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9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半岛电视台公开武汉封城前拍摄的视频:“从漠不关心到惊慌失措”


资料照:中东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总部位于中东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独家公布的由两位中国记者在武汉新冠疫情初期拍摄的视频显示,记者在武汉报道时受到阻挠。半岛电视台认为,中国政府本可采取更多措施防止疫情蔓延。

据半岛电视台星期一(1月18日)报道,两位中国记者通过2020年1月19日至22日的拍摄和日记,揭示了武汉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变化:从对病毒漠不关心到惊慌失措,医院也变得人满为患。

两位记者试图在各个医院和被视为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进行拍摄和调查,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被警察和保安拦住。

报道说,记者于1月19日抵达武汉时,病毒的严重程度尚不清楚,人传人也尚未得到证实,人们对疫情的反应也因此相对冷淡。他们并未戴口罩,并认为病毒虽比流感严重,但却没有2002年至2003年间的SARS疫情严重。

记者杨军(化名)在日记中写道:“我到达时,人们似乎对病毒一点也不害怕或担心。有些人甚至没有听说过它。一位摊贩让我摘下口罩。他说,你明显是一个过度担心的外地人。这里一切都很好。”

由于当局在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华南海鲜市场当时已被关闭。官员们并未透露疫情可能会很严重,这让市民对此一无所知。

就在春节将至时,政府突然宣布封城,武汉的公共场所都关闭了,民众也在一夜之间陷入恐慌,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佩戴口罩。但此时为时已晚,因为数十万武汉人已经在封城前离开武汉,这给了病毒在中国传播的充足机会。

半岛电视台说,在最初的关键日子里,中国政府缺乏沟通和透明度被广泛视为新冠病毒能够快速传播的原因之一。

杨军(化名)的日记还写道:“武汉医护人员不足且缺乏设备,导致许多感染者得不到治疗。这是个笑话,医院隐瞒了真相。”

报道说,视频和日记还揭示了地方当局是如何试图阻止这些记者工作的,尽管他们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官方媒体工作,并得到了武汉市媒体事务部门的许可。

杨军写道:“我不能自由地报道.....在武汉报道的三天里,我经常被警察和医院工作人员拦住。我因此意识到这种病毒有多么严重,报道这个话题有多么敏感和困难。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另一名记者陈伟(化名)则在日记中提到,对大流行控制措施的讨论,确认感染患者的方案等等,这些都是无法触及或报道的。

“在中国,没有人敢说病毒的源头是从武汉开始的,也没有人敢说武汉当地政府一开始犯下的错误,”陈伟写道,“关于这场大流行,唯一可以讨论的是政府做得怎么样,中国人民应该多么感谢政府。”

新冠疫情现在已经传播到了世界各个国家。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目前,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9500万例。

陈伟还说,相对而言武汉已经恢复了正常。“这里的人不再谈论病毒了。这就像过去很久的历史。”

“人们觉得在中国非常幸运和自豪,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控制了病毒的国家,”陈伟说,“这可能不是事实,但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感觉。”

中国外交部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在新冠疫情早期采取的措施大大防止了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