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9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香港民主派团体联合声明反对当局取消教师注册 批港式文革入侵校园


香港多个民主派团体、学生及教师组织10月7日举行记者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教育局以有计划宣扬港独信息为由,取消一名小学教师注册资格,是无理处罚,形同对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斗。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一名小学教师被教育局指透过教案内容,有计划宣扬港独信息,被局方取消教师注册资格,终身不能再当教师,是最严厉的惩处,亦是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首次有教师涉及宣扬港独而被取消注册资格,事件引起各界关注。

多个民主派团体星期三召开记者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局方对该名教师的无理处罚,形同对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斗,掀起教育界白色恐怖。有教师组织成员形容是”香港式文革”,多个学生及教师组织发起一人一信行动,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师注册决定。

香港一名小学教师2019年3月,反送中运动爆发前,在“生活教育科”课堂安排学生观看香港电台时事节目《铿锵集》,在2018年9月播出的名为“触不到的红线”的节目,探讨当时的热门话题,包括香港政府首次引用《社团条例》,考虑禁止主张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运作。

教育局指有计划散播港独DQ一名教师

该名教师设计一套教案,该校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就节目内容及被访者的观点作出归纳,包括学生认为什么是言论自由;根据影片内容,提出香港独立的原因是什么﹖没有言论自由,香港会变成怎样等等。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教案清楚列明教学目的是讨论言论自由,更引述《基本法》有关条文,在时事内容上有涉及香港独立问题,目的是从而反思香港的言论自由是否被收窄。

香港教育局星期一(10月5日)公布,该名教师被投诉“专业失当”成立,在今年9月底被取消教师注册资格,终身不能再当教师,是最严厉的惩处,亦是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首次有教师涉及宣扬港独而被取消注册资格,事件引起各界关注。

教育局常任秘书长陈萧淑芬星期二(10月6日)在记者会表示,涉案教师的教案、教材、工作纸有计划地散播港独,详细介绍被港府定性为非法组织的香港民族党宗旨、政纲,亦有在课堂谈及藏独、疆独、台独、分裂国土等问题。

民主派发联合声明谴责局方无理处罚

多个民主派团体及学生、教师组织,包括公民社会发展资源中心、教育野、进步教师同盟成员、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及毛孟静等,星期三(10月7日)召开记者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局方对该名教师的无理处罚,形同对教育界政治迫害及批斗,掀起教育界白色恐怖。多名民主派团体代表高呼“捍卫教育自主、反对政治干预”抗议口号。

公民社会发展资源中心成员欧赞年宣读联合声明表示,教育局在没有认真听取涉事教师答辩的情况下,单方面作出取消注册资格的判决,是恫吓学校和教师,质疑局方决策过程不透明。声明又批评,港府过度介入教育事项,这次行为是打破常规,对教师不尊重以及对教师的专业能力严重误判。

欧赞年说:“我们认为局方的在这次事情里面是严重的反应过度,如果一个老师在让学生了解一些所谓香港的历史议题,就等于推动某一个议程,这个说法是非常牵强,亦都是政府强加于这个老师、学校的一个看法。我们怎样令到香港的教育可以得到真的一个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教育自由,就是我们觉得香港政府不能够以(中国)国家安全为借口,限制教学及言论自由,更不应以这个理由惩罚老师及学校。我们强调作为负责任的教育界代表,特别是以政治挂帅打压教学自由的教育局,应该重新回到正轨,就是尊重人权及教学自由,以培养意见多元的环境,确保学生能参与一些公共讨论。我们对于今次学生的正常学习以及老师正常教学,被这样扭曲感到十分遗憾。我们呼吁政府回归教育专业及教育自主,亦希望公众人士能在各方面支持我们优秀的教育工作者。”

教师组织批评“香港式文革”

进步教师同盟成员吴美兰在记者会上表示,今次事件是政治凌驾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批评教育局在教师选择教材时设下一条清楚的红线,有如一把刀架在教师头上。

进步教师同盟成员吴美兰表示,教育局以有计划宣扬港独信息为理由,取消一名小学教师注册资格, 是政治凌驾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 (美国之音/汤惠芸)
进步教师同盟成员吴美兰表示,教育局以有计划宣扬港独信息为理由,取消一名小学教师注册资格, 是政治凌驾一切,她形容是”香港式文革”。 (美国之音/汤惠芸)

吴美兰说:“原来在选材上面,已经有一条很清楚的红线,整把刀一样压下来,究竟是否全部的选材都要歌颂我们的祖国(中国),歌颂我们(中国)的领导人,才是一些合适的选材呢﹖”

吴美兰批评教育局将涉事教师除牌是“黑箱作业”,她表示,校方调查事件后作出报告,经校董会确认,认为涉事教师没有宣扬港独,她认为报告有一定代表性,质疑教育局的调查团队人员资格。

对其他教师造成威吓及掣肘

吴美兰又表示,过往只有教师涉及刑事罪行才会被取消注册资格,她批评今次教育局绕过停职调查等惯常程序,对涉事教师不公平,对其他教师亦会造成威吓及掣肘。

吴美兰说:“究竟教育局里面那些是什么人去看这件事呢?校管会的代表性是很高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去到教育局会这样,如果不是政治凌驾一切,不是文革式的批斗,是什么﹖我恳请现在还在教育界服务的同工,这一件事证明了我们现在很多在教育界里面工作的同事,很多的掣肘,或者其实一个威吓来的,令到你们所有的人都不要发声,最好就(是)所有校长、副校长做‘打手',最好学校其实亦都有发生的,学校是老师举报老师,有很多事情传媒暂时未必知道,这些不是文革式的批斗是什么﹖

学生组织批政治原因对教师穷追猛打

学生组织教育野发言人郑家朗在记者会上表示,老师与学生是命运共同体,当老师出事,学生会感到心痛及难过,他批评教育局赶走有教育热诚的老师,以政治原因对教师穷追猛打,甚至对其他教师及校长实施“连坐式”的处罚。

郑家朗说:“其实是教育局因为政治原因穷追猛打,去要求这个老师去不断交出所谓的证明,诸如此类这些东西,其实最后又是要吊销他的牌照,终身剥夺他教学的资格,其实教育局这样做,它不是保障所谓的教育专业,而是将一个有心对待学生、是帮助学生的一位好老师剔出教育界,是永久地剔出教育界,以及还有一点就是,你见到今次教育局不只是惩罚制作教案的那位老师,连教的那位老师、支持那位老师的校长、副校长通通都是被教育局这样惩罚的,试问一个这样的校园,怎样给学生有宁静学习的环境呢﹖”

郑家朗表示,教育局限制教师以电视新闻专题,作为探讨言论自由的教案及教材,甚至以此作为处罚教师的理据,与触犯刑事及风化案作为类比非常不恰当。

学生组织教育野发言人郑家朗表示,多个学生及教师组织发起一人一信行动,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师注册决定。 (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生组织教育野发言人郑家朗表示,多个学生及教师组织发起一人一信行动,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教师注册决定。 (美国之音/汤惠芸)

郑家朗说:“在这个事件里面,用新闻(电视专题节目)教会学生什么是言论自由的价值,竟然是将这件事情与风化案去类比,这样是不是同老师讲其实只要是教言论自由,就好像性侵犯别人、性侵犯政府那样,跟着之后就是等同这个法院的刑事罪行,就被终身剥夺教席呢﹖”

发起一人一信要求局方撤回DQ教师决定

对于建制派要求公开专业失当教师的资料,郑家朗表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47宗投诉教师的个案,有18名教师被口头提示,另有19名教师被书面劝喻,他形容公开被投诉教师的资料是等同对教师的“公开谋杀”,目的是扼杀相关教师所有工作机会,他呼吁教育局停止以政治红线侵犯校园。

郑家朗说:“从学生的角度而言,就是一批又一批关心学生、去了解学生、有心有力教育学生的老师是被教育局清算,名单陆续有来,清算继续而来,我希望教育局真的聆听学生的意见,令到这个教育环境不要成为一个政治角力的环境,真的还学生一个学习的权利,拥有一个好的教师的权利,其实你知、我知、教育局知道,今次的事件是一个政治红线侵入校园,所以希望教育局不要再以这个政治红线继续侵犯校园,继续侵犯每一位的学生。”

郑家朗又表示,教育野、进步教师同盟等多个学生及教师组织,发起一人一信行动,要求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常任秘书长李美嫦撤回取消教师注册决定,他呼吁教师、家长、学生参与,守护教师专业及学生言论自由的权利,详情将会稍后公布。

区议员质疑中华民国成教师红线

新同盟大埔区议员任启邦在记者会上展示一本小学二年级常识科教科书,当中提及1911年推翻满清帝制之后,没有提及成立中华民国,立即跳到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质疑中华民国成为教师的红线。

新同盟大埔区议员任启邦展示一本小学二年级常识教科书,当中提及1911年推翻满清帝制之后,没有提及成立中华民国,直接跳到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质疑中华民国成为教师的红线。 (美国之音/汤惠芸)
新同盟大埔区议员任启邦展示一本小学二年级常识教科书,当中提及1911年推翻满清帝制之后,没有提及成立中华民国,直接跳到1949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质疑中华民国成为教师的红线。 (美国之音/汤惠芸)

任启邦说:“当我们的小朋友去问,我们在1911年推翻满清之后,到1949年中间是什么政权、或者什么政府管治中国呢﹖老师够不够胆在日后讲中华民国在1911年成立了呢﹖亦都不会讲到中共在1920年代一直搞,搞到1949年推翻了中华民国,推翻了(国民党)蒋介石(政府),这些历史我们的老师会不会够胆在日后讲呢﹖今天的红线之下,是在干预学术的自由,干预着老师的取材。”

叶建源批事件造成教师自我审查

教协副会长、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星期三早上出席电台节目表示,教育局在无任何预兆及警告下就用取消教师注册资格的“极刑”是很少发生的事,他认为教育局判案过程粗疏,只是依照教案判断涉事教师专业失德,甚至不容许涉事教师面对面向教育局解释,就注销他的牌照,有失程序公义。

叶建源批评今次事件在教育界设下红线,令教师在课堂上自我审查,造成人心惶惶。

叶建源说:“我相信今次事件会令到老师很担心很多事,港独能不能讲﹖其他的东西能不能讲﹖例如三权分立能不能讲﹖究竟即是在社会上每一日在发生的事,有那些能讲,那些不能讲﹖这种人心惶惶的情况,将会导致到自我审查,将会导致我们的教学的活力大大下降,因为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讲,有什么不能讲,所以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叶建源表示,当事人在今年7月已寻求教协协助,接下来将会协助当事人向上诉委员会上诉,成功的话可推翻教育局的判决,但如失败将上诉至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及进行司法覆核。教协亦发起众筹,为被DQ(取消注册)教师打气,以及支援他的讼费及生活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