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2 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

香港选委会选举只4380人投票 外界不满花逾14小时龟速点票


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9月19日完成投票,但是点票程序一再延误,至9月20日凌晨仍未公布任何界别的点票结果,多名候选人及团队成员在台下拍照留念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的首场选举,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星期日举行,有需要投票选出选委的界别只有13个,由412名候人竞逐364席,平均1.13人角逐一个选委席位,几乎是等额选举,有权投票的选民只有4,889人,当中4,380人投票,投票率接近9成。

不过,整个点票过程一再延误,花超过14小时才完成13个界别的点票,引起外界不满。选管会主席冯骅承认,点票时间远超合理预期,点票程序时不够灵活、欠弹性,对此感到非常抱歉。社民连成员游行抗议小圈子选委会选举,形容是民主的大倒退,也是对香港市民的侮辱。

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星期日(9月19日)完成投票,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的首场选举,选委会席位由上届的1,200席增加300席至1,500席,但是选民人数由上届的接近25万人,大幅减少97%至只有7,900名登记选民,大部份是团体票,而且多个界别的选委已经自动当选。

香港选管会主席冯骅(前排右二)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左二)9月19日晚在会展点票中心,监督选委会选举首个投票箱的开票过程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选管会主席冯骅(前排右二)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左二)9月19日晚在会展点票中心,监督选委会选举首个投票箱的开票过程 (美国之音/汤惠芸)

平均1.13人角逐一个选委席位几近等额选举

据选举事务处公布的数据,选委会全部40个界别分组,当中4个界别是当然选委或经提名产生,涉及481名选委不需要经过投票选举产生;36个界别的部分选委需经选举投票产生,但是接近3分之二,即是23个界别的603名选委,已经在无竞争下自动当选。

需要在星期日投票选举的13个选委界别,由412名候人竞逐364席,平均1.13人角逐一个选委席位,几乎是等额选举,涉及的界别包括教育界、法律界、社会福利界、医学及卫生服务界等,以往由民主派占优势的专业选委界别,今届只有社福界两名参选人,新思维的狄志远以及独立的周贤明,被称为“非建制派”候选人。

有需要在星期日投票的选民只有4,889人,主要是团体票,全香港设有5个投票站,平均每个投票站投票人数不够1千人,投票时间由早上9时开始,至傍晚6时结束,为时9小时。

香港选委会选举界别分组选举9月19日早上九时开始投票,湾仔会展投票站外有选民排队轮候成为首批投票的选民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选委会选举界别分组选举9月19日早上九时开始投票,湾仔会展投票站外有选民排队轮候成为首批投票的选民 (美国之音/汤惠芸)

投票率达9成 教育界选民冀继续有自由

据选举管理委员会公布,多个票站出现投票的人龙,约4,380名合资格选民投票,投票率达9成,其中3个分组界别,包括法律界、科技创新界,以及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有100%的投票率。

今年首次在选委会选举投票,代表一个教育机构在教育界选委界别投票的选民李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抱平常心参与今次选委会选举,希望当选的教育界选委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争取业界的自由以及学校的自主。

李先生说:“我都希望他们(当选的教育界选委)为到教育界,是争取在这个环境里面,是继续有自由,以及学校的自主。”

记者问及,今届选委会的职能有所增加,由以往只是提名特首候选人及选出特首,增加提名立法会选举候选人,以及选出其中40席立法会议员的新职能,但是新的选委会选举选民人数大幅减少,教育界选民由以往的个人票为主,改为以团体票为主,对这个新选举制度有何看法﹖

李先生回应表示,既然情况是这样,唯有尽力去找合适的人选代表教育界。

李先生说:“我想同一般的情况,即是很多舆论都有不同看法,不过,我想既然情况是要这样,我们都尽力去找到一些合适的人,去代表这个(教育)界别。”

社民连成员曾健成手持道具”铁牢笼”,贴上被当局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的47名民主派初选人士海报,抗议当局囚禁民意代表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成员曾健成手持道具”铁牢笼”,贴上被当局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的47名民主派初选人士海报,抗议当局囚禁民意代表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抗议小圈子选举要求真普选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另外3名成员星期日早上,游行到湾仔会议展览中心的选委会选举投票站附近,抗议小圈子选委会选举,他们高呼要求“我要真普选;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输家变赢家、荒谬绝伦;小圈叫改善、指鹿为马”等抗议口号。

陈宝莹表示,绝大部份的香港市民都无权在星期日的选委会选举投票,而得到市民支持的47名民主派初选人士,包括多名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被当局以国安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30多人被还柙不准保释超过半年,陈宝莹表示,他们带着一个牢笼道具游行,讽刺当局将民意代表囚禁。

陈宝莹说:“包括一些很多市民支持的朋友,现在就在监狱里面,47个人是被控、因为参加(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反而是被控这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所以我们认为真正有民意的人,在今日(选委会选举)是无可能被选,亦都无可能去参选,所以我们今日(9月19日)除了去表达不满之外,我们都带了一个‘牢笼’,有47(的标语)意思就是说,真正有民意授权,有民意代表的朋友,在监狱里面,那些名不见经传、不知道是什么人,今天就做一个候选人,是否有资格代表我们香港人投票,这个是非常之不满的。”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形容选委会选举是民主的大倒退,也是对香港市民的侮辱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形容选委会选举是民主的大倒退,也是对香港市民的侮辱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选委会选举是一场小圈子选举,她形容是民主的大倒退,也是对香港市民的侮辱。

陈宝莹说:“很明显是一个(民主)大倒退,所以我想根本上今日的(选委会选举)投票日,本来应该很重要的,但是我想香港人都不会有兴趣去参与,因为明知系一场戏,其实亦都系对于香港的市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侮辱。”

社民连4名成员9月19日早上游行再湾仔会展选委会选举投票站附近,抗议当局搞小圈子选举,沿途大批警员在场戒备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4名成员9月19日早上游行再湾仔会展选委会选举投票站附近,抗议当局搞小圈子选举,沿途大批警员在场戒备 (美国之音/汤惠芸)

“龟速点票”过程一再延误引各界不满

负责各项选举的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在选前接受《紫荆》杂志访问表示,选委会选举的点票在会展中央点票站进行,当局委托承办商更新及提升一套核实选票及自动点票系统,使用光学标记阅读系统自动点票。

不过,在实际运作上,整个选委会选举的点票过程一再延误,投票时间星期日晚上6时结束后,至晚上9时才开启首个票箱,比原定时间延误1小时,之后有票箱陆续运到会展点票中心,有票站的报表核实工作发现很多不相符,以致点票要多次停顿,到星期一(9月20日)凌晨约3时才公布首个界别分组的结果。

整体点票合共花了超过14小时,才完成13个界别的点票,这种“龟速点票”引起各界不满。工联会麦美娟以及部分候选人,趁冯骅见记者解释点票延误等问题时上前质问,声称已经等了十多小时,有人大声抗议。

选管会主席冯骅承认,点票时间远超合理预期,部份负责点票的工作人员处理程序时不够灵活、欠弹性,期间亦遇到自动点票机“卡纸”等问题,冯骅表示,工作人员有问题时没有即时寻求协助,他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民建联指点票过程不合理长时间不能接受

民建联的姚铭批评点票迟缓,认为当局除了完善选举制度,亦要完善点票制度。该党主席李慧琼星期一回应传媒提问表示,整个点票过程需要一个不合理的长时间,是不能够接受的。

李慧琼说:“简单而言,我们(民建联)认为整个的点票过程,需要这么长时间、一个不合理的长时间,是不能接受的,我们敦促选管会认真检讨,因为接下来的立法会选举,那个投票人数是会远远比现在多的,如果没有认真检讨,恐怕立法会选举又会引伸另一次的混乱。我们民建联会一如既往,我们稍后会收集我们在现场(点票中心)里面见到的、不同程序那个问题,然后约见选管会反映。”

学者形容比小圈子更细的“小粒子选举”

选举结果显示,只有狄志远一名被认为是“非建制派”的候选人,当选社福界选委,该界别亦是今届竞争最激烈的界别。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形容今次的选委会选举是“有香港特色的民主选举”,他认为其实不是民主,更是开倒车,他形容是比“小圈子”更细微的“小粒子选举”。

陈家洛说:“但是现在似乎不单是‘开倒车’,还要是贯以一个‘香港特色’之名的一个制度。我觉得昨天晚上(9月19日))见到的(选委会选举),同民主可以说是完全沾不上边,即是触不到的。如果个别官员有它自说自话,它也有它自说自话的理由,即是不能够‘欺人’也可以‘自欺’,‘自己呃(骗)自己’。但是这个问题始终客观的道理上,你说代表性、你说民主的程序,一些原则标准,我完全无法去接受、认同。这个真的是一个民主的过程产生出来的结果,反而是一个由头到尾是充满着很多的操控、调整、调节、协调、协商出来的结果,这么多个界别里面,大部份是自动当选的;这么多个界别里面,都有当然的议席,能够有选举的,其实选民基数又少了(超过24万人)这么多,我相信如果上届我们说是‘小圈子选举’,今次是‘小粒子选举’,比圈更小的一次所谓选举,其实是一个经操控底下,协调出来的结果多于一切。”

陈家洛指更应关注仍有几百选民不投票

对于当局形容今届选委会选举达到9成投票率,是投票率高企,陈家洛表示,整体有权投票的选民只有不足4,900人,他认为应该反过来问,为何当局“出尽九牛二虎之力”,催谷投票率,仍然有几百名选民不出来投票﹖

陈家洛说:“说投票率高企其实是自欺欺人,倒不如我们问为什么‘九牛二虎之力’都不能够动员到100%的投票率,还有个别的人士或者团体是缺席,这个反而是值得我们更加去关注。但是政权或者是现在北京似乎对这些问题不闻不问的了,它们当是可以接受了、满意了,然后就作为接下来的12月的立法会选举,和明年(3月)的行政长官选举的前哨战这样去看。所以这个投票率本身其实是可以拿出来作为一个话题去说。不过,我想一般完全对这个选举不感兴趣、不觉得这个选举跟它们有关系的香港市民来说,其实我想是知道的,也都‘心中有数’,这个投票率并不代表任何东西。”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天晚上回应选委会选举接近9成投票率表示,反映各界别分组成员对新选举制度的支持。

林郑月娥星期天早上巡视湾仔会展票站时表示,今场选举和投票很重要,她认为投票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符合均衡参与和具广泛代表性的原则,她又表示,完成选委会、立法会和明年3月的特首换届选举后,香港会进入新时代。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