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9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预计捷克新政府将对中俄采取强硬路线


2021年10月9日,捷克公民民主党主席、中右翼联盟“一起”(Spolu)领导人彼得·菲亚拉 (Petr Fiala)在布拉克的联盟总部比出胜利手势,庆祝议会选举结果。

从保守派到自由派,目前正在努力组建下一届捷克政府的政党组合有着不同的政治色彩,但他们都对捷克首任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所支持的民主原则有共同的坚持。哈维尔的一位前助手说,这对中国和俄罗斯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

哈维尔是一位博学的剧作家,他的作品和持不同政见的活动参与推翻了欧洲的共产主义。上世纪90年代末为哈维尔担任顾问的吉里·佩赫(Jiri Pehe)说,如果哈维尔在世,他会对上个月的议会选举后捷克的国家状况“非常满意”。哈维尔于2011年去世。

民粹主义亿万富翁、前总理安德烈·巴比什(Andrej Babis)在这场选举中落败,他的联盟伙伴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也完全排除在议会之外。巴比什周四向总统米洛什·泽曼正式递交辞呈,为公民民主党领导人、获胜的五党联盟领袖彼得•菲亚拉开始组建新政府扫清了道路。

佩赫说,即将到来的联合政府尽管存在着理念上的分歧,但他希望这一政府会采取一种与前总统哈维尔坚定支持人权、支持民主的理想相一致的外交政策。

佩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京和莫斯科的日子不会像近年来那样轻松——“至少在接下来的四年”。

去年,参议院议长米洛什·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高调访问台湾,这似乎预示着捷克政策的未来走向。维斯特奇尔是菲亚拉领导下中间偏右翼的公民民主党(简称ODS)的长期成员。

2020年9月3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向到访的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什·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颁发奖章
2020年9月3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向到访的捷克参议院议长米洛什·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l)颁发奖章

维斯特奇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我访问台湾之前,我知道我访问台湾的决定没有得到捷克共和国宪法下最高代表的支持。”总统泽曼就是这次访台活动的批评者之一,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友好关系受到中国驻布拉格大使馆的称赞。

但是,维斯特奇尔说,“归根结底,作为一名政治家,你应该做你认为对你的国家最有利的事。也应该做对我们周围国家有利的事。我得出的结论是,我访问台湾既符合捷克共和国的利益,也符合台湾的利益。”

维斯特奇尔与捷克议员和政界人士一起出访,其中包括布拉格市长、左翼海盗党成员贺瑞普(Zdenek Hrib)。海盗党也是即将成立的联盟的一部分。他和维斯特奇尔一起在台北一家捷克风格的酒吧喝啤酒的著名照片,预示着上个月的选举将产生一个横跨左右的联盟。

2020年9月4日,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出席台湾外交部组织的一场记者会。
2020年9月4日,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出席台湾外交部组织的一场记者会。

北京可能也有必要担心另一名海盗党成员扬·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可能成为捷克外交部长的候选人。利帕夫斯基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扩散之际发表文章,呼吁警惕“外宣熊猫”,并预测中国将试图否认对新冠病毒全球扩散负有任何责任。

他还谴责“中国和俄罗斯的侍从主义(clientelism)”是对捷克民主的攻击。

如果捷克新政府选择与中俄背向而行的政策,也会得到选举落败的联盟中一些成员的支持。

前捷克外交部长托马什·佩特日切克(Tomas Petricek)对这两个极权国家持怀疑态度,他在今年的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竞选中败北。

佩特日切克反对泽曼让俄罗斯公司竞购一个关键核电项目的计划,他还认为北京正在走上一条与捷克的民主理想背道而驰的道路。

“你可以说我反对北京,”他在布拉格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

佩特日切克指出,民主是社会民主党的固有组成部分,他认为该党没有理由在国家应该与哪个阵营结盟的问题上犹豫不决。他说,社会民主党在这一关键问题上被视为模棱两可,这是导致其在议会选举中失败的原因。

哈维尔的前助手佩赫也持同样观点。

佩特日切克说,他注意到中国政府最近言论中的民族主义基调。他认为,与这些言辞相配合的是中国在国外的攻击性和在国内的镇压,这正是社会民主党原则与共产党理念格格不入的地方。

他说,另一方面,台湾强大的民主“否定”了北京的说法,即中国人和中国社会只能由“介于独裁主义和极权主义之间”的一党专政统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