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46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香港医护人员工会批全民检测假阴性机会大 呼吁杯葛检测全面封关


美国医音局职员阵线联同多名民主派立法会初选胜出的民意代表8月30日发表记者会,针对市民杯葛检测,要求港府全面封关。(美国之音/汤惠芸)

由香港政府推动的新冠肺炎病毒普及社区检测计画将于星期二展开,截止星期一中午约有51万人登记预约。有香港医护人员工会表示,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封城及居家令,而且潜伏期作病毒检测出现假阴性的机率极高,令成效存疑。

工会批评,港府借疫情向北京献媚,呼吁杯葛检测,认为全面封关才是更有效的防疫措施。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港府聘用的其中一间中资检测机构华大基因,被瑞典政府发现测试剂出现超过3,700宗假确诊个案,引起国际关注。他质疑港府聘用国际信用差劣的中资公司,担心香港亦会出现大量假确诊个案。

今年初发起全香港首次医护人员罢工,要求港府全面封关防止新冠肺炎带菌者入境香港的医护人员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简称阵线),联同部份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民意代表,星期日(8月30日)召开记者会,呼吁香港市民杯葛星期二(9月1日)展开的“普及社区检测计画”,即是全民检测。他们在记者会上高呼“悬崖勒马、杯葛检测”等口号。

医护工会指全民检测假阴性机率高

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在记者会上表示,全民检测的原意是要找出隐形病人,但必须有封城及居家令的配合,并在短期内替全港市民作检测,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她认为,以现时环境条件以及港府的安排来看,以上三点都未能做到,令检测成效存疑。

余慧明表示,有外国文献指出,人类接触病毒的第一天出现假阴性的机率高达100%,即是完全不会被检查出来。只有在病征出现后第3天才低至20%,但随后出现假阴性的机率又开始回升。

余慧明表示,有关文献说明,潜伏期做病毒检测出现假阴性的结果机率极高,全民检测未必能达致及早侦测没有征状的隐形患者的效果。

余慧明说:“因此对于没有病征的病人,一次性的测试是不能够做准,需要透过重覆测试才得以改善准确度。再者,当患者出现了病征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他们已经及早求医并作测试。所以全民检测未必可以达致及早侦测没有征状的隐形患者的效果。”

质疑全民检测随时变成累己累人

余慧明表示,全民检测期间市民在采样过程中必需除下口罩,亦通常会引致咳嗽及喷嚏,当中产生的飞沫可污染数米内的空间,病毒可依附环境表面长达数天,市民随时透过接触传播染疫,检测中心随时变爆疫中心。

余慧明表示,市民取得一次性假阴性病毒测试结果后,可能引致严重的后果,他们误以为自己十分“健康”,放心地进行社交活动,甚至往来港珠澳三地,恐怕出现更大规模社区播毒的危机,情况有如7月份引致数十人感染的“庆回归群组”和相关的“货柜码头群组”,随时变成累己累人。

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表示,市民取得一次性假阴性病毒测试结果后,可能误以为自己“很健康”,到处进行社交活动,将病毒带入社区,随时变成“累己累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表示,市民取得一次性假阴性病毒测试结果后,可能误以为自己“很健康”,到处进行社交活动,将病毒带入社区,随时变成“累己累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余慧明说:“而‘假阴性'的个案刚刚都有提到,就是如果他(市民)在一个叫做感染状态之下,他做了一个测试,但是拿到一个假阴性的结果,以为自己‘好健康’,到处走继续他的社交活动,亦会将这个病毒带入市区,不断播毒,其实这个全民检测不是‘为己为人',是‘累己累人'。”

工会批港府政治凌驾一切向北京献媚

余慧明表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专家强调,大规模检验是浪费金钱和不切实际,认为资源应该用得其所,建议让怀疑受感染以及他们的紧密接触者作病毒测试,但应该专注于出现病征的个案。

余慧明又表示,港府应该参考台湾的防疫措施,全面封关,以及加强市民个人卫生意识,她批评港府拒绝听取民意以及专家意见,导致香港经济被疫情拖垮,她批评港府以政治凌驾一切,借疫情向北京献媚。

余慧明说:“最近《时代杂志》更加报道台湾已经举办了过万人的演唱会,全赖是台湾防疫有功,以及民众极高的配合度。反观香港,虽然市民一早已经提高警觉,在政府要求公务员‘戴了口罩也要除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全民戴口罩,不过政府防疫政策一再倒行逆施,导致现在经济百业萧条,失业率创新高,民怨沸腾。可惜,政府继续做的,只是好像年初继续抹黑医护罢工一样,大开舆论机器,恶意贬低一众医护人员以及专家的意见。由始至终,政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政治计算的目的,借疫情向(北京)中央献媚,以政治凌驾一切。”

要求港府立即重启立法会选举

余慧明表示,经香港学者作病毒基因排序等研究后,发现7月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是由于港府放寛机组人员、海员以及中港两地商人等豁免检疫人士入境,造成3000多个病例以及大约80多个长者不幸病逝。余慧明批评港府草菅人命及漠视基层民生,必须为第三波疫情负上全责。

多家香港传媒发现,港府征用作全民病毒检测的141个检测中心,超过一半是以往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站。余慧明质疑,港府没有合理理据解释为何可以推行全民检测,但是未能应付原订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他们强烈要求港府立即重启2020年度立法会选举,还市民选举权利。

若假阳性个案多增加医护工作压力

目前在隔离病房工作的外科护士、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在记者会上表示,港府聘用的其中一间中资检测机构华大基因使用的病毒检测套装,比其他试剂有更大机会出现“假阳性”的结果,他认为会增加医护人员的工作量,以及不必要地占用宝贵的隔离病房资源。

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手持标语,讽刺特首林郑月娥推动全民病毒检测对抗疫病没有作用,他们将全面封关比喻为共识,全民检测则是验孕,认为验孕无可能达致避孕的效果 ,抗疫必须全面封关。(美国之音/汤惠芸)
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手持标语,讽刺特首林郑月娥推动全民病毒检测对抗疫病没有作用,他们将全面封关比喻为共识,全民检测则是验孕,认为验孕无可能达致避孕的效果 ,抗疫必须全面封关。(美国之音/汤惠芸)

罗卓尧说:“所以如果假设这个华大基因的检测套装会出现很多‘假阳性'的话,就会其实是某程度上造成公立医院的压力,而那些假阳性的个案,其实是一定要独立关一间房的,即是他不可以跟其他那些确诊、或者其他怀疑的个案关在一齐,这样就会造成隔离病房的压力特别大,因为不是这么多、即是有些(隔离)房是4人房来的,有些房是1人房来的,如果你用一间4人房去收了这些(假阳性)个案进去,(另外)那3个位都不能收人,然后要吗你就选单人(隔离)房,但是单人房其实不是真的这么多医院都有这么多单人房,去处理这些所谓的初步确诊个案,或者是‘假阳性'的个案,这样就会造成一个对于隔离层的(医护)同事也好,或者对于整个隔离病房的供应量也好,会造成一定的压力。”

黄之锋指华大基因试剂假确诊个案多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记者会上表示,港府聘用的中资检测机构华大基因,被瑞典政府发现测试剂出现超过3,700宗假确诊个案,引起国际关注。

黄之锋又表示,华大基因过往有采集新疆人DNA用作中国政府监控的前科,受美国政府制裁,他质疑港府聘用国际信用差劣的中资公司,担心香港人接受全民病毒检测后可能危及私隐,亦可能会出现大量假确诊个案。

黄之锋以“不避孕但是去验孕”为比喻,认为全民检测没有作用,呼吁港人杯葛。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港府聘用其中一间中资华大基因,瑞典政府发现测试剂超过3,700宗假确诊个案,质疑港府用国际信誉差劣中资公司,香港全民可能出现大量 假确诊个案。(美国之音/汤惠芸)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表示,港府聘用其中一间中资华大基因,瑞典政府发现测试剂超过3,700宗假确诊个案,质疑港府用国际信誉差劣中资公司,香港全民可能出现大量 假确诊个案。(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之锋说:“除了传媒朋友去密切留意这个(全民)检测数字之外,我亦认为未来几个星期,最后会出现多少宗假确诊,也是非常之值得留意的,一个中资检测机构(华大基因),它本来的信誉以及国际的声誉已经是非常之差劣,连假确诊的结果都得出的话,我都是呼吁市民是去三思,因为其实现在的情况,根本上就是‘不避孕然后走去验孕',那么验来做什么,我真的完全理解不到。其实封关才是一个最好的做法,而去做检测,好找不找,找一家是被美国制裁,还要在瑞典引来极大的舆论批评,未来香港会有几百宗、几千宗的虚假确诊个案出现,这个都是非常之担心的情况。”

区议员质疑反全民检测是否违国安法

屯门区议员张可森在记者会表示,他和多名屯门区区议员早前为当区居民提供民间病毒检测服务,但是被当局阻挠,甚至被亲中报章《文汇报》及《大公报》抹黑,又派出警员、民政署职员等人员,在他们进行民间病毒检测时到场监视,甚至骚扰。

张可森强调,香港本地有足够的检测能力,但是港府却执意要引入中国医疗团队,他认为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张可森又表示,建制派指控反对全民检测的人士等同违反“港版国安法”,有世卫专家指出全民检测效果不大,他质疑北京及港府是否会跨境执法缉拿世卫专家。

张可森说:“我想跟政府讲、跟国安公署讲,如果觉得反对全民检测真的违反国安法的话,请你首先去抓世卫的专家,世卫的专家讲全民检测是无效的,而根据你们的国安法第38条,即使他没有(香港)本地、就是(香港)永久身分证都好,即使他不在香港本地都好,跨境你们都可以执法的,所以如果反对全民检测就等如违反国安法的话,恳请你们马上、即刻去联合国那里、去世卫那里拘捕这个专家。”

区议员批林郑塑造中国抗疫英雄形象

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在记者会上表示,全民检测可能会造成公共卫生危机的反效果,可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认为特首林郑月娥政府一意孤行,主要目的是奉承中共,在香港塑造中国抗疫英雄的形象,令外界忘记其实病毒可能是由中国武汉输出。

梁晃维说:“但是今日林郑月娥政府仍然是要一意孤行,去进行这个全民检测计划,好明显她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要奉承这个中国共产党,是将这一班由中国来的检测队以及所谓专家,是奉成抗疫英雄,令到香港人往后只会记得香港在中国的协助之下,成功对抗武汉肺炎,没有人再记得这个世纪疫症,是由中国传到下来香港,再传到全世界。”

梁晃维表示,全民检测还未正式展开,已经造成社区居民恐慌,因为部份检测中心非常接近民居,以及街市(菜市场)等市民日常出入的地方,担心造成交叉感染。

朱凯迪指检测过程风险高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表示,已经印制相关的宣传单张,并且在各区摆设街站派发,呼吁已经登记作全民检测的人士缺席测试。朱凯迪表示,全民检测要采集市民鼻腔及咽喉拭子样本,过程中要除下口罩由检测人员用棉花棒挖鼻及咽喉,他认为采样过程有交叉感染风险,特别是老人容易感到不适。

对于全民检测头一日半有超过35万人登记,医管局员工阵线表示,可能有机构强迫员工必须接受检测才能上班等,认为并非所有登记人士都是政府所讲出于自愿。

林郑批杯葛检测制造事端挑起矛盾

据香港政府统计,首阶段为期7日的“普及社区检测计划”,截至星期一下午6时有超过55万人登记预约。港府表示,星期日已经收到8宗涉嫌盗用他人个人资料预约登记,已把其中3宗交给警方处理,有关预约已被取消。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日晚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全民检测细节公布后,某些打着民主或自由旗号的议员便不断找借口抹黑,呼吁市民杯葛,令人气愤。她表示,稍为留意便不难察觉他们都是反(北京)中央、反政府的活跃分子,即使面对和市民健康息息相关的公共卫生议题,也不会放过制造事端和挑起矛盾的机会。

民调指55.4%不会参与全民检测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星期一公布一项在8月20至26日晚间进行,访问717名18岁或以上的市民的电话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5.4%的受访者表示不会参与全民病毒检测,只有20.9%的受访者表示会参与,另有23.7%则表示未决定、视乎情况或很难说。

另有53.8%的受访者认为,全民检测计划无需要或者非常无需要,35.8%的受访者认为,有需要或非常有需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