到中国政府干预的公司谈判。中国政府就像飞机员在座舱里的仪表盘……政府着眼于合作项目的全局,而巴西没有,因为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体,私营企业自己负责谈判,所以这导致了一种谈判上的不平衡。”

中国踩美国“后院”不计成本为战略

大西洋理事会和OECD的这份报告提到,中国对拉美影响不断增加的一个原因是美国对这一地区关注的下降。报告说,美国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标志着这一趋势还将继续。TPP包含了三个拉美国家:墨西哥、智利和秘鲁。

美国总统川普批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导致美国就业流失,一再表示要对这个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1994年签署的协定进行重新谈判。大西洋理事会和OECD的报告说,墨西哥拉近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可以让墨西哥与美国进行谈判时拥有更多筹码。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前中国贸易问题首席顾问雷明(Claire Reade)认为,中国进入拉美,对美国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可能带来战略风险。

她说:“中国不是以一个无私的世界领袖姿态进入拉丁美洲的,而是出于自身利益。中国已经表现出机会主义,并会继续这样做。中国需要自然资源,因为政治安全的原因需要经济增长持续,希望培养一些不仅在国内独占鳌、头也能主导全球的领军企业。中国还要影响全球规则,也有一些军事安全问题。这些都会体现在中国的拉美规划中。美国必须要审视其中的风险,并考虑如何应对。”

巴西大使阿玛拉尔说:“中国有非常清晰的战略认知。在巴西的大多数中国公司是国有企业,它们遵循中国政府的指导,政府规定了要在哪些领域投资、如何投资,他们很注重一些有战略意义的基础设施项目,例如在大豆领域,他们投资了五个重要的铁路项目,买下了贸易公司,建设港口,他们有参与整个大豆产业链的意识。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一种纯粹的战略途径,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铁路工程就是一个例子——这个项目完全没有投资回报,但对中国有战略意义。”

雷明还认为,中国的投资、特别是贷款帮助拉美国家领导人取得自己的政治目标,这对那些治国无能的拉美国家来说可能是坏事,甚至继续让这些国家停留在欠发达的处境中。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