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2 2024年5月28日 星期二

“强国交通”APP来历扑朔迷离 或一统客货运平台,成为“超级央企”


滴滴出行在北京一辆汽车上的标识 (2018年10月18日)
滴滴出行在北京一辆汽车上的标识 (2018年10月18日)

中共中宣部主管的“学习强国”平台早前高调宣布,即将推出结合货运和航运等服务的交通出行平台“强国交通”APP后,随即遭中国交通部撇清关系,其后“学习强国”负责人也澄清“强国交通”不是国家级平台。有评论却认为,具浓厚党国背景的“强国交通”绝不简单,终极目标是打造一统民企的“超级央企”。

“学习强国”微信公众号1月19日傍晚发文说,近日,有媒体报道“学习强国”学习平台与有关部门共同建设“国家级出行平台”。对此,负责人表示,“这一报道不准确”。

文章表示,“学习强国”与交通运输部下属的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合作开发的专案,并不是个别媒体所报道的“国家级出行平台”,而是在中国国务院APP“货运行程宝”基础上的转接应用程式,在“学习强国”上设一个介面,实现互联共用、荧幕展示,以便为用户提供便捷和高效的数位惠民服务。目前这一介面尚在开发中。

文章还称,“学习强国”已接入多个协力厂商平台。使用者从“学习强国”点开这些小程序图示,可直接跳转到主办方的小程序页面。这也是许多网路平台都具备的功能。

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的机关报《北京日报》1月18日曾报道,“强国交通”是“学习强国”学习平台与“相关部门”联合打造的数位立体交通应用服务平台。

报道说,作为国内首个“国家级交通出行平台”,涵盖约车、货运、水运、航运等功能的“强国交通”近日已完成内测,进入上线倒计时。将率先推出约车服务,已接入数十家网约车运力公司,未来预计接入运力将占市场全部运力的90%以上。

“强国交通”遭嘲讽“碰瓷”

中国交通部翌日透过媒体以不具名方式,火速澄清与“强国交通”毫无关系,强调事先不知情;交通部官员还通过多家媒体以不具名方式指责“强国交通”有“碰瓷”之嫌。

北京日报的独家报道原文与多家陆媒的转载文,当天已被删除。

时事评论员秦鹏 (资料照片)
时事评论员秦鹏 (资料照片)

旅居美国纽约州的政治经济评论人士秦鹏告诉美国之音,“学习强国”APP作为中共中宣部宣传习近平和中国高层思想的工具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秦鹏说:“这个‘学习’实际上是一词双意。表面上是学习共产党的治国理论,实际上‘习’代表的是习近平。这件事情是从上到下中南海亲自抓的一件大事,但是实际上它背后是非常庞大的,整个中共最高权力主抓的这么一件事情。通过这种方式来统一思想。从2019年1月1日正式上线,到现在已有三亿多用户。它不是一家野鸡公司或普普通通一家公司的概念。”

毕业于山东大学、目前旅居澳大利亚的金融学者司令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看来,“强国交通“有意把一系列客运和货运方式整合统筹起来,有理由相信,中国当局有意成立类似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的“超级央企”,把全国的运输行业,尤其是以往民企经营的领域给抢过来。交通运输部若承认与“强国交通”的关系,等同要承担政策的风险。

毕业于山东大学的金融学者司令。(司令提供)
毕业于山东大学的金融学者司令。(司令提供)

司令说:“这个‘强国交通’事实上是和交通部下面的交通信息合作中心这样的事业单位进行的强强联合。这个单位事实上给它开发了整个安卓、IOS的架构,包括整体测试和市场适应性等等都是由这家单位完成的。如果没有交通运输部的部领导,也就是主管事业单位的副部级领导点头同意或者内部批示的话,是绝不可能有这个交通运输部的相当于厅局级的二级单位,直接出来参与这样一个社会化的APP的项目开发当中。”

分析:“强国交通”无把握当局不愿承担风险

他说,表面上,中国中央政府的部委对外声称与”强国交通”等个人企业行为河水不犯井水,但从“学习强国”APP专门提及名不见经传的“强国交通”上线,却又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司令说:“这个问题在于,中国对于成功的把握性似乎还没有十成把握。事实上,它释放这个APP的时候就会显得很小心,也就是说,让拥有深厚官商人脉背景,资源充足的这些人,由他们个人去运作这个事情。由一些中央部委,像交通部的这个二级单位交通信息交流合作中心,治理平台和先行储备人才,但是整体上这整个东西还是个人运作的行为。在必要的时候,如果这个事情运作不成功,那么就可以成为替罪羊。”

司令相信,“强国交通”声势浩大与背后获得多个中央部门支持有关。

司令说:“给我的印象是,中国的中央政府也好,中宣部也好,国务院新闻办也好,都在给‘强国交通’这块APP造势助威,尽可能的开绿灯。这恰恰能够佐证我的判断:这款‘强国交通’APP确实是中国政府的政策行为。它不光是任由自生自灭的实验品,而是以政策无形的手向市场以及国内外宣告,这款APP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滴滴出行恢复用户注册重新上架

因违反网络安全法等,被中国国家网信办重罚的叫车平台滴滴出行上周表示,配合中国国家网络安全审查,进行全面整改,经由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同意,1月16日起恢复新用户注册。 据了解,滴滴出行应用程式已在中国大陆重新上架。在小米、华为和苹果公司中国版的手机应用程式商店,都再次显示有滴滴出行应用程式可供下载。
金融学者司令估计,滴滴出行已就中国政府要求的公私合营股份制改造达成协议,就企业整体转置和股份重置有了默契。

司令说:“这次握手言欢一定是企业服从于政府的结果。即使滴滴出行上线,我也不认为民营企业的日子重新又开始好过了。融来的钱更多会流到国有控股或国有资本的大股东掌握之中。现在滴滴出行已变成类国企或者一潭死水。就算‘强国交通’APP的平台里也设置了很多模块,事实上也是把滴滴出行等纳入其中。大有进一步整合中国客运和交通运输布局的意图在其中。”

政治经济评论人士秦鹏表示,“强国交通”的出现释出了危险信号,他担心,民企在中国的生存空间会不断萎缩。

秦鹏说:“互联网有太多的服务理念和技术(成分),不是国营资本上场的地方,所以中国互联网的巨头都是具有外资背景的,或者民营资本的企业。这并不是国营企业擅长的东西。它们擅长的是‘垄断’,但是可怕的是,它既可以当裁判,又可以当运动员。它自己可以制定政策,也可以以这种国家安全的名义,想方设法指令市场。大家也都在开玩笑:有了‘强国交通’,回头是否还有‘强国食堂’,‘强国印刷’,‘强国快递’呢?”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国会冲突+街头抗议,台湾朝野在争什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56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5/28【时事大家谈】外有军演、内有抗议,520后的台湾怎么走?中日韩重启峰会,三国关系能“重启”吗? 嘉宾:台湾师范大学东亚学系教授兼系主任林贤参博士;台湾金门大学国际暨大陆事务学系副教授卢政锋博士;主持人:平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