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5 2024年4月16日 星期二

美中期选举在即 专家呼吁警惕中国社媒上的不实信息


美中国旗与tiktok和微信的app
美中国旗与tiktok和微信的app

牵动美国未来两年政治走向的中期选举将在一个月后拉开帷幕。在竞选活动如火如荼进行时,一些试图左右选民意向的力量也暗波汹涌,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

美联社本周获得一份非机密情报报告,情报人员表示,中国试图在社交媒体上诋毁其认为对北京利益构成威胁的候选人。报告称,中国可能正在寻求影响特定的竞选,以“阻挠被认为与北京特别敌对的候选人。”

此次美国中期选举涉及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以及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4个,很大程度上将影响拜登政府在未来两年内能够完成多少政治目标。

与此同时,脸书(Facebook)的母公司Meta上周公布一份报告,称其删除了一组来自中国的网络势力。从2021年秋天到2022年9月,这组网络势力使用美国人的名字设立用户,同时攻击民主共和两党的候选人,以期影响美国选民对这些候选人的看法。

专家对美国之音说,此前,中国的大外宣聚焦宣传中国共产党的立场,试图影响美国选举结果的虚假宣传活动相对较少。

“这是Meta第一次发现中国网络势力试图影响美国公民,在美国境内的人,这是最大的变化”,杜克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媒体与民主中心主任菲利普·南波利(Philip Napoli)对美国之音说。

“Meta的发现表明,北京可能已经看到了针对某些议题或候选人来操纵政治话语权的好处,尽管目前这些活动的有效性有限”,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黄韵琪(Audrey Wong) 对美国之音表示。

脸书删除了这组账户。然而这份报道使得人们对来自中国,可能干预选举的力量产生更大的疑虑。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脸书能够在发现威胁后删除,那么,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TikTok或者是WeChat这类中国拥有的公司上,选民们该如何分辨?


TikTok

TikTok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之一,使用短视频的形式分享并向用户推送各种题材,在全球拥有10亿用户。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信息科技公司。

拜登政府正在与TikTok就如何确保用户信息不外泄进行磋商。美国前任特朗普政府担忧TikTok可能向字节跳动,甚至直接向中国共产党提供美国用户的数据,要求对该应用实施禁令,或者要求其斩断与字节跳动的关系。

“我认为像TikTok这样的平台确实让我们有更多一层的忧虑,因为它的总部不仅仅不在我们国家,而是在一个我们知道相比其他国家,对其公民施加更多监控的国家”,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珊农·麦格雷戈(Shannon McGregor)对美国之音说。

“社交媒体和他们的平台也是监控的一部分,”麦格雷戈说。

TikTok在2017年进入美国互联网界之后犹如一匹黑马,凭借简单、轻松、积极的风格,迅速成为Z世代用户的新宠,并逐渐攻占了美国老牌互联网平台脸书、推特和Instagram打下的江山。

根据弗雷斯特市场咨询公司(Forrester)去年的一份报告,2021年在12岁到17岁的美国人中,有63%每周使用TikTok。相比起来,Instagram的周使用率为57%,而Snapchat为54%。

皮尤调查中心今年的一份报告显示TikTok的受欢迎程度字逐年递增。2022年,在13到17岁的美国人中,有67%使用过TikTok,有16%说他们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这个应用上。相比之下,脸书(Facebook)的使用率从2014年的71%下降到了现在的32%。

一名青少年拿着写有TikTok 图标的智能手机
一名青少年拿着写有TikTok 图标的智能手机

然而,根据新闻可靠性评级机构NewsGuard 9月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TikTok约20%的视频中存在误导信息。

“这意味着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到校园枪击、到新冠疫苗,TikTok用户时时刻刻都在接受虚假或者是误导性的信息”,报告写道。

杜克大学的南波利说,TikTok可能很难去解决这个问题。相比起传统的文字输入,视频和音频更难进行事实查证。

“抓取、存储视频,转为音频,再把它变成机器可读的形式,这需要的劳动强度很大”,他说。

TikTok今年8月宣布成立“选举中心”(election center),用超过45种语言来提供选举信息和来源,并承诺使用美联社作为消息来源来公布选举结果。该公司的声明说,他们将更好的培训网红人员,确定他们了解该平台不允许传播政治广告。与此同时,TikTok将与独立情报公司和授权的事实核查小组合作,评估视频并回应错误信息。


“字面上看来,TikTok说的都是对的,他们会移除所有虚假信息,误导信息,这很好。但是从意愿到结果总有一段距离”,南波利说,“当一个平台有这么大的体量,这么多的内容和这么多的用户,事实查证漏掉的实际上仍然是很多的。”

另一些专家则对选举中心的内容是否真能做到不被审查表示怀疑。

“TikTok要设立这个中期选举中心。你觉得那里会有什么样的信息?”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量子联盟倡议项目主任亚瑟·赫尔曼(Arthur Herman)对美国之音说,“是不是有利于中国利益和中国共产党宣传的信息?你觉得他们会谈新疆问题,或是反思天安门事件?绝对不会。”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一名匿名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在公布那份非机密情报报告时对记者说,中国似乎将注意力对准它认为与其政策利益相对立的“一小组候选人”。其中一个备受瞩目的案件就是,美国司法部在3月份指控中国特工密谋破坏曾参加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一名中国异见人士和学生领袖的候选人资格。这位候选人是前中国六四学生领袖,正在参选纽约第十选区联邦众议员的美国陆军退役少校牧师熊焱(Yan Xiong)。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政治任务为了接近年轻选民,开始涌向TikTok进行竞选活动。在过去一年里,TikTok已经成为竞选活动的一个主要战场。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麦格雷戈说,一个平台如果在特定人群中特别受欢迎,那么各种实体,包括公司、政客,都会到这个平台来传播自己的讯息。“从这个角度来看,让更多的人来参与政治,这是一件好事”,她说。

然而,哈德逊研究所的赫尔曼认为,使用TIkTok宣传政治理念将进一步使得这个平台成为美国政治对话的一部分。“这将不可避免的使得TikTok这个中资公司以中立的社交媒体平台为幌子,将政治辩论引向亲中的一方”,他在写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说。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数据实验室(China Data Lab)的研究员崔鹏(Patrick Chester) 指出,针对TikTok姐妹公司抖音的研究显示,抖音在其平台上对中国政府发布的内容进行推送,或者是大力推送亲政府的言论。

“相比起来,TikTok的受众是国际人群,所以这个平台并没有直接推送中国政府的帐号,但是由于所有权问题,选民应当对TikTok上的信息保持警惕”,他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

微信

除了TikTok,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平台是微信。腾讯公司下的这款超级应用整合社交、短信、新闻、支付、购物、叫餐叫车等多种功能,在中国,微信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微信在美国的渗透力远不如TikTok。然而,在美国的第一代或是第二代华人很多都使用微信与国内的亲友联系,也从中获取资讯。

香港一家餐馆外的蚂蚁集团支付宝标识 (2020年11月1日)
香港一家餐馆外的蚂蚁集团支付宝标识 (2020年11月1日)

根据非营利组织人权观察2020年的一篇分析文章,海外微信用户约为1亿至2亿人,美国平均每天有1900万活跃用户。文章指出,微信是许多海外华侨获取信息的管道,其中“包括侨居地的消息”。与此同时,很多受欢迎的华侨刊物也使用微信推送。

“在这个意义上,一个纽约地方华文媒体撰写的新闻,必须通过北京审查,才能传送到纽约华人社群”,人权观察说。

加州大学的研究员崔鹏解释,微信上的新闻是高度过滤的。微信上不允许存在任何无法得到中国政府首肯的媒体平台,所以媒体公众号也仅仅代表媒体界很小的一部分。

“上面有国营媒体,或者是政府首肯,至少不反对的公众号。所以我想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微信上很难看到中国政府不想让人们看到的信息”,他说。

南加州大学教授黄韵琪对美国之音说,虚假的政治信息可能在微信公众号或者私人小组中迅速扩散,因为它跟其他社媒平台一样,需要产生收入和点击量,而且更难进行事实核查或是获取其他信息来源。

“我们的研究显示,中国政府在微信上的宣传更有可能放大反亚裔种族主义和暴力的措辞,对说华语的美国人来说,这会对其参与地方和国家政治行为产生不利影响”, 她通过邮件告诉美国之音。

作为选民,美国公众应该怎么做?加州大学的崔鹏说,把事实查证的希望完全寄托于社交媒体平台是不现实的。在这种错综复杂的信息环境下,选民们应当对于社媒上获取的信息更加警惕。

“我想很多选民在社交媒体上获取的信息来自他们的朋友,同事或是社交圈子,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些信息下面的大数据算法,这些算法通常是不透明的。因此,人们接收到的是精心设计后的世界观,未必能反映出大多数人认为的外部信息的真实体现。”他说。

“所以,如果社交媒体是你主要吸取信息的方式,那你应当去可靠的新闻机构查证,确保你获得的信息是完整的,没有误导性的。”崔鹏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