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1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专访《水门》一书作者:丑闻的背后


专访《水门》一书作者:丑闻的背后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02 0:00

专访《水门》一书作者:丑闻的背后

尼克松政府时期的“水门丑闻”让位于华盛顿的水门大厦成为了全美乃至全世界最有名的地址之一,也让“水门”成为了“丑闻”的代名词。

事实上,发生在这栋建筑里的故事远不止水门丑闻这一件,水门大厦之于美国政治的意义也绝不仅限于此。最近出版的一本名为《水门:在美国最声名狼藉的地址里》的新书就试图通过讲述发生在水门大厦里的故事,审视水门大厦如何塑造了20世纪的美国政治。

那么以这栋建筑为窗口,我们能看到美国政治的哪一面?这些发生在过去的故事如何启发我们对于今天正在经历的事情的思考?美国之音记者不久前对这本书的作者约瑟夫·罗多达进行了专访。

平章:谢谢您罗多达先生为我们提供这个机会来聊聊您的新书《水门:在美国最声名狼藉的地址里》,这是您的第一本书是吗?

罗多达:是的,我是一个政治顾问,在里根总统的白宫里工作过,也参与了加州政治多年,这是我第一次写书。

平章:跟我们讲讲是什么启发您写一本关于水门的书呢?

罗多达:我曾经在华盛顿生活过两个时期,最近的一次是2011年到2015年,我在这里做一些政治咨询工作。当时我在很积极地寻找可以写成书或者剧本的有关华盛顿的故事,我想从一些秘密的文件、国家档案或者是机构里可能会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这会成为很好的故事。有一天我在去肯尼迪艺术中心的路上,路过水门大厦,我想,或许这里会有什么故事,于是我就开始四处搜集信息。然后我发现,尽管水门丑闻非常有名,有上百本书都以它为主题,但是却没有一本书是讲水门大厦的,其实从一开始这里就发生过很多戏剧性的事情。

平章:是的,我看到您在书里面讲了很多有关水门大厦住客的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透过所有这些戏剧性的事情,您看到了什么呢?您希望通过讲这些爆料故事,传达什么样的思想呢?

罗多达:我觉得就像大学里面有新生宿舍,水门大厦就是华盛顿的新生宿舍。同时它也是个高压锅。这里有三栋公寓楼,再加上酒店还有办公楼,很多有魅力的、有权势的、聪明的、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甚至来自很多别的国家的男男女女,住在一起,相互碰撞,很多压力还有能量在这里产生。还有很令我着迷的一点是,水门大厦经历了两个阶段,也就是水门事件发生之前和之后。在这个地方因为水门事件而变得声名狼藉之后发生了什么?你如何从一个如此重大的、不仅改变了这个国家还改变了你的住所的丑闻中得以恢复?另外还有它在美国文化中的意义。

平章:很多人认为,水门大厦是华盛顿的一个权力中心,很多有权势的人住在这里,很多交易在这里达成。但是您是否认为,这恰恰是华盛顿日渐失去美国人民信任的原因呢?我的意思是说,发生在水门大厦里的事情给了民众理由去相信华盛顿并不是为人人服务的,它只是权势人物的俱乐部或者游戏场。这些权势人物有时候甚至住在一起,很多本应该在国会山或者白宫里进行、有记录并受到公众监督的事情,事实上却是在一个酒店里秘密进行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罗多达:没错,不仅仅是在酒店,还有很多聚会和晚宴是在水门公寓里举行的。这是一个很奢华的地方,私密性也很强,有很多说客住在那里,而同一层可能就住着国会参议员或者众议员。我想这体现了华盛顿非正式的一面,一些事情就是这样办的。当然有些住客会说,不,我们只是在吃晚饭,我们没有在讨论事关国家的事情。

平章:您对此作何评价呢?您觉得这是好事儿么?

罗多达:我觉得这大概是人性吧,尤其是在华盛顿这样的地方,工作占据了一切,你从吃早饭就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所以你在家里,跟你的邻居在一起,坐在泳池边看电影,你也是在工作。

平章:所以您觉得这仅仅是一种文化而已。

罗多达:我觉得这大概是华盛顿的文化,我觉得水门大厦在过去50年里代表了华盛顿,你可以站在这里看到华盛顿随着时间而发生的变化。

平章:说到华盛顿的改变,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川普表达了对于所谓“腐败的华盛顿”的担忧。他承诺要改变华盛顿的政治风气,这在很多选民中引起了共鸣。您觉得自川普总统上任以来,华盛顿的风气或者说“游戏规则”有改变吗?

罗多达:在加州远观华盛顿,这很难说。我觉得现在新闻里的很多事情会让人们回想起水门时期,比如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这种感觉,是不是有干预司法的行为?执法部门是不是被打压?是不是存在掩盖行为?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么多年后,美国突然又兴起了对水门时期的兴趣。

平章:除了水门事件,您觉得还有什么曾经发生在水门大厦里的事情类似如今正在发生的事情?

罗多达: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发现发生在水门大厦里的丑闻是一个接一个的,并不是只有1972、1974年发生的那件事情。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有两个有趣的人物住在水门大厦里,一位是莫妮卡·莱温斯基,她因为跟克林顿总统的私情而出名。而在她楼下几层住着另一个人,叫崔亚琳,他是外国势力干预1996年总统选举这个丑闻的核心人物。当年的丑闻是怀疑中国政府采取不当行为来帮助克林顿赢得连任。崔亚林先是逃离了美国,后来又回来作证,这是一个针对民主党募款行为的调查,这个调查最终也没有结论,在经过了多年的调查之后,民主党和共和党依然无法对如何处理这件事达成共识。

平章:您觉得这就像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

罗多达:是的,历史在自我重复。如今的争论是俄罗斯是否干预了美国的大选,而在1996年、1998年,问题是中国政府是否做了一样的事情。

平章:说到丑闻,一些生活在美国之外的人,比如一些中国人,他们并不完全了解美国的政治体系,他们没有机会去学习这套体系如何运作,美国建立了怎样的制度等等。但是他们对于美国的政治丑闻却是很熟悉的。他们透过这些丑闻来审视美国的政治制度和民主,并由此得出结论,认为民主是虚伪的。您在政治领域有丰富的经历,我想知道您会对那些生活在美国之外,并且用怀疑的目光看待美国政治制度和民主的人说些什么?

罗多达:我想说,水门丑闻体现了两件事,一是美国新闻媒体的力量。正是《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揭露这件丑闻才会曝光,它们是美国所建立的用来保护民主的体系的一部分。二是,在美国政治中,钟摆总是在左右摆动的。如果一个政党上去了,但是滥用了权力,那么选民就会把他们的权力收回,交给另一个党。在水门丑闻发生后,共和党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恢复元气,这花了很长的时间,一直到80年代,通过里根,共和党才得以恢复,政治钟摆才终于摆了回来。

平章:好的,谢谢您罗多达先生,非常感谢。

罗多达:很高兴接受采访。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