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4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研究:热浪让贫穷国家出最大代价,并加剧了不平等


资料照片:2021年6月30日,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名男子站在风扇旁边,风扇上喷洒着捐助者提供的混合水蒸气,为街道上的行人降温。
资料照片:2021年6月30日,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名男子站在风扇旁边,风扇上喷洒着捐助者提供的混合水蒸气,为街道上的行人降温。

周五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气候变化加剧的热浪在过去30年给全球经济造成了数万亿美元的损失,其中穷国付出的代价最大。

研究显示,这些不平衡的经济影响加剧了世界各地的不平等。

“迄今为止,气候变化造成的极端高温的代价不成比例地由对全球变暖负有最小责任的国家和地区承担,” 达特茅斯学院教授贾斯汀·曼金(Justin Mankin)是这项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的研究的作者之一,他告诉法新社。“这是一个疯狂的悲剧。”

他说:“气候变化是在经济不平等的背景下发生的,并且正在加剧这种不平等。”

根据这项研究的测算,1992年至2013年期间,极端高温给全球经济造成了约16万亿美元的损失。

但是,尽管最富裕的国家因应对热浪而损失了约1.5%的年人均GDP,较贫穷的国家却损失了约6.7%的年人均GDP。

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很简单:贫穷国家通常更靠近热带地区,那里的气温更炎热。在热浪期间,温度会更高。

这份研究报告发布的几天后,202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7次缔约方会议(COP27)气候峰会将在埃及召开。预计,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但对气候变化责任最小的国家补偿问题将成为会议的关键议题之一。

研究人员调查了某一特定地区每年5天的极端天气。

曼金解释说:“我们的总体思路是利用极端高温的变化,有效地随机分配到所有这些经济区域,看看这在多大程度上解释了特定地区的经济增长变化。”

“然后下一步,‘就是,人为变暖是如何影响极端高温的?”他补充道。

但根据这篇论文,尽管有这些测算,研究结果几乎肯定低估了极端高温的真实成本——仅研究了每年5天的极端高温并不能反映这种高温事件频率的增加,而且没有包括所有潜在的成本。

尽管科学家们表示,从整体上看气候变化的代价是很重要的,但此前有关这一问题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高温导致特定行业付出的代价。

曼金说:“你想知道这些成本是什么,这样你就有一个参照框架来比较采取行动的成本,”比如建立冷却中心或安装空调,与“不作为的成本”进行比较。

他说:“应对一年中最热的5天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红利。”

但曼金认为,最重要的应对措施是减少碳排放,从源头上减缓全球变暖。

他说:“我们需要适应现在的气候,我们还需要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进行深入投资。”

(本文依据了法新社的报道。)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6 【时事大家谈】中央巡视根本是为“两个维护”,习近平反腐真情流露?人为制造“V字形”反弹,中国股市能挺多久?嘉宾: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台湾逢甲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林展晖;香港时政评论作家、金融专家潘东凯;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