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6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口罩”揭示美国抗疫中的强与弱


纽约蒙特菲尔医院系统(Montefiore Hospital)的医护人员 万延海提供

美国政府对医用口罩的严格管制和重灾区医护人员口罩奇缺的矛盾;欧美地区爆发疫情后对口罩突然出现的巨大需求和中国政府放宽出口管制后民企、国企一窝蜂出口口罩导致真假难分的混乱局面,在这场百年未遇的大流行疫情的最近几个星期里揭示了美国在抗疫中的弱点和强项。

周四,纽约市24小时内感染人数蹿升到5万多,死亡的新冠肺炎患者达1,500多。

周锋锁把捐赠的N95口罩送到阿芙亚基金会的库房。周锋锁提供
周锋锁把捐赠的N95口罩送到阿芙亚基金会的库房。周锋锁提供

在“战区”穿梭的周锋锁

“我们去那里送口罩很紧张,有进入战区的感觉。” 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告诉美国之音。

周三,他开车去了位于纽约上州的一个专门从事紧急救援的基金会,为纽约州护士协会送去2,160只N95口罩;周四,他去了新泽西的4家医院和康州的一家医院,送去了1,000个N95口罩,“ 新泽西、康州这些靠近纽约的地方情况非常严重,那里的医生非常需要口罩。”周锋锁说。

在联邦政府无法统筹各州医疗用品采购需求的情况下,各地想方设法通过自己的渠道采购急需医疗物资,包括呼吸机,而N95口罩是抗疫中耗量最大、对第一线医护人员保护最为重要的紧缺物资。

各州各显神通进口N95口罩

继周一纽约西奈山医院通过高盛公司用赌神巴菲特的飞机从中国运来13万只N95口罩,周四,波士顿市利用爱国者球队的飞机从中国运来了100万N95口罩,其它各州也在纷纷效仿。

N95口罩是美国FDA批准的、可以阻挡95%的0.3微米及以上的非油性微粒的口罩。 美国法律规定,未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的同意,不得进口或出售医用口罩及多数医疗设备。

尽管联邦政府对口罩等医疗用品的管制在抗疫情势越来越严峻的情况下有所松动,包括出台允许一些国家生产的类似N95口罩的替代产品进口美国,但3月28日,美国药品与食物管理局授权允许进口国家的文件中没有批准中国的口罩,其中包括性能跟N95相似的KN95。

民间能拿到的N95都是假货?

在纽约从事进出口贸易数十年的魏先生告诉美国之音,FDA没有批准中国的口罩是因为中国假货太多,“骗到什么程度呢?包装一样不谈了,外形一样不谈了,它连FDA的注册号码,我们叫水印,全部做得一模一样。”

魏先生说,据他所知,“中国大概有10家左右企业可以生产N95,这是经过FDA之前就确认的,这些厂家生产的N95口罩全部都由政府统销。所以,外面有人说有300万只、400万只,都是骗人的。“

《金融时报》3月31日报道,3月中国政府在确定中国国内大流行放缓后,放松了医疗用品出口。这促使中国的口罩厂商利用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和欧洲蔓延之际加速出口口罩。

口罩缺陷率已翻一番

报道引述行业协会广东医疗器械管理学院的官员简润福(音)的话说,自2020年初以来,口罩的缺陷率已经翻了一番。

报道说,为躲避美国FDA长达6个月的审批程序,深圳一家测试技术公司说,他们可以在10天内完成医用口罩的测试,而能做到这一点的诀窍是建议客户在他们申请认证书时,避免使用“医用“、”手术用“等词。该公司的一名官员直言不讳地说,”我们需要利用美国FDA的漏洞。“

魏先生说,现在纽约肯尼迪机场的仓库里堆满了被美国海关扣下的大量来自中国的口罩。

从事报关工作数十年的纽约报关员苏女士告诉美国之音,“好多报关员说(口罩)是民用的、建筑用的,结果海关一查,都是N95口罩,他们手续不齐全。因为FDA要求非常严格,医用、N95口罩都是有规定的,所以我的客人跟我说,你能不能就给我报是平常用的、不在医院用的?我说不是我不给你报,关键是海关一查货你就死定。如果进N95,必须申请紧急使用授权,FDA同意后进来,绝对没问题。有的人侥幸,以民用名义就进来了,海关不查货,放行了,海关一查货,你就死定。”

周五,美国海关向贸易界发布查询进口医用物资的联系信息,分为测试剂、呼吸机、医用口罩、个人保护用品和洁手消毒液5大类,以期疏解进口商向FDA发出的大量询问的压力。

中国艾滋病权益活跃人士万延海今年3月在纽约。万延海提供
中国艾滋病权益活跃人士万延海今年3月在纽约。万延海提供

一己之力“补缺”的万延海

“我们能做的就是补缺。“ 万延海告诉美国之音。”我们没办法做政府和医院做的事情,医院系统操作程序太复杂,我们就看哪个医生、哪个护士缺口罩,他们缺什么我们就去帮他们找。然后直接送给医生,直接送给护士。每个人都睁大眼睛,你看这个医院、我看那个医院,你看这个科、我看那个科。”

万延海是中国艾滋病权益活动人士、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原负责人。2002年向国际社会公布河南艾滋病死亡名单后被中国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逮捕。后在国际社会压力下获无罪释放。他于2010年来到美国。

一些在美国从事人权、人道工作的华人,在美国疫情恶化后想方设法希望为抗疫贡献一份力量。“这是我们回报这个国家的一个机会,”周锋锁说。

他们一周只有1只N95

万延海表示,通过医生朋友了解到医护人员缺乏保护的情况十分严重。“我们认识的一个医生,在妇产科,他们那里N95口罩一个星期一个人只有两个;艾姆赫斯特医院的护士告诉我们,一天只有一个,那是很困难的。”;“医院的一个科室,消毒纸巾一天只有一桶,你想这是什么概念。”

他们怎么做?“我们附近的家长群里就说某某医院缺消毒纸巾,大家有没有人愿意捐的?上个星期五,不同的家庭,有的说捐一桶,有的说捐两桶,有的说我可以捐一桶消毒纸巾再加两个口罩,星期天我们就开车去一家一户地拿了这些物资,然后送到医生那里去。”

有什么反应?“我们送去(N95口罩)后,这位医生在家里哭了,送给他的N95口罩,他会送给重症病房。我们也找到了一些KN95口罩,知道急诊室不能用,但医院里可以用,重症病房用不了,但普通的医生可以用。还有我们附近有一些家人,捐赠了很多口罩,可能医生用不了,但可以给病人用,所以我们捐赠的这些物资,医院全部用上了。”万延海说。

捐1万只N95的李强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告诉美国之音,通过熟悉的供应链,辗转买到了一万只N95口罩。

“要快,因为美国的整个医疗采购系统运作很慢,政府的做法都很慢,如果我要等他们反应过来,很多人可能都被感染了,所以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物资,N95的口罩,把它运到美国来,”

李强说,他的捐赠时通过从事医疗物资的紧急救援组织——阿芙亚基金会(AFYA Foundation),捐给纽约州护士协会的,“已经送到的4家医院位于布朗克斯区和皇后区,另一家还在快递途中。”李强说。

中国劳工观察捐赠的N95送达皇后医院。李强提供
中国劳工观察捐赠的N95送达皇后医院。李强提供


纽约州护士协会(New York State Nurse Association)给李强等捐赠组织的信说,该组织代表42,000名纽约州注册护士,感谢他们捐赠了对保护第一线抗疫医护人员急需的医保物资。

阿芙亚基金会创办人兼执行长丹妮尔·布汀(Danielle Butin)告诉美国之音,该组织是大纽约地区的收集分发医疗物资的救援组织。过去11年里,主要从事把从纽约地区收集到的医疗物资分发到非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医院。现在这场灾难爆发,他们为以往的捐赠者发送他们紧缺的医疗物资。

““我们现在转过来把数百万磅在我们库房里的物资送还给他们,并为全国各地愿意捐赠医疗保护物资人们的一个捐赠场所。“

布汀称赞李强、周锋锁他们是“了不起的、令人惊叹的伙伴,他们是顽强、勇敢、坚定的伙伴。”

被问到美国联邦政府不允许中国的一些口罩进口美国,而该组织接受的大部分捐赠的口罩几乎都来自中国,是否有质量控制的问题时,布汀停顿了一下,然后说:

有口罩总比没口罩好

“这么说吧,首先我必须说,眼下,任何口罩都比没有口罩好。急诊间和医院打电话给我们,说那里的护士把他们用过的口罩浸入消毒水里消毒再用,或者一个护士两天、三天必须使用同一只口罩,我要怎么想?我认为眼下,任何口罩都可以保护我们的医护人员,它总比没有口罩好。”

周四,纽约市长白思豪要求纽约市民出门必须将口鼻覆盖起来,可以用“例如围巾、手帕或衣服”,他没有说“口罩”,因为纽约的药房里现在仍然根本买不到口罩。

同日,纽约州长科莫宣布,资助愿意改产医护人员保护性物资的企业,他说,美国一直面临必须从中国购买物资的“最残忍讽刺”(cruelest irony)。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