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5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呼吁修改缉毒法:活动人士国会山吸大麻


历时几十年的大麻合法化之战在2017年仍然前景不明。多数美国人都认为,美国的缉毒政策需要更新,奥巴马政府拒绝用联邦纳税人的钱来执行这项政策。然而,新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一直高调反对大麻合法化。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一家休闲大麻馆(资料照)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一家休闲大麻馆(资料照)

星期一,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示威者在美国国会山点起了烟。他们知道自己会被逮捕,因为联邦法律禁止大麻。不过,示威者追求的绝不仅仅是亢奋。

“我有个九岁的女儿,患有癫痫,” 道恩·李-卡蒂说。她使用大麻二酚(CBD)为女儿治病。

四氢大麻酚(THC)是大麻中让吸食者亢奋的活性成分。大麻二酚(CBD)是另一种成分,不会引起亢奋,不过如果提取出来,有可能制止癫痫发作。

李-卡蒂说:“她大概六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出现癫痫发作。”

她带女儿去看神经科医师。得到的处方是:大量的阿片剂。

她说:“等我们到家的时候,女儿对着镜子要把眼睛挖出来。她说自己长得太丑,不想看到自己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她必须做出重大决定。

她说:“女儿的癫痫发作停不下来,这时候,不是做脑手术,就是吃一种可能会引起她强烈反应的药。这两种都是我不想做的赌博。”

今天,多数州在某种程度上允许使用大麻。有几个州,也包括首都华盛顿,把休闲用大麻合法化。

李-卡蒂飞到其中一个州,为家中的女儿购买CBD油,这要冒被捕的风险。携带毒品跨越州境是一项联邦罪。

美国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希望维持这样的法律。

他说:“我们需要让在华盛顿管事的成年人说,大麻不是那种应该合法化的东西。”

不过,李-卡蒂还是冒险开始让女儿佐伊服用CBD。

她说:“第二天早晨,平时那种发作性癫痫发作没有出现,渐渐地,癫痫发作次数开始减少,不断减少。”

这种药物对其他癫痫患者可能也有好处。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陈海医生(译音,Dr. Hai Chen)说:“就CBD而言,它可以降低细胞兴奋性。”

服用了CBD的佐伊·卡蒂说:“我现在在学校做功课。我没有因为CBD变得疯疯癫癫的。没问题。它没有疯疯癫癫的东西,没有让我感觉发疯。我还是挺聪明好学的。”

虽然反对大麻合法化的人士承认大麻可能有一些医疗效果,但一些人在药用和休闲用之间划清了界限。智对大麻(Smart Approaches to Marijuana)组织的凯文·萨贝特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我们需要把抽大麻和使用CBD油和其它大麻的药用成分区隔开开来。鼓动大麻合法化的人想把二者混在一起,博取同情,因为我们都关心癫痫患者,可是很多时候,为合法化游说的人是把药用大麻当成掩护,推动休闲用大麻。”

今年2月,一组来自两党的议员宣布成立“国会大麻连线”(Congressional Cannabis Caucus),研讨政策改革。

连线成员、来自加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达纳·罗拉巴克说:“我们要对我国对大麻的态度做出重大改变。”

但是反对者对此持怀疑态度。反对大麻合法化公民 (Citizens Against Legalizing Marijuana)组织的斯科特·齐普曼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支持大麻的领导层和使用者会声称,大麻好的不得了,包治百病,所以我们索性把大麻灌注到空调系统里吧,因为大麻多好啊。”

两项新的民调显示,60%的美国成年人相信,应该让休闲用大麻合法化,大约90%的人认为,应该允许医生开大麻类的处方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