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2 2021年9月18日 星期六

中国欲重启密松项目,遭遇缅当地政党强烈反弹


缅甸北部克钦邦的伊洛瓦底江。克钦邦的人和环保团体说密松水电站会损害伊洛瓦底江(2009年)

近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的一则声明在当地引发了巨大争议,缅北克钦邦数个政党的领导人对媒体表达了对中国立场的强烈对抗情绪。有观察家认为,如果对抗的局势继续扩大,有可能重新点燃几年前席卷缅甸全境的反对中国投资的浪潮。

洪亮访问克钦邦

2018年年底,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访问了缅甸北部的克钦邦。据缅甸媒体《十一新闻》(Eleven Myanmar)报道,洪亮先后会见了克钦邦5个政党和一个宗教组织的负责人。双方主要讨论了有关缅甸和平进程、难民安置、缅北禁毒、以及促进克钦邦与中国经贸合作等方面的话题。

洪亮与这些领导人的会面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反馈。其中,克钦民主党领导人贡光翁康(Gumgrawng Awng Hkam)和克钦基督教浸礼会的萨姆森(Hkalam Samson)牧师在事后接受缅甸媒体《伊洛瓦底》(Irrawaddy)采访时均表示,中国大使会见时的态度有些蛮横。洪亮警告这些领导人不要与西方的外交官建立友谊,不要反对中国在克钦邦的投资项目,包括已经停摆了7年多的密松水电站。

在中国大使到访克钦的前一个星期,美国和英国的大使也访问了克钦,同样会见了各地方政党的领袖,讨论了有关和平进程、难民安置、促进教育和医疗事业、以及公平自由的选举等内容。会上,克钦邦的政党领袖们建议两位大使在该邦首府密支那设立联络处,以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

在克钦邦的主要居民 —— 克钦族民众当中,超过90%的人信仰基督教,当地的宗教团体与政党一直与西方教会和政界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贡光翁康认为,中国大使的警告让克钦人“感受到了威胁”。

中国使馆的声明

然而,最让克钦邦几位政党领导人不满的是中国对于重启密松水电站项目的说法。萨姆森牧师对《伊洛瓦底》表示,洪亮在会面时试图说服克钦的意见领袖们,说“一带一路”需要密松水电站,中缅经济走廊的许多项目需要足够的电力来支持,昂山素季已经出任了缅甸一带一路委员会的主席,她愿意支持这些项目的推进。

目前执政的昂山素季至今仍未公开表示对重启密松水电站项目的态度。2011年,在反对密松上马的全国性浪潮中,作为反对党领袖的昂山素季曾经公开反对密松水电站项目。

今年1月1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表示:密松水电站项目已经被搁置了7年,它是目前中缅之间合作所面临的困难之一。如果这个问题在长期拖延后仍无法解决,将严重损害中国企业家对缅甸投资的信心。缅甸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中缅经济走廊的建设,都需要充足的电力供应。为此,中缅两国就密松水电项目进行了密切磋商,以寻求尽快找到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克钦邦人民的支持将受到高度的重视。

声明中还说:“克钦邦的民众并不反对密松项目,反对这个项目的只是一些个人和一些外来组织。”

克钦三政党联合发声回怼

作为对中国大使馆声明的回应,克钦邦的三家主要政党 —— “克钦国大党”(KNC)、“克钦邦民主党”(KSDP)、“克钦民主党”(KDP)于1月14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表示:三个政党所代表的克钦民众都有同样的愿望,那就是彻底停止密松水电站项目的建设。

这三家政党的领导人都出席了12月底与中国大使洪亮的见面会。三家也在申请组建一个统一的政党,以参加2020年的缅甸大选。

在发表了联合声明后,贡光翁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激烈的态度。他说:“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反对密松这个项目。我们的人民不同意,我们政党也反对。但是,中国拒绝放弃它,还在继续努力推进它。他们说,由于密松的失败,中国投资者对在缅甸进行新的投资犹豫不决。我想再次向中国大使和中国说明,我们政党和我完全不同意这个项目。”

除了这三家政党之外,克钦基督教浸礼会的萨姆森牧师也对《十一新闻》表示,自己在与洪亮见面时,并没有表态支持密松水电站的重启。他说,克钦邦确实需要发展,但不是密松水电站。

各方反应

计划总投资为36亿美元的密松水电站项目于2009年上马,但很快就遭到当地民众以及缅甸国内其他地区百姓的反对。在愈演愈烈的抗议声中,时任缅甸总统吴登盛于2011年9月叫停了这个项目。昂山素季的民盟政府上台后,曾组建了一个由20位缅甸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对密松项目的可行性、环境影响、移民问题等方面进行考察。该小组至今已经完成了两份调查报告,但民盟政府一直没有将报告公诸于世。

该项目的投资方 ——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中电投) —— 一直没有放弃继续该项目的努力。2018年9月,有媒体报道,中电投的项目负责人在克钦邦的村寨组织村民会议,向当地人讲解密松水电站将为当地百姓以及缅甸民众带来的好处。根据中电投的说法,由于项目的搁置,缅甸政府每年不得不向中方支付5000万美元的赔偿金,而一旦彻底取消该项目,缅甸还面临着支付高达8亿美元的违约金。

缅甸学者亨凯对记者表示:“在重启密松水电站这一问题上,中国官方、资方、和中国大使馆的立场应该是一致的。洪亮去克钦邦斡旋,肯定是为了重启密松项目,但双方在商谈时,一定是误解了对方的意思。”

瑞典的缅甸问题专家林特纳(Bertil Lintner)在《亚洲时报》上撰文指出:由于在罗兴亚难民问题上欧美对缅甸施加了压力和制裁,昂山素季不得不更多地寻求中国的支持。而中国在此时加大了游说缅甸各界重启密松水电站的力度,是在向缅甸“索要一份高额的回报”。他认为:“中国对密松大坝的新推动是一场赌博,它很有可能重新点燃2011年那样的席卷全国的群众性反华运动。这样的运动一旦开始,即使是昂山素季也难以阻止它的蔓延。”

2017年,仰光一所大学曾经做过一份民意调查,85%的缅甸民众反对重启密松水电站项目。中国官方似乎并未关注缅甸的民意,但是,正像萨姆森牧师在接受采访时所表达的:“我告诉他(洪亮)说,不管是中国还是昂山素季,都需要倾听公众的声音,因为密松不仅是克钦族人的事情,这条河对缅甸所有人来说都太重要了。”

亨凯对这次事件的蔓延也表示出担心,他认为,中国大使馆的声明“适得其反”,单是针对是否重启的问题,缅甸也有可能演变成当初(2011年)反密松项目那样的盛大抗议规模。

评论 (31)

评论期已过。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