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 2024年6月14日 星期五

一带一路延伸至阿富汗,北京塔利班背后的盘算是什么?


左起:中国外长秦刚、巴基斯坦外长扎尔达里和阿富汗塔利班临时外长穆塔基在伊斯兰堡举行三边会谈。(2023年5月6日)
左起:中国外长秦刚、巴基斯坦外长扎尔达里和阿富汗塔利班临时外长穆塔基在伊斯兰堡举行三边会谈。(2023年5月6日)

中国、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近期举行三方外长对话,重申加强一带一路合作,共同将中巴经济走廊延伸至阿富汗。专家分析,一带一路有助塔利班构建执政合法性,但目前中国优先考虑在当地的建设并非基建投资,而是通讯设备,以便监控支持新疆的异议人士,这恐难让阿富汗民众从中受益。

“三方重申支持阿富汗充分挖掘其作为地区互联互通枢纽的潜力。重申将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推进中阿巴三方合作,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这是中国外交部于周二(5月9日),针对本月6日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举行的第五次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长对话所发布的最新联合声明。

据中国官媒人民网消息,出席三方外长对话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表示,中阿巴三方要在多边框架下“加强反恐安全事务合作”,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代理外长穆塔基(Amir Khan Muttaqi)及巴基斯坦外长比拉瓦尔(Bilawal Bhutto Zardari)则说,中阿巴三方合作对于促进地区和平与繁荣具有重要意义,阿巴两国将“制定政治、安全、经济等领域合作的路线图,维护三国共同利益”。

号称是“铁杆兄弟”的中国及巴基斯坦,于2013年启动总投资规模超过650亿美元,包含交通、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也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旗舰专案。如今,中国官方对外发布的消息显示,“一带一路”将向阿富汗延伸,这也与先前中巴官员表示的欢迎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参与中巴经济走廊的说法相符。

对此,一名研究中国与中东关系的观察人士说,有关中巴经济走廊要延伸到阿富汗的构想其实已有数年,这次中阿巴外长会议仅是恢复了以前的相关讨论。不过,为何北京选在此时重申这项倡议,这名观察人士认为,这与美国联合国际盟友抗衡中国的策略有关。

分析:一带一路延伸将让中塔巴三方得益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马海云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马海云

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马海云透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在美国-日本、美国-韩国、美国-菲律宾、美国-台湾,在东海(东中国海)、南海(南中国海)强化安全、科技、甚至经济合作之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形成包围之时,中国同西边,包括中巴经济走廊和途经中亚的欧亚大陆桥,显得极其重要。”

马海云认为,如果中巴经济走廊延伸或途经阿富汗连接伊朗,中国就能借此扩展西向的互联互通,突破目前在东中国海及南中国海受到的遏制。因此,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稳定、以及中亚的西向通道,已经获得北京高度重视。

此外,马海云还表示,中巴经济走廊的延伸,不只能为中国带来好处,也将让塔利班及巴基斯坦得益,他说:“对于塔利班而言,经济上的合作不但有助于解决诸如增加就业等紧迫的问题,而且可以带动政治的互动、提升乃至承认。这也符合巴基斯坦的国家利益,即将阿富汗纳入中巴经济圈。”

塔利班借中国加强统治合法性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女子大学巴基斯坦研究讲师绍贾布·阿斯卡里(Shozab Askari)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女子大学巴基斯坦研究讲师绍贾布·阿斯卡里(Shozab Askari)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女子大学巴基斯坦研究讲师、长期研究中国与阿富汗关系的绍贾布·阿斯卡里(Shozab Askari) 也认同马海云的说法,他告诉美国之音:“一带一路倡议在阿富汗的存在不仅会帮助中国实现其经济目标,而且肯定会帮助阿富汗塔利班在更长远的时间,在地区大国和国际社会面前建立某种合法性。”

然而,与塔利班加强互动的中国近期则未对塔利班政府合法性积极表态。中国外交部阿富汗事务特使岳晓勇本月初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中国无意在短期内承认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

对此,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侍建宇向美国之音分析,尽管目前国际社会并不承认塔利班是合法政权,但部分国家目前在阿富汗的使馆仍在运作,也就是说,塔利班在未获得全球广泛认可情况下仍能与外界开展外交,而这也包含中国。有鉴于此,侍建宇认为,对塔利班的外交承认并非是北京当务之急,但若双方持续加强往来,中国迟早将正式认可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控制。

阿富汗短期难发展基建

虽然北京与塔利班希望借“一带一路”深化关系,但阿富汗频发的恐怖攻击仍阴影罩顶。

《外交家》(The Diplomat)杂志于4月底刊登一篇名为“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是阿富汗及其他地区日益增长的威胁”(Islamic State Khorasan Province Is a Growing Threat in Afghanistan and Beyond)文章,指出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P),于去年9月以自杀式炸弹袭击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同年12月并袭击巴基斯坦驻喀布尔大使馆、及喀布尔当地一家受中国公民欢迎的酒店,显示国际社会可能低估ISKP构成的威胁。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

侍建宇认为,种种迹象显示,目前阿富汗的局势仍不稳定,若中国贸然布建基础建设,可能导致当地中资项目遭受大规模破坏,而这项疑虑恐让“一带一路”延伸阿富汗的计划难在短期实现。

侍建宇说:“因为它(指中国)在这一次的会议里面也提到说,要求阿富汗不要再支持恐怖组织,要尽量地把它们清除干净,可是事实上现在就是没有办法清除。喀布尔政权如果没有办法控制局面的话,(中国)不可能投入任何的资源去做基础建设,也就是把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在可预见的未来几年,好像也看不出来有可行的机会。”

霜堡大学的马海云也说,中巴经济走廊不太可能在近期就能延伸至阿富汗,主因除了当地各种武装组织、不同派别和部落、边境、民族、宗教等因素而产生的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外,阿富汗经济的脆弱性也不足以支持大规模信贷或基建。因此,马海云认为,中巴经济走廊会不会、能不能延伸,还有待观察。

资料照:在喀布尔举行的一个记者会上中国国旗与阿富汗塔利班旗帜并排站立。(2023年1月5日)
资料照:在喀布尔举行的一个记者会上中国国旗与阿富汗塔利班旗帜并排站立。(2023年1月5日)

中国恐借此打压争取疆独人士

阿富汗挥之不去的恐攻阴霾,除了让北京忧心其“一带一路”倡议无法在当地顺利开展外,也害怕追求新疆独立的异议人士在紧邻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阿富汗壮大。

据中国外交部发表的第五次中阿巴三方外长对话联合声明,中阿巴三方强调有必要不允许包括“巴塔”(指巴基斯坦塔利班)、“东伊运”(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由主张暴力行动的维吾尔族激进人士组成的团体)等在内的任何个人、团体和政党,“利用本国领土损害和威胁地区安全与利益,从事恐怖主义行为和活动”。

近年来,中国政府因压迫和侵犯新疆维吾尔族和当地其它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而受到多方严厉谴责,尽管北京一直以来否认在新疆有任何侵犯人权的行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侍建宇表示,基于北京极力防堵疆独运动发展,即便中巴经济走廊顺利延伸至阿富汗,中国优先考量部署的并非硬体基础设备,而是电子通讯网路设备,以扩大监控海外反中行动。

侍建宇说:“阿富汗的电子通讯网路设备,如果中国可以完全控制,不管是3G、4G还是5G,它等于就是可以完全地全面监控阿富汗境内所有的交通通讯,等于是可以要求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按照它监控的内容,抓捕一些中国认为对它有危害的一些团体或者个人。这个可能是先期他要做的,只是现在没有公开地讲而已,这个可能比中巴经济走廊硬体的基础建设向阿富汗延伸更重要。”

一带一路对阿富汗帮助有限

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女子大学的阿斯卡里也与侍建宇看法一致,认为如果北京透过投资帮助塔利班,那么北京有可能对塔利班施压,以压制在阿富汗的反中人士,他说:“如果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塔利班想从中国的投资中获益,最终他们会出于中国安全疑虑,不允许巴基斯坦或阿富汗境内的民众反对中国政府。”

然而,阿斯卡里警告说,这凸显塔利班与北京的任何经济合作并非着眼阿富汗民生福祉,而只看重如何借此为其谋取最大利益,这可能让阿富汗未来的“一带一路”建设难以明显改善当地民众的生活品质。

阿斯卡里说:“塔利班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法和决定所做,他们并未了解阿富汗人需求。我认为阿富汗境内的‘一带一路’建设肯定会为塔利班带来某些帮助,但如果你问我,阿富汗国家或人民是否将从‘一带一路’中受益,我认为仍有待观察。”

霜堡大学的马海云也说,“一带一路”可能对于帮助塔利班融入国际社会有所裨益,但在目前情况下还无法根本扭转阿富汗政治和经济局势。

评论区

中国对外贷款合同检索

本数据集收录了约100个中国国有实体与非洲、亚洲、东欧,拉丁美洲和大洋洲24个发展中国家政府借贷者之间的贷款合约。为了进行基准分析,数据集也提供了另外28个(商业、双边和多边)债权人的约142个贷款合同。这些基准合约来自喀麦隆。喀麦隆是政府公布了与各类国际债权人的所有债务合约的极少数国家之一。这个数据集体现了每一个贷款合约的金融特征(如本金、利息、货币、到期、分期偿还时间表、抵押,担保)和非金融特征(如偿还优先、保密条款、违约、终止和取消权利、适用法律,主权豁免)。

这些合同是通过威廉与玛丽大学的研究室AidData负责的多年数据收集项目获得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