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6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印尼于南中国海动作频频 分析: 难抗中国“切香肠”战术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印尼近期在南中国海动作不断,先前已和越南达成专属经济区边界谈判,及批准开发天然气资源,之后还可能二次拍卖此海域中东南亚规模最大的未开采气田。

专家对此分析,印尼的油气开发计画旨在应对中国的“九段线”主张,然而有鉴于“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仍卡关,此海域的主权争议短期恐无解,北京更可能以渐进的“切香肠战术”达成其侵略目的。

印尼媒体《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上周五(1月27日)报道,印尼廖内群岛(Riau Islands)地方首长安萨尔(Ansar Ahmad)建议雅加达政府为纳土纳群岛(Natuna Island)设立一个自治省,因这个群岛“需要更强大的中央政府代表;通过设立一个新的省份,纳土纳将加强警察和军队的存在。”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印尼政府是否将接受安萨尔的这项提议,不过,观察人士忧心,若雅加达政府最终依此修改法律,让纳土纳群岛成为印尼新的自治省份,恐将引发来自北京的反弹声浪,扩大南中国海的紧张情势。

纳土纳群岛将成新自治省?

印尼伊斯兰教大学(UII)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Muhammad Zulfikar Rakhmat) 告诉美国之音:“我不确定纳土纳是否会在近期成为一个自治省份,但无论如何,如果此举成真,我认为肯定会激起中国的愤怒,因为多年来中国一直相当坚定地保护其在南中国海的利益,如果印尼采取这项行动,这将导致北京不满。”

2017年,雅加达政府将位于南中国海、印尼廖内省内的纳土纳群岛的北部专属经济区,重新命名为北纳土纳海(North Natuna Sea),引发北京反对,原因是中国依据其在南中国海的“九段线”主张,认为其海权与印尼纳土纳海域部分重叠,即便位于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于2016年已裁决,中国根据“九段线”范围的历史权利的说法并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南中国海蕴藏丰富天然资源,也是国际重要航道。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几乎所有海域拥有主权,但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台湾、文莱及印尼也是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使得这片海域近年来争议不断。

不过,印尼近期除了有官员提议为纳土纳群岛设新自治省,政府还打算开采附近的油气田,使南中国海争端再掀波澜。

印尼拟二次拍卖气田 制衡中国九段线主张?

能源网站《能源之声》(Energy Voice)上月报道,印尼政府正研究二次拍卖位于纳土纳海中东纳土纳区块(East Natuna Block)的巨型天然气田,并有可能在下次拍卖中将此气田分成三块小区域。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新闻(Sputnik)资料,该气田储量逾200万亿立方公尺,是东南亚规模最大未开采天然气田,但其超过70%的二氧化碳含量,也增加勘探开发的难度。

尽管印尼官方尚未确认二次拍卖时间,然而《亚洲时报》(Asia Times)上周一就此分析,雅加达政府之后计划将先前称为“纳土纳D -阿尔法”(Natuna D- Alpha)的东纳土纳区块天然气田,分成三块小区域进行二次拍卖的举措,从表面上来看仅是一项新能源采集技术的经济提议,但深究其原因,可能旨在抵制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九段线”主张。

亚洲时报指出,东纳土纳区块北端位于另一油气田区“金枪鱼区块”(Tuna Block)以南75公里处。路透社稍早报道,中国5901号海警船自去年12月30日以来持续在北纳土纳海航行,特别是在“金枪鱼区块”气田和越南“翠鸟”(Chim Sao)油气田附近。北京一直以来声称“金枪鱼区块”位于其“九段线”范围内。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 (照片提供: 雷扎亚)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 (照片提供: 雷扎亚)

印尼巴查查兰大学(Padjadjar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雷扎亚(Teuku Rezasyah)对此分析,虽然雅加达并未证实油田开发计画是为遏止北京的海上扩张行为,但此举显示,印尼政府的确是在为“最坏情况作准备”,以应对中国在未来可能出现的侵略行径,避免纳土纳群岛受其干扰。

雷扎亚告诉美国之音:“印尼政府在官方层面并未证实《亚洲时报》这样的说法,因为它对挑战中国非常敏感。 但与此同时,印尼政府、人民及国际社会都意识到,中国宣布的‘九段线’(主张)是违反国际法的。印尼政策制定者认为,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我认为在中国进一步采取不可预测的计划或项目,导致在此与印尼利益发生冲突之前,这对印尼来说越早越好。”

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研究教授、印尼伊斯兰教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 (照片提供: 赫马特)
韩国釜山外国语大学研究教授、印尼伊斯兰教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赫马特 (照片提供: 赫马特)

伊斯兰教大学的赫马特也同意亚洲时报的观点,认为雅加达意图透过加强政府治理来管控与中国在纳土纳群岛的冲突,他说:“我确实相信,此举是抵制中国在南中国海日益强硬举措的其中一项计画。不仅是学者,一些分析家和政策制定者也一直在试图表达这种想法,即结束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冲突的方法之一,是通过更多的治理,或是加强在纳土纳的存在。所以我认为近期举措是其中一项(制止中国)的政策。”

COC仍卡关 专家:法律约束力、解决争端机制待厘清

虽然印尼再次拍卖东纳土纳区块气田时间未定,但近期在南中国海可说是动作频频,像是稍早已批准开发金枪鱼区块天然气场,去年12月则宣布与越南完成超过12年的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EEZ)划界谈判。

《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上周五刊登印度前国家安全副顾问普拉德汉(S.D.Pradhan)对此分析,由于印越两国均未就经济区划界与中国磋商,显示这是“对中国 ‘九段线’主张的共同拒绝”,并可能进一步鼓励“其他国家在不与中国协商的情况下确认他们的海上边界”。普拉德汉说,像是菲律宾之后有可能会同意与越南达成单独协议,这将使得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涉入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的东盟国家,形成统一战线来反对中国主张。

东盟部分国家对于海上边界逐步达成共识,但中国与东盟启动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历时谈判数年仍进度缓慢。《雅加达邮报》1月底报道,在南中国海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同时,印尼作为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应借这项“外交资本”推进“南中国海行为准则”,除了利用传统的政府对政府的管道,也要采取“宁静外交”,也就是用低调、保留的方式回应北京的海上行径。

对此,在伊斯兰教大学任教的赫马特表示认同,认为印尼可藉由各种管道及2023年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角色,协同其他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进行谈判。不过,赫马特也说,“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法律约束力、以及外部监控这项准则的机制都必须建立,才有可能让其实际规范,包含中国等涉入此片具领土争端海域的国家的行为。

赫马特说:“即便各方达成协议,但有鉴于中国无疑是涉入此准则中的大国,如果中国不遵守协议,准则将无法发挥作用。因此我认为 COC (‘南中国海行为准则’)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以确保签署该协议的国家遵守规定。此外,COC也应有其解决争端机制,因为我认为即便COC很快达成磋商,还是有可能发生(主权)争议,所以需要有解决争端的机制。”

北京恐蚕食南中国海?

印尼艾哈迈德雅尼将军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尤哈尼斯 (照片提供:哈尼斯)
印尼艾哈迈德雅尼将军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尤哈尼斯 (照片提供:哈尼斯)

对于“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未来进程,印尼艾哈迈德雅尼将军大学(Jenderal Achmad Yani University)国际关系副教授尤哈尼斯(Yohanes Sulaiman)则抱持较为悲观的态度。尤哈尼斯认为,北京实际不愿接受准则限制各国诉诸武力解决南中国海冲突,因此即便其对外宣称希望加快推进“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但却是口惠而实不至,准则付诸实践恐遥遥无期。

尤哈尼斯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它(指‘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永远无法达成。我不认为中国有兴趣签署‘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因其限制中国在南中国海使用武力,这是中国不想见到的。 所以中国会一直对雅加达承诺说,我们将签署‘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但实际却不这样做。每次我们试图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达成协议,中国总是添加额外规定。我不认为他们是在真诚地谈判。这宛如是中国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

印尼万隆天主教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系讲师伊拉万·哈托诺 (照片提供: 伊拉万)
印尼万隆天主教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系讲师伊拉万·哈托诺 (照片提供: 伊拉万)

不过,即便“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卡关,导致中国和印尼两国在南中国海争议暂时未解,但印尼万隆天主教大学(Parahyangan Catholic University)国际政治经济学系讲师伊拉万·哈托诺(Irawan Hartono)研判,有鉴于中印两国紧密的经贸关系、及印尼在去年成功举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后影响力倍增的情况下,北京近期不至于在纳土纳群岛升高其军事活动。

伊拉万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经济在2022年后(成长)疲软,而从印尼的情况来看,印尼是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包含经济关系、贸易、投资、包含镍矿探勘等一带一路项目等,且近期印尼似乎在全球敌对激化的情况下成功担任G20峰会轮值主席国,这使得印尼的外交声誉从(东南亚)区域成员中提升成为全球参与者。因此整体而言,我认为印尼被视为中国的珍贵合作伙伴,这些情况表明,中国(近期)并不具备在北纳土纳海展开军事对抗的强烈动机。”

然而,艾哈迈德雅尼将军大学的尤哈尼斯认为,中国目前在纳土纳群岛或是南中国海其他区域,采取的是“切香肠战术”(Salami tactics),也就是以渐进式的蚕食鲸吞战略改变现况,因此即便此主权争议海域不致立即发生冲突,但最终北京仍可能以此方式达成其侵略目的。

尤哈尼斯说:“如果中国突然入侵纳土纳群岛并接管了它,这将引发战争,但中国是以渐进的‘切香肠’战术进行侵略,像是派军舰去骚扰人民等。不仅是雅加达,东南亚各国都试图淡化整件事情,因为悲哀的事实是没有人敢与中国作战、反对中国,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如果我们与中国的紧张局势升级,美国就会介入,这将使问题进一步升级。”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