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5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香港新冠肺炎康复者面对心理及经济问题 促政府设缓助


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中)联同两名武汉肺炎康复者召开记者会,促请政府设康复者紧急援助金及安排心理辅导等支援。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反覆,卫生署星期三公布发现两宗本地感染确诊个案,连续23日“零本地感染”纪录”断缆”,而且两个确诊个案源头不明,反映社区有隐形传播链,不排除持续有确诊个案,甚至社区大爆发。

有新冠肺炎康复者召开记者会表示,担心出院后可能会“复阳”,亦不能够即时复工,面对经济压力,而隔离治疗超过1个月期间亦面对很大的心理压力。有立法会议员批评港府没有顾及康复者的心理及经济等支援,没有汲取17年前沙士疫情的教训。

香港卫生署1月23日公布首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疫情经过两波爆发,4月底开始逐步放缓。到即将届满28日“零本地感染”前5日,卫生署星期三(5月13日)公布发现两宗本地感染确诊个案,是一对66岁及5岁的祖母及孙女,她们近期没有外游纪录,暂时感染源头不明。

香港两日新增3宗本地感染确诊

卫生署星期四(5月14日)公布,香港新增一宗本地确诊个案,是66岁女病人的62岁丈夫,本身并无病症。香港新冠肺炎累计1,051宗确诊及一宗疑似病例。

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主任张竹君表示,再发现源头不明的确诊个案,反映社区有隐形传播链,不排除持续有确诊个案,甚至社区大爆发,呼吁市民不要掉以轻心,必须戴口罩、勤洗手,避免人多聚集,做好个人防疫措施。

郭家麒批政府没支援新冠肺炎康复者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表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会在学生升级行动中监察警方执法 (美国之音/汤惠芸 )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表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会在学生升级行动中监察警方执法 (美国之音/汤惠芸 )

本身是医生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星期四联同两名武汉炎肺炎康复者召开记者会,批评港府防疫措施慢半拍,虽然推出两轮抗疫基金,但遗漏甚多,对新冠肺炎患者、康复者及相关家庭支援更只字不提。

郭家麒表示,2003年3月爆发SARS,社会福利署于同年5月14日,已提及为留医患者提供心理辅导和经济协助。港府其后在10月公布成立沙士信托基金,注资1.5亿港元,预留7000万元予长远后遗症的康复者,每人援助额上限为50万元。而且医管局当年亦设立12间沙士康复诊所,专门为康复病人提供跨部门长期的康复治疗。

郭家麒表示,反观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至今,政府仍然未有提出任何措施照顾康复者。郭家麒表示,目前收到6位康复者的求助,批评港府未有汲取17年前SARS疫情的教训。

郭家麒说:“总括来说,这6位康复者,他们都一致是得不到无论医疗上、经济上、心理支援,所有的支援都没有。现在我们见到政府给的支援还差过十几年前的沙士,即是这个是令我很失望的,因为SARS之后有几个报告书,而这些报告书、专家的报告书说得很清楚,是需要支援医学、心理以及其他的需要。十多年前的教训,今日的政府可以是完全忘记得一干二净。即是我觉得,很难相信今日我们香港特区政府那种不作为的情况是多么严重,以及那种无能的情况是多么严重。”

建议政府设紧急经济援助金

郭家麒表示,综合康复者心声及经历,要求政府实行6项建议,包括政府为患者、康复者、病故者家庭设立紧急经济援助金计划,按情况发放援助金;仿效SARS信托基金,成立新冠肺炎信托基金,向身体或心理出现机能失调的新冠肺炎患者发放援助金;为住院患者或康复者提供心理辅导及治疗,或安排社工跟进个案;医管局安排康复者定期覆诊及检查身体机能,对长远后遗症的康复者制订长远治疗计划,由政府援助相关医疗费用;医管局设立新冠肺炎康复诊所,由不同专科医生及其他部门合作,包括临床心理学家及医务社工,专门为康复者提供后续治疗服务;康复者出院后一个月内,医管局为他们提供最少两次病毒测试,确保康复者没有“复阳”,让他们安心重投工作及社交活动。

康复者分享心理及身体后遗症

化名张小姐的武汉炎肺炎康复者在记者会上表示,她是3月底确诊的本地感染个案,她形容自己身体原本很健康,突然被宣布确诊感到晴天霹雳、心很不舒服,她分享了新冠肺炎患者心理压力、身体后遗症及经济压力的担忧。

张小姐说:“身体后遗症方面,我初入院肺有些‘花'(阴影),整个星期都是发烧,每日要吊盐水、打类固醇、吃抗生素,要吃抗艾滋、抗SARS的药物,医生说可能会影响肝功能,亦叫我半年内都不要怀孕。我住院时间身体都很虚弱,整天都睡在病床上,在想不知几时才可以康复出院。跟着出院的时候,医生就说我的肺已经‘清一些',但是没有说肺部会不会有长远的后遗症影响。”

张小姐表示,康复后身体变差,经常感到寒冷、失眠,家人及朋友也不敢与她见面。张小姐又表示,担心自己会成为“复阳”个案,因为目前香港已有大约10个出院后“复阳”的个案。她又表示,曾经服用类固醇等药物,担忧会有后遗症,例如沙士康复者一样患上骨枯等。

接受隔离治疗心理压力大

张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3月底有发烧、头痛及发冷发热等病征,入院检查后证实确诊新冠肺炎,入院最初几日24小时吊盐水,以及服用类固醇等药物,但不需要用呼吸机协助呼吸,她入住医院隔离病房1个多月,到5月初才出院。

张小姐表示,出院后希望有社工跟进,因为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人,突然要隔离治疗30几日,是前所未有的经历,很多心理及经济压力等问题都需要社工跟进。

张小姐说:“我另外一个朋友,他那间病房有个姨姨简直想跳楼,即是想自杀、有自杀倾向,即是她觉得很大压力,其实有这个病(新冠肺炎)的人很大压力的都会,知道吗﹖即是本身你是一个健康的人,是受感染的,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开心呢﹖而且我们出院后,护士给你一份东西,即是填写后有慈善机构向每名确诊者派两万元(港元),但是出院后说派完了。即是因为总(确诊)人数,我出院的时候都只是1千多人,不多的,跟着他的意思是这么快派完了,为什么是一半人有、一半人没有呢﹖”

张小姐表示,确诊之前每月收入约1万3千港元,出院后公司要求她休息到6月才能上班,计及出院后14天病假,即有半个月放无薪假。她又表示,每月缴付5,000元唐楼单位租金,因染病后收入大跌,坦言感到经济负担沉重,希望政府为康复者设立经济援助金支援他们,也希望有关部门可以提供心理辅导及社工协助。

康复者指检测“复阳”要“过五关斩六将”

另一名化名黄小姐的新冠肺炎康复者在记者会上表示,她3月底从海外回港后确诊,直至4月底康复出院。她认为新冠肺炎康复最大的问题是“时阴时阳”而且后遗症未明,而且服用蛋白酶抑制剂、利巴韦林等药物可能影响肝功能。

黄小姐表示,岀院后对“复阳”感忧虑,曾多次致电查询,希望当局可为康复者提供病毒测试,但多次致电卫生署及医管局后,只获回覆必须由医生转介,才可接受测试,形容要“过五关斩六将”。

黄小姐又表示,从新闻报道才得知香港政府为康复者提供“中医门诊特别诊疗服务”,但政府从来没有主动向康复者讲解,目前只有大埔一间中医诊所提供预约服务,担心相关服务未能应付需求。她又批评,有部份康复者的经济出现困难,但政府的资助却未能为他们提供适切的援助。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