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9 2024年2月24日 星期六

从“最严峻形势”到“新冠不可怕”:中国官媒一周内的180度大转弯


资料照: 中共宣传喉舌央视在北京的总部大楼。
资料照: 中共宣传喉舌央视在北京的总部大楼。

随着中国放松疫情管控的“新十条”出台,“清零”政策正式告终。为了配合政策变化,中国官方媒体也迅速修改了对新冠病毒和疫情的描述方式。从指出抗疫面对严峻形势到宣传病毒并不可怕,官媒只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完成了口径上180度大转弯。

疫情开始后的前两年里,中国政府和官媒不断宣传严格封锁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的扩散,并强调病毒的致命性和给患者留下的后遗症,批评西方国家与病毒“共存”的方针。在低致命性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出现后,官方选择坚持这套宣传方式并继续“清零”。

在11月底全国各地出现反“清零”抗议后,中国多个地方政府意外地开始放松疫情管理措施。周三(12月7日),中国出台“新十条”,大大降低了封闭措施和检查健康码的门槛。专家们普遍认为,管理的放松意味着病毒的传播将比过去三年来更加广泛。

过去一两周内,扮演宣传角色的中国官媒开始迅速更改口吻,强调疫情面临结束,病毒并不可怕。面对如此突然的转变,网民们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人认为政府突然放开是不负责任,有人欢呼终于迎来自由。但更多的是网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笑话和段子讽刺官方话术的巨变。

一周内从“最严峻形势”到接近“结束疫情”

中国在11月中旬发布“二十条”后,官媒相继强调要在防控方式上做到“精准”,减少封闭管理,但依然指出全国面临的疫情扩散风险。

曾多次发文表扬“清零”的《人民日报》评论员“仲音”在12月1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当前,全国疫情总体呈较快发展态势,疫情波及面广,部分地方出现了疫情规模性反弹的风险,一些地方面临抗疫近3年来最复杂、最严峻的形势。”

同一天的新华时评也称:“当前,我国新增新冠肺炎感染者数量持续增加,部分地区疫情扩散加快。。。奥密克戎变异毒株隐秘性更强、传播速度更快,早期感染者更难快速识别。”

然而没过几天,风向就出现了变化。官媒开始强调起了此前不常提及的奥密克戎的另一个特点:毒性低。

12月5日的一篇新华时评表示:“随着奥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减弱、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累积,我国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与任务。”

文章还宣布:“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走过。”

12月6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引用专家的话,称奥密克戎“非常接近季节性流感,可防、可控、也可治”。

就在3天后,中国官媒进一步表示中国已经接近疫情的结尾。

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12月8日的节目上表示,随着“新十条”的出台,“我们正式迈向了结束疫情生活的道路”。

同一天,中国国际电视台环球电视网CGTN主持人刘欣在推特和微博上贴出一段采访片段。片段中的中国官方健康专家表示,不需要害怕新冠,传统中药就可以减缓新冠症状。

“宣传机器正疯狂工作,” 前中国美国商会主席、现居北京的美籍律师吉莫曼(James Zimmerman)在推特上评价道。“2022年的官方故事线将是修正主义—淡化、编造、遗忘。就像魔法一样,所有‘清零’带来的过度措施和不满都将很快被埋葬和遗忘。”

网民反应不一,笑话段子层出不穷

官方如此迅速的变调引来了中国网络上热烈的讨论。“我们正式迈向结束疫情生活的道路”周四(12月8日)成了微博热搜榜排行第一的话题。

对于过去一直支持“清零”的网民来说,官方姿态的转变令人失望。

微博博主“明德先生”写道:“事已至此,唯有坦然直面。党和国家保护了我们每一个人整整三年,是整整三年,这真的很不容易。”

也有气愤的博主质疑:“现在和躺平摆烂有什么区别?”

官方口径的巨变也帮助催生了不少笑话和段子。

一个被广泛转发的笑话写道:

“群众:什么时候开放啊?
北京:十
群众:十个月?十周?
北京:九、八、七。。。”

也有网民发出了一张隐喻地讽刺中国之前防疫措施不合理的照片。照片里,在一张稿纸上,九减四这个简单的数学问题经过了十行没有必要的复杂演算后,还是得出了“5”这个答案。程式的边上写着“艰辛探索”四个字。

对于官方突然强调起奥密克戎不可怕,有网民用网络上常见的狗狗对比贴图指出了这里的荒诞。

图片左边是一只强壮的狗,指代“两周前的奥密克戎”。右边是一只柔弱的狗,指代“今天的奥密克戎”。两周前,奥密克戎的特点包括“隐秘性极强、医疗挤兑、大量死亡、反复感染、摧毁免疫系统”等。两周后,奥密克戎突然“毒性明显减弱、季节性感冒水平、没有证据显示有后遗症”。

知乎上,一位叫做“戒烟室主任”的网民总结了过去一年来中国官媒对奥密克戎危害性的各种夸大。对于突然的变调,他讽刺地评论道:“灵活的科学精神、动态的新闻良心”。

美国独立学者金培力(Philip J. Cunningham)对美国之音表示:“官媒的首要任务是美化领袖并正当化中共的存在,保证它的权威是安全的。次要任务是向民众保证一切都很好,不要想太多。”

金培力自1986年起常常前往中国工作、生活。他的书《天安门之月》(Tiananmen Moon)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记录了1989年的北京学生运动。如今,他每天都收看《新闻联播》,观察中国宣传的动向。

在回复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他指出官媒在变调时使用的洗白式语言:“在‘清零’上的变卦依靠的是‘坚定不移的优化’这样的词汇,在引入新政策、放松管控的同时,保护了(官媒的两项任务)。”

但许多中国民众的确担心突然开放后可能出现的疫情恶化。过去三年里,中国将大量资源用于“清零”,没有为放开后的医疗供给做准备。而中国自主研发的疫苗有效性也较低。

中国官媒《中国青年报》报道称,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冯子健周二指出,中国政府松绑防疫封控措施后,80%至90%的中国人都难免遭遇一次病毒感染。

中国一些地方已经出现民众抢购药物。一条流传的段子写道:“以前:买菜等封控。现在:买药等发烧。”

在新冠爆发初期去世的“吹哨人”李文亮的微博下,有网民留言:“我们折腾了三年多,疫情这才真正开始了。”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 中国留学生认知扭曲 中共=中国=中国人?美国之音最新推出的《纵深视角》节目,专访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教授林培瑞。美东时间2月24日上午8点播出,敬请准时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