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0 2022年7月5日 星期二

北京被指“数字跨国镇压”,报道中国的亚裔女性记者成为新目标


资料照片:记者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一场记者会上举手提问。(2019年6月15日)

暴力和性侵威胁、叛徒指控、外貌侮辱......这些是报道中国政治和人权事务的亚裔记者——尤其是女性新闻工作者——每发表一篇文章就有可能面临的一连串网络攻击。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一个报告说,报道中国的知名记者和其他中国问题分析人士正面临推特上“持续的、相互协调的大规模网络信息攻势。”报告说,其中亚裔女性面临的谩骂诋毁最严重。

这家总部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智库发现,这场行动背后的推特(Twitter)账号很可能是另一个“伪装垃圾邮件”(Spamouflage,又称垃圾邮件龙)。2019年,推特认定这个亲中国共产党的网络来自北京。

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说,目前这场行动的目的是要让国内和国际观众认为这些女性记者的工作是不可信的。这与国际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所揭示的北京更广泛的全球大外宣相契合。北京试图通过影响有利于其形象的报道以及压制批评,来改善其全球声誉。

在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任传播长的方凤美(Mei Fong)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女性活动人士和记者遭遇的那些水军口出恶言,联合攻击,导致她们中的一些人要么完全不上社交媒体了,要么进行某些程度的自我审查。”她还表示,这个行动的目的是“以恶毒的方式让那些对强权说真话的人噤声。”

方凤美是ASPI报告中列出的遭到最近这轮骚扰的女性之一。

报告的作者、ASPI研究员张羽杨(Albert Zhang)说:“这场行动显示,中国政府很可能提高了骚扰这些女性的行动的精密程度。我无法想象自己成为这类活动的目标会是什么样子。”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谴责骚扰女性群体,同时反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此事与中国政府联系起来。”

他说:“中国始终欢迎各国媒体和记者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采访报道工作,并为其在华工作和生活提供便利。我们反对的是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炮制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

推特一位发言人表示,ASPI报告中发现的活动是“伪装垃圾邮件”网络的一部分,公司已经以违反平台政策为原因封了400多个相关帐号。这位发言人说,调查还在进行当中。

与众不同

ASPI的报告说,这场抹黑行动中的目标包括一些世界知名的中国问题分析人士,如《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魏玲灵(Lingling Wei)、《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苏奕安(Alice Su)、《纽约客》(The New Yorker)的樊嘉扬((Jiayang Fan))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肖慕漪( Muyi Xiao)。ASPI报告中提到的一些女性以安全担忧为原因,拒绝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人权观察的方凤美对美国之音说:“即便是公开说出这个问题也会面临招致更多网络辱骂的风险。”

张羽杨说,中国问题专家面临的网上骚扰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其中一些骚扰活动与中国政府有关联。

但是最近这场行动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看起来只针对亚裔女性——而且是有意为之。

ASPI发现,有数百个推特帐号创建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攻击这些女性。

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Yaqiu Wang)在采访中对美国之音说:“这一次他们特别针对亚裔女性群体。”她说,如此有意为之地专门针对这样一个亚群体“是一个新的现象。”

王亚秋说,多年来,由于她的工作,她也一直面临网络骚扰,包括性骚扰。

她说:“厌女现象内在性地存在于虚假信息宣传机器当中。诋毁女性更容易。你说一些厌女、性别主义的话,总会有听众,比你攻击男性要容易得多。“

墨尔本大学新闻专业高级讲师林慕莲(Louisa Lim)说,把攻击目标聚焦于女性凸显了“中国当下似乎普遍存在的一种厌女爱国主义。”她说,中国最近的去“娘炮”运动就是这种厌女爱国主义的一个例子。

英文和中文的网络抹黑行动主要指控那些女性提供反华报道或假新闻。但是ASPI的报告说,这场行动有些方面也针对个人,比如有#TraitorJiayangFan(卖国贼樊嘉扬)这样的标签,攻击的是《纽约客》专职作者樊嘉扬。

攻击谩骂还包括“卖国贼不得好死”和“卖国贼没有好下场”这样的言论。

反网络暴力联盟(Coalition Against Online Violence)6月10日发表声明谴责这种抹黑行动。这个组织是一个帮助解决女性记者面临的网络骚扰问题的联合团体。

熟悉的模式

ASPI报告中所列的那些骚扰,对柏林的独立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她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报告当中,但是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多年来,她因为报道中国而遭受过这类骚扰。

“强奸威胁、死亡威胁、背叛种族的指控——全部这些我都遇到过。就算不是每天都会遇到的话,基本上也是每星期都会发生。”她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一些骚扰来自匿名账号,但也有不少是来自真实用户的攻击——通常是华人用户,他们可以上推特,想来他们是住在美国或其他地方。

陈嘉韵说,中国政府和许多中国网民把批评北京的外籍华人视为背叛和诽谤“祖国”。这与ASPI报告当中的发现一致。

她发现,某些话题往往会引起骚扰,尤其是有关美国对华政策、香港、台湾、中国人权和她自身身份的社交媒体帖子。

但是对于陈嘉韵来说,骚扰成为她继续做好本职工作的动力。

她在邮件中写道:“如果有什么的话,网络骚扰只会让我加倍致力于报道中国等威权国家,报道无法发声之人的声音,包括维吾尔人、藏人还有其他那些由于反对北京大一统愿景而面临生存威胁的群体。“

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近年来,中国政府让外国记者在中国报道中国变得越来越困难。

ASPI的报道将这场特别的推特行动称为“数字跨国镇压”(digital transnational repression)的一个例子,指出北京目前正在试图阻止中国之外的记者撰写那些让北京不能接受的有关中国的报道。

报告说,虽然“这个活动正在升级”,不过ASPI发现推特已经移除了一些但不是所有这批账号。

陈嘉韵和方凤美说,像推特这样的平台有责任采取更多行动来保护用户。

ASPI的张羽杨说,虽然很难衡量这个噤声记者的战略多么有效,但是“我们的定性分析显示,这个战略确实对亚裔女性记者乃至西方记者谈论中国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冲击。”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直播)

时事大家谈:中共研发人工智能新设备检测对党忠诚度 谁愿先试试?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直播 中共研发人工智能新设备检测对党忠诚度 谁愿先试试?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7月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