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5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逐鹿不丹 中国试图巩固在喜马拉雅争议地区的优势地位


不丹地理位置

中国在与不丹边界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喜马拉雅高原附近迅速兴建基础设施,三年前印度和中国军队曾在这里陷入僵持局面。中国还对不丹一个野生动植物园区提出的新的领土主张,再度引发外界关注北京正在推进它在喜马拉雅山脉的疆界。

美国卫星运营商马萨尔科技(Maxar Technologies)制作的卫星图像显示,洞朗高原(Doklam Plateau)附近出现了建筑设施。中国和不丹都宣称拥有洞朗高原的主权,这里也对印度具有战略意义。

马萨尔科技的声明表示:“显然,今年在整个托尔萨河(Torsa River)河谷地区持出现了大量的建筑活动,正在进行大量的道路建设/建筑活动,并且,在洞朗地区附近的中国境内也正在建造新的军事掩体。”

兴建工程包括一个新村庄,一些研究过卫星图像的分析家说,新村庄位于不丹宣称的领土内。但是,不丹和中国都对此事进行否认。

不丹驻印度大使维纳姆加尔(Vetsop Namgyel)表示:“卫星图像中显示新的中国村庄是在中国领土内,而非不丹境内。”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仍然认为,该设施的建造会帮助中国强化其在此争议地区的地位。

新德里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的外交政策分析师马诺伊·乔西(Manoj Joshi)表示:“查看这些活动就知道,中国正在他们声称的地区,也就是洞朗地区巩固自己的地位。他们在根本难以持续下去的森林地区建造道路、村庄。通过这样做,他们正在当地制造既成事实。这跟他们在南中国海等各地的所作所为相同。”

印度因为反对中国在不丹一侧修建公路的行为,导致了他们在2017年与中国军队之间两个半个月的紧张对峙。在北京同意维持该地区现状后双方分别撤退。

新德里曾经代表不丹进行干预,以阻止中国控制该高原,因为这个高原居高临下,俯瞰着一块连接印度与东北部各邦的狭窄土地。

乔希表示:“洞朗并不是当时印度许多人所声称的胜利。” 乔希认为,中国对喜马拉雅山脉的进逼,是其试图在南亚取得主导地位的更大战略的一部分。

除了洞朗之外,印度和不丹还关注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出人意料地宣称拥有不丹野生动植物保护区的广阔土地。

今年夏天,当不丹向美国全球环境基金申请款项以资助萨克滕野生动物保护区(Sakteng Wildlife Sanctuary) 时,中国代表以该地区是有争议领土为由,提出反对意见。此举着实让不丹猝不及防。

不丹否驳斥中国的这个主张,但同时也中国此举感到震惊,因为两国先前就有争议领土进行谈判时,从未讨论过这个地区。

不丹历史学家卡尔马·蓬乔(Karma Phuntsho)说:“根据我们所有的记载,萨克滕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领土。

这个被中国宣称的领土范围比起其他任一争议地区都还要大。自1986年起,两国针对领土疆界议题进行了24轮的谈判。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这个举动是在加码试图扩大与印度之间领土争议上的优势。萨克滕保护区与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相连,然而,阿鲁纳恰尔邦却被北京声称是藏南地区的一部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不丹分析人士表示,针对萨克滕问题的提出,可能是对不丹施加压力的策略。而不丹因尊重印度对中国问题的敏感性,目前为止也尚未在洞朗议题上对北京让步。

他说:“所有中国官方地图也都显示萨克滕是不丹的一部分。” 传统上,不丹一直是印度的亲密盟友。

然而,对于这个75万人口,仍然与世界保持着隔离的小国而言,印度和中国之间的竞争正在引发不丹新的担忧。

不丹历史学家蓬乔说:“不丹必须要对这些地缘政治的游戏保持警惕并且步步为营,我们正担心会被卷入我们这个区域之间的紧张局势,而我们对他们的战略部署保持警觉。”

中印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处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时期,双方都卷入了印度东部喜马拉雅山另一侧的紧张军事对峙。由于边界争议纠纷,两国都在冰冷的山峰上部属了成千上万的士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