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20年9月25日 星期五

美卫生部高层与台湾行政首长对话:强力推动台湾参与本届世卫大会


美国在台协会在脸上预告美国卫生部副部长哈根与台湾行政院副院长2020年5月8日参加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线上讨论活动(美国在台协会脸书)

美国各州正为如何在新冠疫情中安全地重新开放伤脑筋,台湾的防疫成效成为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取经的对象,在一场智库线上对话中,美台高层都认为台湾参与本届世界卫生大会极为重要,在全球应对疫情的努力时全世界可以通过这个多边论坛分享台湾经验,为未来可能爆发的感染病做更好的准备。

美卫生部高层与台湾行政首长对话:强力推动台湾参与本届世卫大会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7 0:00

自新冠疫情爆发后,疫情扩散全球,但几个月来台湾在防疫过程中仍然能够保持经济活动与社会生活大致正常,让许多国家都想了解台湾的抗疫模式,这种模式被特朗普政府称为“台湾模式”,希望美台加强合作推动与其他国家分享。

星期五,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线上讨论中,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副部长哈根(Eric Hargan)与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就彼此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防疫措施与决策交换意见,这也是继4月27日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及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的电话会议后,美台高层再次就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交流,美国在台协会前一天就在脸书上预告这场活动。

2017年10月上任的哈根1988年即到台湾学习中文,曾经在台湾的补习班教过英语。他提到阿扎尔在电话中向陈时中表达美国对台湾捐赠5百万个口罩,以及和美国分享应对新冠病毒最佳做法和资源的感谢。

他说,美国感谢台湾提供“及时、正确与透明化”的防疫信息,这对成功管控新冠疫情非常重要,“缺乏透明化的信息分享可能导致公共卫生危机更加恶化”,在国际社会应对新冠疫情的努力中需要更多及时、透明化的信息分享,“现在不是限制全球抗疫经验的时候,台湾对抗击这个大流行所做的贡献应该受到赞许、欣赏,并且被学习”。

哈根说,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强力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希望世卫组织能够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5月18日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WHA),“正如阿扎尔部长与陈部长所说,没有人应该被孤立在这个国际卫生组织外,尤其是在面对新冠疫情危机的时刻。”

哈根表示,美国一直在为恢复台湾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身份倡议,这个努力从来不曾松懈,现在也已经看到一些积极现象,有其他国家在附和这个倡议,他们也认为不能让“发政治脾气”(political temper tantrum)阻碍全球公共卫生反应。他说,美国持续为此努力,尽管有许多作为“发生在镜头以外”,不过它们真的有在发生。

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在介绍台湾防疫作为时说,台湾至今只有440个确诊病例,其中80%已经康复,也连续26天没有本土感染病例,“台湾已经证明民主对于赢得对抗新冠肺炎的战役占据有利地位。”

本身也是医师并且具有公共卫生专业背景的陈其迈说,台湾能够有效防疫是因为2003年萨斯病爆发后,中国的信息不透明,台湾又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在外,当时台湾就知道今后必须依赖自己做出决定性的行动,“那个经验,以及我们对中国所说的一切都自然抱持怀疑的态度,有助于我们做出快速且有效的风险评估。”

也因为萨斯病的经验,台湾在去年12月底面对武汉发生不明肺炎后,没有等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引就立即采取边境管制措施,以及其他包括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及限制口罩出口等一连串防疫作为。

他也提到,“台湾模式”最重要的3个基本要素就是3个T:透明化(transparency)、科技(technology)与团队合作(teamwork)。他说,政府决策与疫情信息透明化对于取得民众信任与合作极为重要,“透明化对于提高民众意识和打击假信息非常重要,后者的危害可能有如病毒本身一样。”

在科技方面,陈其迈说,台湾利用健保大数据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APP应用程式协助民众隔离、防疫;在团队合作上,政府各部门也建立决策与执行的协调与分工合作架构,在这种模式下,政府无需采取强制措施即可取得民众的合作来共同抗疫,他认为这种有效的“台湾模式值得全球民主社会采用。”

陈其迈也感谢美国对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因为台湾2300万人民不应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在外,台湾应该被允许有意义参与世卫组织,也应该成为这个卫生组织的会员,“台湾能够为世卫组织的工作做出贡献,包括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

主持讨论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实力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问哈根,台湾被世卫组织排除在外的风险是什么?哈根说,台湾被排除在国际卫生组织外会影响到信息、数据监控与最佳做法的分享,这些资料有助于了解人们面对的情况、成功的做法,以及对信息的信心程度,这对疾病的诊断、治疗和疫苗研发非常重要,因此“将一个主要地区、主要国家排除,尤其是一个东亚地区的重要地方排除在外,是完全没道理的事。”

哈根说,将台湾排除在国际社会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外会造成缺口,如果不把这个情况扭转它将继续成为一个问题,病毒没有国界,抗击疫情需要全球合作,数据也需要所有人同等分享与散布,由于疫情初期的不正确数据,“从疫情爆发中心出来的早期不正确数据,给采取那个数据并用来作为决策基础的国家造成一连串问题”,也因此早期的正确信息和透明化非常重要。

葛来仪也问陈其迈,美国在“居家令”以后现在正要重新开放,不过在许多州都面临难以取得民众信任的问题,台湾政府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陈其迈再度强调“透明化是关键”,尽管再困难政府都必须说实话,有坏消息也要说,如此大家才能一起面对,从疫情爆发开始,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每天都举行记者会,报告每日的确诊病例、应对措施与决策过程,政府也透过社交媒体分享这些信息,这也是为什么台湾卫服部部长、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会如此受欢迎,政府也能赢得民众的信任。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星期二呼吁世界卫生组织“摆脱中国政府的控制”,让台湾充分参与国际抗击病毒的努力,不要让中国的“不正当政治干预”成为阻碍世界联合抗击病毒的障碍。

不过对台湾政府的呼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批评这是台湾政府利用新冠肺炎疫情“谋求‘台独’的险恶用心”,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和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的企图,“不是为了台湾民众的健康福祉,而是彻彻底底的政治操弄,不会得逞。”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