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工人和白领在疫情中的困境


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的工人佩戴口罩在生产线上检查汽车。

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在这一年经历了疫情、洪水等多番磨难,有上千万农民工因此失业,处于中产的白领阶层也未能幸免,也经历了黑暗时刻。中国的就业问题究竟还有哪些隐忧。

7月16日,中国统计局公布数据,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2%,作为GDP增速,这个数字是中国1992年开始公布季度GDP以来的第二差,最差为今年一季度的-6.8%。即便如此,由于中国政府的刺激政策和国内整体疫情得到控制,中国制造业已经连续5个月处於扩张区间。然而在出口方面仍然举步维艰。财新公布的7月份数据显示,小企业的出口订单7月份继续下降,创7个月来的最低点。

农民工返城遭遇就业市场缩水

路透社指出,出口需求下降丶海外订单减少和疫情反扑对中国的许多制造商来说,影响依然非常显着。出口订单连续7个月呈现下降的趋势仍然没有得到扭转,虽然下降的速度有所减慢。7个月来,中国工厂遭受了大起大落,从疫情期间的复产复工难,到近期国内洪水侵袭丶国际疫情反弹丶国际订单减少,为应对经营困难,裁员降低成本依然非常普遍。这些动荡下,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便是中国农民工。每年春节前,上千万农民工和服务人员通常会辞工回老家过年,然後在年后返城时寻找新工作。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由於餐馆丶旅馆和许多出口工厂几乎没有重新招工,有些工厂老板在放无薪假丶取消加班等策略用完后,只能进一步决定裁员。而开放招工的产业往往因为盈利丶订单的不确定性而趋向于使用减少招工丶增加劳动强度的策略,这令农民工的处境更加艰难。

工厂连轴转生产防疫用品 工人权益难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遍布全世界,虽然导致中国的制衣业订单急剧减少,然而像比亚迪这种公司却会快速转为制作口罩,更因此大赚一笔。然而工人们却没有因此受益。

关注内地工人权益的微信公众号“ 新工号51”,便报道了“比亚迪”的口罩工厂中,一名工友的手被口罩制作机碾碎的情况。“因为口罩机器突然停下来,小伙子伸手进去把卡住的口罩弄出来,结果机器突然又开起来了,伸进去的整只手被压成肉饼。” 文章指,车间已经三个月无休,过程中三名工友猝死。口罩车间从3月开始连续生产,直到6月中才有了一天休息,他们每天从早8点工作到晚8点,中间只有一个小时吃饭时间。文章称这次工伤事件看起来是一场意外,但工厂高强度的工作条件丶安全培训的缺乏,加上疲惫不堪的工人,使这场意外成为必然。

农民工群体受冲击最大

中国劳工通讯的媒体总监Geoffrey Crothall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在这次疫情中,受到冲击最大的农民工群体,是处在服务行业中的。从目前的观察来看,整体制造业的恢复相对其他产业的复原速度较快,一方面部分制造业在近期还有爆发式增长,当然另一方面,因此而倒闭的企业也不在少数。由於早前中国内地的旅行限制和民众节衣缩食这两方面原因,严重冲击了内地的餐饮丶旅游丶教育以及娱乐业,在这些行业中的农民工生计都受到了一定影响。所以我们观察到,当下数目激增的针对欠薪的维权行动中,服务业工人是多过工厂工人的。”

海外市场长期不景气拖累中国经济复苏

中国官方最新公布6月份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比5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并已经远离2月疫情最严重的时期6.2%的历史高位。不过,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的车蕾在一项调查农民工调查研究(Unequal pain: a sketch of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migrants’ employment in China)中表明,截至3月下旬,至少有3千万到5千万农民工失业,而实际数字更可能高达7至8千万。直到5月中旬,可能至少还有2千万农民工无法复工 。那些可以找到工作的农民工,通常工资较低丶工作条件更为不稳定。调查还指出,只有极少数的失业农民工获得了失业保险金或收入补贴。再就业数字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中国内部经济的逐渐复原,但是这仍然不能抵消因为疫情横扫世界所导致的海外市场萎缩。而这一影响很有可能持续数月,乃至经年。

“地摊经济”不解决根本问题

金融资讯公司佳富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消费者分析师崔尔南一篇“The Truth About Unemployment”的研究更认为,预计在2020年年底,中国将有数千万的失业数字,其中绝大部分将是农民工。

中国劳工通讯的媒体总监Geoffrey Crothall认为:很明显,中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数据是难以反映当下劳工问题全貌的。因为失业率数据仅仅覆盖了城市失业率,实际上有一大部分的工作人口是在短期工以及就业不足状态之下,而这两项数据并没能进入统计数据之中。官方至今还没有推行任何比较有意义的能够刺激就业的计划,外界能见到的仅仅是由总理李克强所推行的“地摊经济”。官方呼吁失业农民工回到家乡创业摆地摊,实际上这种经济行为既没有就业保障,也根本不能维持收入和福利保障。

洪灾肆虐 农民工小企业又首当其冲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夏季,中国南方多地发生洪水灾害,而农业和制造业繁盛的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受灾极其严重。中国应急管理部8月4日公布,7月间全中国的洪涝灾害共造成3817.3万人受灾,其中56人死亡或失踪;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人民币1097.4亿元。

与新冠疫情一样,在洪水中遭受冲击最大的仍然是中国的低收入工人,尤其是农民工群体。迄今为止,政府抗洪救灾的工作重点一直集中在大城市上,由于缺乏足够援助,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往往被忽视甚至被“牺牲”。

外界从不少中国媒体报道中都能看到,农民辛苦数十载,用微薄收入在家乡建造的小楼一瞬间被洪水冲走,全部家当化为泡影;也有工厂老板的产品丶器材因为洪水浸泡而全部报废,损失惨重,比如在着名的瓷器生产地景德镇,成百上千的车间丶工厂和商店被洪水淹没,部分地方积水达2米,疫情后重新开工的欣喜被顷刻抹杀。而这些民众和老板能否获得保险赔偿,更是未知之数。

经济损失外,刚刚从新冠疫情冲击中舒缓过来的工人们,又要再次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业而冲上抗洪前线。早前江西省江洲镇便因为劳动力严重不足,在可用劳动力不足千人的情况下,紧急召唤“江洲在外的18至60周岁之间的父老乡亲们迅速回赴江洲共抗洪魔”。而各地的女性劳动者则要在洪水之后,冒着危险清理积水堵塞丶处理垃圾和疾病问题。

毕业生“失业后浪”滚滚涌来

如滔滔江水一般涌来的,还有失业问题:前有上千万已经失业的民众,后有800万应届生的双重夹击。据统计,今年中国有创历史新高的874万高校应届生毕业。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就业形势严峻,企业因疫情经营受困,用工人数不断压缩。7月17日,中共统计局报告称,调查显示6月份中国20-24岁之间的大专以上学历毕业生失业率高达19.3%,也就意味着每5名毕业生中就有1人处于失业状态。佳富龙州经讯说,“从官方数据中可以确实看到的是,青年失业率在整体的比重中已经大幅提高,而这正是一直困扰中国政府却久未能解决的问题。”

针对青年就业问题,中国政府也尝试做出一些政策调整,大幅增加了研究生院今年秋天的名额,中国人社部8月4日更发布「通知」,扩大今明两年毕业生实习规模。通知要求,实习单位给予“力求不低于最低工资”的基本生活费(费用力求不低於最低工资)。包括利用开网店丶直播带货丶电竞丶网络舆情员等诸多职业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当局甚至重新定义了就业机会,将网店丶直播带货和专业电竞玩家等包括在内。

美国之音记者访问到了家住黑龙江的何小姐,她去年北京大学毕业後便以合同工的身份在京某教育机构工作了一年,二月还在老家过年的她收到了公司的解聘通知后便失业至今。“我已经投了上百份简历,但基本都石沉大海,除了有保险公司的来招下线,几个月来只有4丶5次正式公司的面试机会。”无奈之下,她也在尝试做“微商”,在微信上做一些时装首饰的代购生意,但是收入并不稳定,她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还是要有一份正经工作才能在北京稳定的生活。”。

白领阶层经历“职场至暗时刻”

实际上受到疫情冲击同样严重的,是以往普遍认为相对农民工收入和保障较好的城市白领阶层。中国招聘网站“智联招聘”在6月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调研报告》显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有高达三成白领被裁员,大多数白领遇到工资缩水丶涨薪取消或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等问题,年长白领工作机会变少,年轻白领工资缩水较多。

美国之音记者访问到了任职媒体编辑的任先生,他向记者详细描述了近半年来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他说,公司自2月开始在家办公,而自己每月的工资便只能拿到一半,“我接到领导的电话通知说另一半工资因为新冠疫情要延迟发出,公司特别奸诈,在这过程中没有任何的书面证据,全都是口头的。”及至3月,公司现金流紧张,要求所有员工强制请半个月事假,也就意味着每人只能最多拿到半个月的工资。“这对很多外地员工非常不公平,本来在北京租房已经占去了大部分的工资,很多人早就入不敷出。” 更令任先生不满的是,在如此情况下,公司给员工布置的绩效不降反升,达不成的便要被扣奖金。他认为这是公司变相裁员的一种手段,主要目的就是“加大工作量和绩效,然后逼你主动走,如此一来公司便不需要根据劳动法支付解雇金。“

实际上,这种操作在疫情期间屡见不鲜,甚至还会美其名曰“自愿降薪”,以如此手段对待员工的包括“58同城”丶“多维新闻网”丶“优信集团”丶“瓜子二手车”丶“新潮传媒”等等。

《2020年白领生活调研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白领们或多或少都经历了一些“职场至暗时刻”。在白领被问及到疫情中所经历的现象时,工资缩水问题最为普遍,占比达37.34%,还有30.68%的受访白领在疫情中遭受裁员,仅2成白领得以幸免。值得注意的是,年龄越长的白领,在疫情中遭裁员的占比也越高,近4成70后受访者表示自己的职位和薪金已被公司“优化”。佳富龙州经讯也提到:“年龄较大的白领工人在企业中往往更加脆弱,年过40的工人往往是企业裁员丶下岗的首选。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往往也是城市的主力消费者。这些人被裁员便可能直接影响到中国国内的内需,甚至阻碍习近平近期在中国推行的“内循环”大计。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