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印度制造”或致军备不足,印度与中国军力竞争被掣肘?


印度总理莫迪2016年10月16日在印度果阿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上同各成员国领导握手。美联社资料照。
印度总理莫迪2016年10月16日在印度果阿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上同各成员国领导握手。美联社资料照。

印度总理莫迪推动防卫系统国产化的项目近日被批评导致印度武器短缺,无法充分威慑中国。但有国防专家表示,中印两国短期内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放弃“印度制造”是短视的决定,因为该政策有助于在长期范围内夯实国内国防工业基础,甚至与中国争夺武器出口市场。专家也呼吁印度政府加强激励私营部门投入国防产业,同时探索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以色列等国扩展国防技术合作的方式。

彭博社9月8日引述印度官员消息称,印度的陆海空三军无法进口某些重要武器系统来替代陈旧的装备。这可能使印度到2026年严重短缺直升机,到2030年将短缺数百架战斗机。

“我不担心近期的短缺,挑战更多在于建立必要的研发、制造、技术的基础设施,以实现印度国防工业自力更生的自然目标。”印度智库观察者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执行董事德鲁瓦·贾伊尚卡尔(Dhruva Jaishankar)对美国之音说:“国防本土化制造的目标在大多数国家都很普遍,但问题在于印度能否在长期内激励必要的投资。”

中印会否落入修昔底德陷阱?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都将参加本周五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外界普遍预计这将成为自2020年中印两国军队发生血腥暴力冲突以来,莫迪与习近平的首次会面。

经过两年的边境冲突导致外交关系紧张之后,印度和中国军队上周开始在喜马拉雅山西部的戈格拉-温泉(Gogra-Hotsprings)边境地区脱离接触。印度外长苏杰生周三表示,两国部队已经完成脱离接触。

斯德哥尔摩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南亚和印度太平洋事务中心主任潘杰根(Jagannath Panda)9月12日在《外交家》(The Diplomat)发文指出,中印两国或将难逃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第四次台海危机就可能在喜马拉雅山引发有限的中印战争,尤其因为这是中国军事入侵战术的预期结果。

“印度显然面临着复杂的中国困境—它跨越了长期的相互不信任与经济区域合作的真正必要性(加上可行性),与亚洲脆弱、爆炸性的安全格局相一致,这些都表明这种事件是不可避免的。” 他写道。

然而,前印度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成员、退役陆军参谋部副部长兼克什米尔军团司令苏布拉塔·萨哈(Subrata Saha)告诉美国之音,中印短期内战争不会爆发,这既不符合印度的利益,也有违中国的利益,

“现在中国与台湾的东部战线也已经启动,另一侧的形势很脆弱和紧张。我愿意相信,中国很清楚有两条战线这意味着什么,以及在南中国海等海域保持如此好战的姿态意味着什么。综合考虑全局,我不认为,战争局势迫在眉睫。”

伦敦国王学院的国际关系高级讲师、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RUSI)副研究员沃尔特·拉德维格(Walter C. Ladwig III)也对美国之音指出,外界可以从印度对中国的防御准备上看出印度政府正在考虑的时间框架,“印度政府不会在预计自己面临严重近期威胁的时候,颁布并实施对这一(国防)范围内子系统的进口禁令。”

他指出,也有评估认为即使发生最坏的情况,中国在中印边境的野心也是有限的,或者由于地理和海拔等因素限制,任何暴力事件的爆发都将限制在当地,印度有足够的资产来保护自己。“所以,在更严重的挑战出现之前,印度要建立起本土国防生产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在军备水平的对比上,印度智库观察者研究基金会关注科技和国家安全的高级研究员萨米尔·帕蒂尔(Sameer Patil)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目前对印度构成最显著的威胁,中国军队显然在战斗机或坦克、舰船、核武库的数量上占据优势。

但他指出,印度在某些武器的质量上胜过一筹,比如印度从法国购买的“阵风”(Rafale)战斗机就强于中国和巴基斯坦联合生产的“枭龙”(JF-17)战斗机。与此同时,印度也在努力进行国防现代化,并将武器来源多样化,确保不让某个国家在其国防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

帕蒂尔说,在长期应对中国军事挑战方面,印度制造计划有其成就,“印度制造计划只有大约七年的历史, 要升级其国防工业基础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但在过去的七年里,印度武器进口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设备来自国内国防工业。而且,印度国防出口的份额也在上升。”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印度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武器进口国,但在2017-21年期间在全球武器进口份额中的占比为11%,比起2012-16年期间下降了21%,在全球武器出口中的份额也从0.1%上升到0.2%。

一架印度战机飞行在中印边境两国军队发生冲突的地区上空。(2020年6月23日)
一架印度战机飞行在中印边境两国军队发生冲突的地区上空。(2020年6月23日)

印度国防本土化功过是非

印度政府2014起实施的“印度制造”政策要求在本国制造从手机到战斗机等产品,以创造就业机会并减少外汇外流。印度国防部在2020-2022年间三次出台及扩大“本土优先”国防产品清单。

按照莫迪的计划,印度国防装备要求30%至60%的自制组件。但印度如今仍然无法在本国生产足够多的优质武器来满足国防需求。

彭博社的报道称,印度尚不能生产诸如柴油动力潜艇和双引擎战斗机等复杂平台。印度空军到2030年可能剩下不到30个战斗机中队,远低于军方认为充分保护边境所需的42个中队;海军的潜艇舰队也仍然依赖四十年前购买的数量有限的重型鱼雷。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公共事务学院的助理教授、曾在印度导弹研发机构从事国防科研的加根南斯·桑卡兰(Jaganath Sankaran)告诉美国之音,武器短缺的可能性是一个长期问题,印度主计审计长公署(CAG)几年前就这个问题发表过一份报告。

“在最近的辩论中,我没有看到明确的证据表明现在发生的短缺是‘印度制造’倡议的直接结果。”他说。

据美国媒体防务新闻(Ddefense News)9月14日报道,印度咨询公司Insighteon Consulting的报告显示,“印度制造”计划在过去五年帮助国防部节省了大笔资金,燃气涡轮发动机的本地生产将有助于在 20 年内节省 378 亿美元。

桑卡兰认为,印度生产本土武器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这些长期利益必须与短期国家安全需求相平衡。

“我认为印度对中国构成的威胁有足够的了解,可以激发合理的努力,在有争议的边界进行备战。”他说,“对印度来说,在2000 年代初以前,各种高科技武器系统(导弹、核技术等)都被禁运。所以,本土化的努力对于获得这些技术至关重要,放弃本土化将是短视的。”

拉德维格也指出,印度战斗机中队数量减少、无法达成采购 126 架中型多用途战斗机的交易、常规潜艇舰队的规模、现代海底平台的招标延迟等等,这些都是几十年来存在的问题。

他说:“暗示印度军队仅仅因为‘自力更生’(Aatmanirbhar Bharat)倡议就突然面临战备挑战是错误的。 积极本土化的清单涵盖了一系列项目,清单上有些物品比如鱼雷是一个问题。但如果国内工业无法及时供应特定物品或者部队安全面临风险,则可以实行豁免、允许进口。”

印度国防工业多年来面临研发困难、经费不足、采购过程漫长等多重挑战。拉德维格分析说,印度制造业普遍处于低迷状态。与国际标准相比,可用的熟练劳动力的数量和生产力存在问题,国防领域的低水平研发投资加剧了这种情况。

此外,印度的国有军工企业长期以来主要从事许可生产(licensed production),他们使用国外制造的部件组装坦克或战斗机,尽管已有数十年的经验,但并不一定能成功向价值链上游移动(move up the value chain)。

“印度国防工业的大部分由国有企业组成,能力良莠不齐。比如在导弹方面,印度本土开发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但在其他领域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达成世界一流的产出。”他说。

印度经济学者沙马(Mihir Sharma)8月29日投书《华盛顿邮报》指出,在短期内,本土化以牺牲质量为代价来交换可负担性和自主权。印度政府与私营部门的不良关系,是武器生产本土化的最大障碍之一。

拉德维格对此表示,私企虽然可能更灵活并具有创新力,但尚不清楚会在国防领域获得多少机会,以及能以多快的速度开发主要系统。尽管莫迪政府比其前任更倾向于私营部门并且提供激励措施,但私企直到近年才被允许和鼓励参与国防领域,无法与几十年来用于发展公营国防企业的公共资金相提并论。

资料照片:2020年6月的中印边境冲突后,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印度商人焚烧中国商品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海报。(2020年6月22日)
资料照片:2020年6月的中印边境冲突后,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印度商人焚烧中国商品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海报。(2020年6月22日)

在2022-2023财年的财政预算中,莫迪政府将国防资本采购开支68%的份额预留给了本土军事工业。

萨哈(Subrata Saha)强调,印度面临来自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多重地缘利益挑战,无法通过依赖进口来满足此类安全期望,国防部门向自力更生(self-reliance)的关键过渡期是必不可少的。

他说:“至于最终目标,我们应该能够在未来几十年内将这一比例提高到至少 80% 到 90%。由于安全挑战,印度不得不保持坚实的武装力量。”

9月14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与印度防长拉杰纳特‧辛格(Rajnath Singh)通话,讨论了东亚、印度洋等地区的安全挑战,强调两国致力于加强国防技术和工业合作,以支持印度崛起为工业领导者和地区安全提供者。

密西西比州立大学政治学和公共管理系副教授瓦萨吉特·班纳吉(Vasabjit Banerjee)对美国之音表示,印度需要系统性加强与伙伴国家的国防技术合作。中国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后经历了类似的武器自制历程,而印度会以更加光明正大、尊重知识产权的方式迎头赶上,不仅致力于满足自身防卫需求,还要与中国竞争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国家(Global South)的武器市场。

“如果印度没有本土的武器制造系统,就不可能成为大国。” 班纳吉说,“印度遵循着三管齐下的战略: 正在将武器系统本土化,正在从美国和法国出口高科技武器,而且肯定会坚持和俄罗斯合作满足一些核心国防需求,比如战斗机或潜艇等等。我认为印度会可能靠着这种混合战略,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实现目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