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7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神学院在宗教自由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神学院在宗教自由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58 0:00

神学院在宗教自由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知道,神学院教授主要的目的是宗教知识,并培养学生成为牧师。不过它们的作用不仅如此,这些学校在社会中发挥的作用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阿卜杜拉·安特普利是一个在土耳其出生并长大的穆斯林,目前他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神学院任教。基督教课程是这所学院的教学重点。

安特普利说:“我在这里的角色是激发这些未来的基督教牧师的学习激情。他们来神学院求学,深入研究基督教神学和基督教传统。我的职责是安排他们学习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神学,并研究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异同,这是他们知识增长的一部分。”

杜克神学院的毕业生可以在监狱或军队里担任牧师。约瑟夫·杜沃斯已经做了10年的随军牧师。

杜沃斯说:“我最近被批准去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一所军校去教授世界宗教。为了这个教学项目,我需要掌握最新的学术技能和知识,于是这之前我被军队派去参加一个为期一年的硕士项目研究宗教。”

作为一名基督教牧师,杜沃斯曾两次被派往阿富汗,他曾与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一起工作。

杜沃斯说:“比如说,一个印度教徒来找我,想要观察一个印度教徒的行为,或者想要和一个印度宗教领袖交谈。然后我的工作就是尽我所能把那个人与合适的领导联系起来。”

杜沃斯说,在某些情况下,比如战争,专职牧师可能会在伦理上自我矛盾。

杜沃斯说:“事实就是,我们人类是信仰宗教的,但人类有时也发动战争。一个人会不会为国参军而感到心安,这都属于一种自我反省。我认为这使得牧师在军队中扮演的角色变得更加重要,他们能够与指挥官谈心,聊聊作为一名军人所做的事情的伦理意义。”

安特普利认为,神学院在美国社会中所发挥的作用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大得多。他说,一些主张宗教自由的人仅仅是为了自己或自己的信仰。

杜沃斯说:“就好比只有穆斯林才会呐喊和对抗伊斯兰恐惧症。反犹太主义只是犹太人的事。恐同症只是同志权利群体的问题。是不是种族主义只是一个非裔美国人的问题。是不是反移民仇恨只是拉美和拉美裔的问题。如果这么想,我们就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神学院所能做的,就是不提倡某个特定的教派,而是把它视为一个广泛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与所有形式的偏执、仇恨和排斥作斗争。”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