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4 2024年2月23日 星期五

香港生命斗士陈伟霖移居台北 助港青追梦


陈伟霖2021年于南台湾台南市的国立成功大学演讲,分享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死观。(照片提供:陈伟霖)
陈伟霖2021年于南台湾台南市的国立成功大学演讲,分享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死观。(照片提供:陈伟霖)

香港爆发反送中抗议后,中共于2020年7月通过国安法,强力镇压争取民主的抗争者,使得许多担心香港环境恶化或恐遭迫害的港人爆发移民潮,其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港青)选择赴海外留学,而一海之隔的台湾便是热门的地点之一。原在香港从事生死教育的陈伟霖也随着他所服务的港青,飘洋过海移居台湾。近期在台北创立“例牌协一协会”的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希望以个人独特的人生经历和“活在当下”的生死观,来协助港台青年面对人生困境。

香港生命斗士陈伟霖移居台北 助港青追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7 0:00

陈伟霖(William Chan)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一出生就患有罕见的皮肤癌,全身长满黑色素肿瘤。他自幼就被医生宣判不会活太久,但却奇迹活过37个年头,虽然他多年来一直跟病魔搏斗。

来自香港、现移居台北的濒死艺术家陈伟霖天生患有皮肤癌,全身长满黑色素肿瘤。(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方琦拍摄)
来自香港、现移居台北的濒死艺术家陈伟霖天生患有皮肤癌,全身长满黑色素肿瘤。(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方琦拍摄)

有“濒死艺术家”之称的陈伟霖因独特的人生经历,让他反而无惧死亡,更疯狂地活在当下。他是香港非政府组织“死嘢(Say Yeah)”的创办人,也积极推广生死教育和死亡文化的普及,更在香港屡屡以另类方式提倡生命教育。例如,他在30岁前已拟好遗言,并出版“我的遗书”一书,更在30岁生日当天办过生前葬礼,让自己有机会跟亲朋好友一一道别,乐观面对自己可能早逝的命运。

因为拥抱死亡,陈伟霖反而活出自我,更时时展现出生命斗士的勇气。

生命斗士陈伟霖活出奇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回忆起,童年时期,是如何在每周的家庭聚会上,从家人的关怀中,隐约得知自己可能早夭的病情。

陈伟霖说:“听到我妈妈跟外婆说,最近伟霖好吗?慢慢就发现,原来我比一般人会早死掉。从小到大都会觉得自己好像都没有明天。同学觉得我们应该要做功课之类的,但是我就说不用啊,活在当下就好了啦。”

面对罕见绝症,陈伟霖的父母却很冷静,也全然接纳他的一切。也或许是因为无法预期陈伟霖能活多久,爸妈不仅没有给过他太多的压力和管教,还完全放任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更从不过问对他来说并不重要的学业成绩。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他,因此养成独特的性格及活在当下、我行我素的人生。虽然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但他还是活出奇迹,而且慢慢发现自己异于常人的经历,反而让他有机会用自己的生命故事来影响别人,并从此踏上生死教育之路,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对很多人来说,陈伟霖的人生故事非常鼓舞人心。

2012年7月21日,陈伟霖在30岁生日当天办生前葬礼,并出版“我的遗书”一书 。(照片提供:陈伟霖)
2012年7月21日,陈伟霖在30岁生日当天办生前葬礼,并出版“我的遗书”一书 。(照片提供:陈伟霖)

他于2017年在香港成立非政府组织《死嘢》,用粤语说,就是叫人去死或可诠释为“关于死亡”。也就是说,他用非常另类的黑色幽默来提倡生命教育,帮助想自杀的人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以重启人生。他时常应邀赴学校演讲,跟学生分享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死观,以激励身陷困境的年轻人能像他一样积极面对人生。

反送中期间 陈伟霖收到大量遗书

不过,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事件后,他却深陷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当时港府因坚持《逃犯条例》的修法建议,也就是允许香港嫌犯送往中国受审的条例,而引发百万港人的反对声浪,并演变成长达数月的大规模街头游行和民主抗争运动。

陈伟霖说:“2019年的时候,有反送中的事件,我们协会收到很多遗书,不管是他是大学生或是国小(生)。大部分我收到的遗书都是我去过他们的学校,他们听过我生命故事的分享。哪时候就觉得无力感很重或是有一些内疚。(心想)我不是做生命教育的吗?我不是应该要带给他们很多希望,为什么我做了很多年,(最后)发现好像也没有用。”

陈伟霖说,2019年的反送中事件源起于一场社会运动,人民走向街头游行,表达对政府的不满,但港府却迟迟不回应港人的诉求,让港人觉得受到压迫,也无法接受港府的治理模式。

陈伟霖说,当时不少香港学生跟他表达想离开香港的打算,因为他们已经无法接受香港的高压生活,甚至有人出现“无法呼吸”、想寻短的念头。他因此建议他们换个环境,例如到台湾生活看看,也承诺会到台湾探望他们。

2021年,陈伟霖也决定移居台湾,因为在台港青亟需他的帮助。

他说:“我过来是因为有一些本来在香港已经认识的年轻人,(他们)最近是搬到台湾读书,所以想要看看,我过来可以怎样跟以前一样,帮助到他们。”

港人移民潮持续攀升

反送中运动后,香港外移人口激增备受国际关注。

根据《看中国》网站引述港股评论人David Webb的估算,自国安法施行后的到去年底的18个月内,最多有20万港人净离境。另根据香港入境处统计,由去年底第五波疫情爆发至今年3月初,净离境的港人人数超过9.2万人,今年2月单月就有6.5万港人离境,较1月大增超过3倍。

陈伟霖2017 年于香港黄大仙社区演讲,分享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死观。(照片提供:陈伟霖)
陈伟霖2017 年于香港黄大仙社区演讲,分享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生死观。(照片提供:陈伟霖)

港人带钱离境的数字亦不断上升,据香港积金局公布,去年以永久离境为由,申请提取公积金者有33,800宗,按年增加近12% 。而用于移民申请、俗称“良民证”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2021年也有3.8万宗申请案,较前年的2.9万宗,增幅超过三成,显示香港移民潮仍未止歇。

因签证之便,英国成了港人的移民首选。而台湾则因总统蔡英文落实“挺香港”承诺及生活之便,也成为港人移居求学的热门地点之一。根据驻香港的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统计,2021年台湾一共收到3,148位港人申请来台就读大学,比2020年增加28%。

港人移居台湾创新高

另据台湾移民署统计,2021年共有12,858位港人移居台湾,比前年成长3%,其中八成七都是来台长期定居。台媒也报导,有超过130位港人是透过台湾陆委会的“人道援助”管道来台湾居留。

对于这些海外港人,陈伟霖说:“不管他们到哪里去,(海外的)香港人永远会有内疚感。只要你爱香港,把香港当成一个家,不管你到哪里去其实都会有内疚感。重点不是现在他们在哪里,重点是他们到底是有多爱香港。”

陈伟霖指出,在台的部分港青也有很深的内疚感,仿佛遗弃了香港的家人、朋友甚至未来,也是因为这些港青持续低迷的情绪和精神状态,让他有了长期留在台湾的动机,希望能多陪伴他们。

根据港大医学院精神医学系2020年的研究显示,港人在2019-2020年间受抗争运动及新冠疫情的影响,近41%的人出现中度至重度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近74%人呈现中度至重度抑郁,而24岁以下的年轻人出现这些症状的比率远较其他年龄阶层高。

陈伟霖说:“我来之前,我以为是很简单,可以过来,比如说半年、一年,等他们可以自力更生,我就可以离开台湾。但是来到之后就发现,并不是(这样)……在台湾的香港年轻人要面对的事情是很多,毕业之后,如果还想要留在台湾发展,要找到基本工资两倍以上(的工作),它(台湾)才可以发工作签证。”

目前想留台工作的港澳毕业生,需进行学历、薪资和专业能力等审核,或找到月薪达新台币47,971元的工作,几乎是新鲜人平均月资2万多台币的两倍,才能申请居留。

成立“例牌协一协会” 助青年追梦

有鉴于此,陈伟霖决定在台湾成立“例牌协一协会”,希望给予在台港青更多发展的机会,例如协助他们创业,或以其他名义留在台湾生活。

现年37岁的香港生命斗士陈伟霖于台北创立“例牌协一协会”,希望以他“活在当下”的生死观,来协助港台年轻港人面对人生困境。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方琦拍摄)
现年37岁的香港生命斗士陈伟霖于台北创立“例牌协一协会”,希望以他“活在当下”的生死观,来协助港台年轻港人面对人生困境。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方琦拍摄)

他说:“例牌对于粤语来说就是例行公事,就是跟以前一样,协一协会(的意思)就是帮帮忙。例牌协一协会就是想要透过一些文化艺术的活动,帮年这边的年轻人找到想要发展的方向。只要你是年轻人都可以过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我们想办法是透过配对,比如说,你想要当一个调酒师,我可以找一些在酒吧里面工作的朋友,去让你实习,比如说,你想要做电影导演,我就可以找一些做过电影导演的人帮你配对。”

陈伟霖认为,不仅港青,台湾本地青年也少有发展的机会,因此他希望运用人脉提供协助,并陪伴他们。他说:“如何陪伴年轻人?就是真的24 小时待命,就是他们找我,不管在台北、台中、台南,就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他身边有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出现的人,让他们感受到最大的安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