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6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新冠疫苗面临信心挑战


示意图

专家们说,在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疫苗的情况下,经济不可能全面回复。但民意调查显示,一旦有了疫苗,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美国人不计划接种疫苗。这意味着结束新冠疫情大流行、使人们重返工作不仅是医学科学的挑战,而且也是社会科学的挑战。

一项新的研究报告说,虽然有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被投入解决种种医学问题,但这些资金没有任何拨款用于应对社会问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文化人类学家、资深学者莫妮卡·斯科奇-斯班纳说:“仅仅是有临床试验成功的疫苗还不够。还必须有社会接受的疫苗。”

科学家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研发安全有效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但斯科奇-斯班纳说:“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理解人类因素的重要性的前瞻性思考。”

斯科奇-斯班纳与22位包括著名流行病专家、疫苗研究专家和社会科学家在内的作者撰写了这份报告,展示了这方面需要填补的空缺。

斯科奇-斯班纳说:“鉴于此事事关重大,社会环境复杂,必须采取不同寻常的措施。”

公共与民间疫苗推广联盟全国成年人及流感免疫峰会的共同主席L.J.谭说,疫苗的反对派“非常非常善于将他们反对疫苗接种的运动跟政治问题联系起来”,这些政治问题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关,他们抗议为遏制疫情而采取的限制商业措施,拒绝戴口罩。

斯科奇-斯班纳说:特朗普行政当局发出的一些信息也无助于建立人们对疫苗的信心。例如,将疫苗研制项目命名为“神奇速度行动”给人一种印象,好像是速度比安全更重要。

美国行政当局继续宣扬治疗疟疾药物的羟氯喹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效,而最可靠的研究则发现这种药物治疗无效。这种局面对医学专家的信誉造成了损害。斯科奇-斯班纳等专家的研究报告说,声言紫外线或漂白剂可以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也没有益处。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总统声言支持疫苗研发会使会使36%接受民调的人倾向于不接受疫苗接种,但在一般情况下下倾向于不接受疫苗接种的人为14%。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率更高的有色人种群体也最不愿意接受疫苗接种。一些民意测验显示,有25至44%的非洲裔美国人表示不要疫苗接种。

这一局面的成因部分是20世纪一些用非洲裔美国人进行的违反医学伦理的试验。斯科奇-斯班纳说,“这是当初的乱作为导致的不信任延续至今。” 此外,非洲裔美国人今天也面临保健系统的歧视。

美国卫生部门的官员正在设法超越这种不信任。他们与地方非盈利机构、教会和社区团体联络,甚至与发廊和理发馆联络,那些机构和商家可能会支持疫苗接种。斯科奇-斯班纳说:“那些地方是人们聚集和分享信息的地方,那里也是人们做出保健决定的地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