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2 2024年6月19日 星期三

专家:中国五月中旬可能迎来下一波疫情高峰


广东深圳南站大厅内,旅客们人们带着口罩和行李,熙熙攘攘挤满大厅,等待买票和登车。(2023年1月7日)
广东深圳南站大厅内,旅客们人们带着口罩和行李,熙熙攘攘挤满大厅,等待买票和登车。(2023年1月7日)

新冠百年大疫似乎将走到终点之际,中国在经过农历春节大量家庭团聚后,看似已安然度过新一波的感染高峰。中国官方在农历年后发布的信息称,全国整体疫情已进入“低流行水平”。专家表示,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可以确定,中国在去年12月上旬放宽防疫措施后,曾有一波疫情高峰,但春节期间的缓慢上升仍值得关注。下一波高峰可能会落在五一长假结束后的两周,那将是再次检视中国是否能安然度过的关键,但最终仍取决于中国实际感染人数,只不过这个数字始终被低估而没有明确答案。

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在1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全国整体疫情已进入低流行水平,各地疫情保持稳步下降态势。在1月21日至27日春节假期期间,发热门诊的诊疗在初一时最低,之后虽有回升,但一直低于节前的诊疗量,减少了40%左右。和2022年12月23日的峰值相比,下降94%。1月27日基层机构的普通门、急诊的诊疗量是203.6万人次,与节前相比减少近三成。

北京一家医院的急诊室医生正在诊断病人。(2023年1月19日)
北京一家医院的急诊室医生正在诊断病人。(2023年1月19日)

疫情危机解除?

台湾前疾管局局长苏益仁2月1日在台湾《联合报》刊登评论指出,中国新冠疫情的危机已经解除,大家所关心的中国农村在农历春节后是否会出现第二波或第三波疫情,因农村人口密度不高,即使没有疫苗及药物也未出现太大的疫情。这和2020年全球疫情以及在欧美国家所造成的重创相比,规模都相对比较小。而全球各国对中国旅客入境的管制,应也会随着疫情的演变而逐渐松绑。因此,新冠百年大疫的全球演变在未来一、两个月应会宣告结束。

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兼任教授金传春。(金传春提供)
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兼任教授金传春。(金传春提供)

台湾防疫专家、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兼任教授金传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要了解是否度过高峰,必须要看两种数据,一种是对人的侦测数据,包括感染数据(病毒阳性率)、轻症病例、重症/加护病房病例,以及死亡病例数据;另一种是对病毒的监测数据。

她表示,根据中国疾控中心 2月1日发布的最新资料分析,中国自去年12月8日放宽防疫措施后至今,侦测到人的新冠病毒RNA阳性率在去年12月25日达到高峰,为29.2%,将近三成,之后明显下降,到今年1月30日降至2.5%;民众自行居家快筛的阳性率高峰在12月22日,为21.3%,至1月30日降至最低,为2.2%。

轻症发烧门诊的就诊人数则在去年12月23日达到高峰,有286.7万人次,城市高峰较农村高峰早一天(12月22日),低谷是在1月23日的11万人次。住院高峰在今年的1月5日。死亡高峰在今年1月4日,单日死亡4273人,至1月30日降至434例。

金传春表示,在病毒侦测数据方面,要看的是不同变异株随时间、地区与疫苗覆盖率变化的数据,以及最近一至三周境外与本土病例的不同变异株的数据。她说,从2022年12月9日至2023年1月23日新冠病毒的侦测数据可以发现,中国全为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株,共有24群演化分支的系列变异病毒,但美国的变异株更多,主要是因为许多美国人不戴口罩,所以有更多的病毒多样性。现在中国来讲,主要还是以BA.5.2为主,占70.2%,BF.7其次,占28.3%。

度过高峰

金传春说:“也就是说你从刚刚那个数据呢,我们的结论是,中国大陆的高峰事实上是已经过了。不管是从感染,不管是从轻症或者是重症和死亡,你可都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的高峰是已经过了。”

不过,金传春也强调,这当中必须注意中国所有的资料数据跟实际的数据可能有落差,一方面是因为极权国家的资讯未必层层透明,另一方面是如果有的县市因数据太多来不及统计而未上报,那么各省报上来的数据就会跟真实有落差。这是全球各地患者人数快速涌现而飙升时,都可常见的“低报”现象。

她说,中国官方虽说春节期间的疫情并未明显反弹,但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网站1月27日刊文指出,在前往湖北省农村的沿途,看到了很多用帐篷搭起的灵堂。

住在广州的资深媒体人Kevin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现在各地就医的人潮还是很多,但很多阳性患者即使到了医院也“无药可治”,因为药物都被院方留给“熟人”了,所以只好又返回家中自己待着养病。

中国新冠疫情爆发后,北京一家药店出售退烧类药品的架子空荡荡。(2022年12月13日)
中国新冠疫情爆发后,北京一家药店出售退烧类药品的架子空荡荡。(2022年12月13日)

一药难求

他说,他有一个亲戚住在湖南邵阳的农村,那位亲戚到医院就诊时连感冒药都没有,就在医院里吵起来,医生后来才开了点药给亲戚带回家,后来他们打听后才知道,医院都把一些感冒药留给熟人了,包括阿兹夫定等抗新冠药物,一般人是开不到这些药的,所以也有些人就干脆不去医院了,所以地方政府也没有办法准确统计感染率。

Kevin表示,另一位同事的父亲,他在阳性后传染给全家,他就托朋友从香港买一些抗新冠的药物,但真正美国的辉瑞药很难买到,所以只能买到印度制的仿辉瑞抗新冠药物,而且价钱很贵,一个疗程一盒5天份的大概要两、三千块人民币。

Kevin说:“所以很多人既然得了,没有办法,那就是在家待着,像治感冒一样,等它痊愈了。医生也说,你只要在家待着,静养几天,自然症状会消失,会好起来的,那我们就没办法啊,只能这么养着了,没有药,你让我们怎么办?那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有没有下一波?

金传春说,即使中国自放松管制后的疫情高峰已过,但不代表就不会有下一波高峰,这跟侦测到的病毒有关,与是否有一个群聚以及有无其他国家的病毒进入到中国有关。

她说:“也就是说,你的病毒的侦测,如果说中国大陆有一个群聚,下一波他们的问题可能在他5月1号的长假,所以5月1号长假过后两个礼拜就是他要去确定是不是可以安全度过后面的这个问题。”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休教授李敦厚。(李敦厚提供)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休教授李敦厚。(李敦厚提供)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荣休教授李敦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从中国提供的数据显示,发热门诊在12月9日为42.5万;12月23日高峰攀升至286.7万,1月30日跌至16.4万,看来42.5万并不是这一波的开始,也不确定能将曲线往前推断到多远。但可以看出,中国清零政策转向时,染疫人数已经达到数十万,因此与病毒共存是必要的,因为 “魔鬼已经从瓶子里出来了”。

他表示,春节期间的发热门诊人数虽然没有急剧上升,但1月22日之后有一条上升非常缓慢的曲线,需要进一步关注。

他说,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在放宽措施后曾有一波染疫高峰,但是否会还有下一波,以及下一波的规模是否会变小,则要看实际感染人数多少、是否达到群体免疫而定,但这个数字目前没有明确答案。

李敦厚表示:“在这一波如果是从症状来看的话,看起来是减少,可是实际上感染的人多少并不清楚。会不会有下一波,这完全是看你还有多少人会被感染。”

不确定实际染疫数字

他说,发热门诊看到的数字并不能肯定代表所有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因为有些感染者不会发烧,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些估计依据。如果自去年12月9日至2023年1月30日共53天、以去年12月23日的每天就诊286.7万高峰计算,那么发热门诊最多的就诊总人数为1529.1万人,约占中国人口的11%。若依据中国疾控中心提供的图表数据估算,这段期间的就诊总人数约为5500万人,仅占中国人口的4%左右。但中国流行病学专家,前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曾表示,有80%的中国人已经染疫,所以真正被感染的中国人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李敦厚说:“从理论上讲,发热门诊就诊的人可能只占所有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一小部分,除非进行有条不紊的调查,否则恐怕低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要主张有80%的中国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还是需要有更多证据。”

他说,即便如此,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如果这些病例聚集在一些热点地区,那么20%的未感染者也达到2.8亿人,对公卫防疫还是会构成重大的威胁。

他说,奥秘克戎的致死率约为感染者的千分之一。中国第一波新冠病毒疫情,其发热门诊约5500万患者,死亡人数约6万,跟奥密克戎的致死率一致。但如果有80%的人感染,代表中国有11.29亿人感染,预期应有112.9万人死亡,这跟官方宣称的6万人死亡有着很大的差距。官方的数字明显低了很多。

李敦厚表示,中国的新冠疫情仍有不少未知数,中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被低估。但中国疾控中心数据共享是好的开端,特别是如果这些数据能够不受任何政治干预。

疫苗改良

李敦厚还说,中国肯定需要有良好的疫苗加强计划,使用那些已知比中国自己的灭活疫苗更有效的疫苗。中国自制的口服抗病毒药物也仍需要更多数据才能了解其真正功效。

尽管全球疫情已经趋缓,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30日仍将“COVID-19”(新冠病毒)列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并表示需要采取长期的公共卫生行动。

金传春说,除了个人卫生与病毒侦测仍需持续进行之外,疫苗的改进也很重要。现在的新冠疫苗不够好,疫苗设计不能单靠棘突蛋白当抗原,这是不够的,因为奥密克戎在棘突蛋白上的变异位点最多,所以挡不住感染,只能降低重症和死亡。如果能兼顾棘突和非棘突蛋白,而且在疫苗设计上考虑不同的新冠变异株的共同抗原保守区(conserved common antigens) ,比如激活B细胞与T细胞的抗原,达到长期的细胞免疫与抗体免疫,将会更有防护之效。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李强访澳送大礼 中澳关系能破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24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19【时事大家谈】普京访朝会见 “铁血战友”,俄朝抱团西方缘何担忧?普京访越想要啥?美国为何不留情面批评新伙伴? 嘉宾:加拿大女王大学历史系兼职助理教授赖小刚博士;“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先生;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