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3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航天发射标志空间旅行新时代


航天发射标志空间旅行新时代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27 0:00

航天发射标志空间旅行新时代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在2011年结束其航天⻜机项目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想到,直到八年多后,美国宇航员才再次从佛罗里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人们充满希望,认为私人公司竞相研发发射系统带来的新“太空竞赛”将开启美国太空探索新时代。

芝加哥阿德勒天文馆天文项目主管格扎·吉克(Geza Gyuk)坦言,即便使用馆中的设备工具,对他观察和理解宇宙也有限制。

芝加哥阿德勒天文馆天文项目主管格扎·吉克说: “阿德勒天文馆后面有24英寸望远镜——由于芝加哥的轻微污染,那里不是很好的观测地 点。”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依赖国际空间站宇航员使用的实验和设备来帮助他用崭新和不同的方式

“看”宇宙,还有从太空“看”地球。

自从美国航天⻜机时代结束,依赖俄罗斯将宇航员送入国际空间站以来,吉克那部分重要的工作受到限制,他因此对观看宇航员从佛罗里达航天中心发射升空非常兴奋,他近十年 来没有看到这样的发射了。

吉克说:“我会看直播,享受盛况。”

当宇航员罗伯特·贝恩肯和道格·赫利升空、到达轨道、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的时候,他们乘坐的宇航系统由美国航空航天局商业载人项目部分资助,但不是由这个机构制造。

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吉姆·布理登斯廷说:“美国航空航天局不会购买、拥有或操作这些硬件。事实上,我们是客户。我们购买服务。”

本次任务的服务和硬件,也就是猎鹰9号运载火箭和载人龙飞船,是Space X公司提供的,这是“太空竞赛”的数家私企中,第一家从卡纳维拉尔角定期将宇航员发射升空的商业公司。

尽管全球都在应对新冠病毒,但是Space X公司的载人龙示范2号项目仍然获准继续推进。

美国航空航天局宇航员道格·赫利说:“出于实际需要,我们3月15号左右就开始了隔离。我们可能比航天项目历史上其他宇航员经历了时间更长的隔离。”

赫利和贝恩肯的任务迎来了太空飞行的新时代,吉克同时指出,成本也更低。

美国航空航天局宇航员道格·赫利说:“航天飞机发射一次要大概五亿美元。可部分再利用的Space X预计在五千万左右,只是此前的十分之一。更便宜的发射意味着我们将有更多机会。”

退役航天员尼妮可尔·斯托特(Nicole Stott)说,这也让人们更容易前往太空。

斯托特说:“我认为,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目前是与NASA合作,这个商业模式还需要有其它业务,不只是NASA宇航员搭乘这些航天器。”

吉克希望这种商业模式也许能带来不只是从地球上的阿德勒天文馆观测星空的机会。

吉克说:“这真的让人兴奋不已,因为这意味着Space X还可以把太空飞行的座位卖给其他人,比如有一天可能是我,如果我想去太空的话。我想想就激动,因为这最终将让太空向所有人开放。”

虽然商业公司关注的是将太空旅行者送入地球轨道和国际空间站,但是美国航天局没有放弃研制自身的航天发射和载人系统。这个机构目前正在测试下一代火箭和太空舱,它们将送宇航员重返月球,并且最终将他们送到火星。

  • 16x9 Image

    法拉鲍

    法拉鲍是美国之音驻美国中西部记者。2008年以来,法拉鲍为美国之音带来美国中心地带的声音。法拉鲍是电视和广播新闻记者,同时也是纪录片和电影制片人,作家,数字媒体作者。他曾获得艾美奖。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