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8 2020年12月4日 星期五

中国大陆法律学者向香港支联会开炮,六四烛光终将熄灭?


2019年4月4日“支联会”将“铭记八九六四”道具放在香港中联办门前。(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在香港立法会民主派议员集体辞职之后,北京当局打压香港泛民组织的势头看上去没有停歇的势头,又一家支持民主的香港组织成为中国大陆攻击的对象。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周二(11月17日)对北京学者田飞龙威胁支联会和港人的言论作出回应。支联会坚定表示,不会放弃自己的政治立场,包括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香港工党创始人李卓人2019年4月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香港工党创始人李卓人2019年4月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周二向媒体表示,大陆学者田飞龙对支联会提出的指控和威胁无非是向港人亮出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红线”,无非是再次向香港展示中共惯用的“恐惧手法”而已。李卓人表示,支联会将继续推动中国民主,支联会“完全无罪,定会继续坚持”。

田飞龙是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兼中国全国港澳研究理事会理事。他周一在香港商报上发表文章,对支联会发出严厉的指责和警告。文章说,支联会不属于所谓的“港独”组织,但属于政治颠覆性组织,是一个以“爱国民主”名义、以香港为基地,勾结外部势力的“颜色革命组织”。

他还表示,支联会涉嫌违反本地法令和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应该启动并穷尽本地法律资源加以检控和惩治。如果本地法律无法惩治,则可启动国安法程序。

田飞龙还声称,支联会涉嫌触犯香港刑事罪行条例、公安条例和社团条例,保安局局长可以禁止支联会运作。

田飞龙说,支联会是西方颜色革命和民主全球化议程的一部分,长期得到中国海外民运组织及外部反华势力的资助和支持。

但是,法学界对田飞龙所说的颜色革命和颠覆罪并部认同。据法广报道,港大法学家傅华伶指出,田飞龙所指控支联会的颠覆罪不能成立。

他指出,颠覆国家罪必须有使用“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须建基于非法集结、非法游行等另一个犯罪基础之上。傅华伶还指出,“颜色革命”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或罪名,它可能包括合法行为、非法或暴力行为,只有非法、暴力的“颜色革命”行为,才可能构成颠覆国家罪。

据港媒报道,李卓人表示,支联会将继续坚持建设民主中国和“五大纲领”,重申将会继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

支联会的五大纲领是: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中国全国港澳研究理事会是国务院港澳办公室下属的智囊机构。它的观点往往就代表着港澳办公室的想法。因此,观察人士指出,支联会很有可能会成为中共和港府针对的下一个目标。

支联会成立于1989年5月21日,也就是北京发生六四民主运动期间,目的是支援爱国民主运动。

六四事件发生以后,支联会每年在这一天都组织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数十年来坚持不懈,为全世界同情和支持六四民主运动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精神寄托,深受世界各国的华人的尊敬。

香港国安法6月30日生效后,纪念六四活动的合法性遭到质疑。中共港澳办通过田飞龙发出的声音是否暗示,支联会也可能会成为非法组织而受到镇压,六四晚会是否还能继续存在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香港支联会组织的维多利亚公园烛光集会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香港支联会组织的维多利亚公园烛光集会纪念八九六四28周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