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9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新西兰官员称CPTPP对中国与台湾加入保持开放,但新成员须符合现行高标准


跨太平洋11国2018年3月8日签署《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中国与台湾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申请案这个星期成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部长会议场边话题之一,外界关注CPTPP成员对这两个经济体的加入持何种立场。新西兰官员说,CPTPP一向欢迎新成员加入,不过申请者最终还是必须符合标准才能被接受,CPTPP不会更动成员们努力争取而来的高标准。

对新成员加入保持开放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星期三(11月10日)报道,在澳大利亚表明直到北京解除对澳大利亚的出口限制前堪培拉将持续反对中国加入CPTPP之际,新西兰对中国与台湾加入CPTPP的申请案保持开放态度。

报道说,新西兰贸易部长奥康纳(Damien O’Connor)在APEC部长视频会议后与新西兰外交部长马胡塔(Nanaia Mahuta)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CPTPP“一向对增加申请者持开放态度”,不过申请者“必须符合最终的标准才能作为成员而被接纳。

对于中国在新疆的强迫劳动是否会影响中国的申请案,奥康纳说,“我们不会对中国可能必须改变或做什么有预设立场。”他说,“CPTPP成员致力于维持得来不易的高标准,那些标准是经过努力争取好不容易赢得的。”

维持既有高标准

奥康纳还说,“我不认为有任何人认为那些标准应该有任何变动。所以申请的经济体必须决定是否能达到那些我们已经设立的标准。我们认为那些标准对我们非常有用。”

中国与台湾先后在9月16、9月22日正式申请加入CPTPP,台湾使用的名称是“中华台北”,与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名称一样。中国政府对台湾加入CPTPP表示反对,坚称台湾是中国一部分,没有资格加入任何官方性质的国际组织与协议。

尽管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在许多方面与这个自由贸易协定的高标准距离甚远,而台湾的市场经济与CPTPP标准较为接近,不过一名前新西兰贸易官员说,一中政策的重要性“远超过国际商务”,为避免冲突的风险,即使中国的申请案遭到延迟也希望现有成员不要加快处理台湾的申请。

前新西兰贸易部长蒂姆·格罗泽(Tim Groser)上星期在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与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共同举办的一场论坛中做出上述表示。

中国距高标准甚远

在这场关于英国、中国与台湾加入CPTPP的视频讨论中,前英国国际贸易大臣顾问夏恩克•辛哈姆(Shanker Singham)表示,CPTPP的优势在于它使一些国家承诺进行改革以便促使自己达到高标准的贸易制度,正如墨西哥当初加入这个自由贸易协定时的目标一样,现在英国也是如此,希望藉由加入CPTPP使其贸易制度进一步升级。

前美国代理副贸易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对中国是否也持同样想法有所怀疑。她说,虽然她看到中国商务部官员提到将对外开放更多市场准入,但以中国现行贸易体制来说,要达到CPTPP的标准困难度仍然很大。

卡特勒说,“我认为他们已经准备好将谈判条件放在桌上,不过我认为艰难的议题还很多,我们提到国营企业,我会在那张议题清单上再加入劳工,我会再加入电子商务、环境和知识产权。要见到中国达到那个标准真的很难,如果它没有做出重要市场开放和改革的话。”

虽然中国现行贸易体制对于加入CPTPP有诸多条件不符,不过曾任新西兰驻世界贸易组织(WTO)大使的格罗泽接着表示,他对“中华台北”同时申请加入CPTPP一事有一些话要说。

地缘政治考量

“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议题,但它是一个以GDP而言排名世界第21大的经济体。曾经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它在世贸组织有独立的身份,这是因为奇特的历史意外。”

格罗泽说,世贸组织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的成员并非以国家为资格,而是统一(unified)的关税领域,在当时的会员中大概百分之99都是国家,不过中国的案子却不是如此,“有3个关税领域占据了同一个空间,香港、中华台北和中国。”

他说,“我的确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议题。如果中国的案子不可避免的在多个技术和政治领域上都证明非常复杂,那么中华台北会如何?我对此非常保守。我认为现在风险已经超越了贸易而进入安全的局面。台海两岸关系发生重大错误的风险是真实的,许多战争都是由于紧张,有一方或另一方做出可怕的误判而开始。”

即便台湾可能比中国更接近CPTPP的标准,但 曾任新西兰驻美大使的格罗泽说,“我们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或《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中所遵循的一个中国政策,是由于一个远比国际商务更重要的理由而存在。我可以想见人们可能会想要更快处理中华台北的案子,因为我认为他们要更容易处理得多,因为他们是一个比中国更市场经济的地方,不过我会建议在这个问题上要更加谨慎。”

中国不再有入世时的支配力量

对于格罗泽的说法,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项目教授王晓岷(Robert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如果格罗泽的说法反映新西兰政府的态度,那么台湾要加入就会非常困难,不过加入CPTPP需要所有成员的共识,就算新西兰不支持,他也不认为CPTPP其他成员会允许让中国支配台湾的申请案,即使涉及地缘政治的考量,事实上没有任何规则限制“中华台北”的申请案,因为CPTPP并未要求成员须具备“国家”身份。

曾任美国国务院APEC事务资深官员的王晓岷表示,现在的情况与20年前中国与台湾加入世贸组织的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当时中国坚持必须在台湾之前先入世,美国及国际社会愿意接受北京的条件是因为对中国成为世贸组织一员有极大期望,希望入世有助于中国经济改革,中国也承诺会遵守国际市场规则。

不过王晓岷指出,20年来中国的表现就如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所说,包括其国营企业及知识产权的制度及规范并未符合国际社会原先的期望,也因此许多人对中国试图加入CPTPP并不是那么热衷,“我不认为CPTPP成员那么渴望中国加入这个协定。”

成员将抗拒中国压力

除了国际局势与2001年有很大的不同外,王晓岷说,CPTPP与世贸组织的结构也不同,世贸成员众多,当时许多国家都支持中国加入,但现在CPTPP只有11个成员,其中又只有8个成员完成国内审批程序使协定生效,他认为这8个成员国对英国、中国及台湾申请案的态度才是关键。

“我认为这8个国家对于允许中国支配台湾是否加入的问题会比较谨慎一些,尤其是在日本的领导下。”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9月24日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欢迎台湾申请加入CPTPP,对于中国的反对,加藤胜信说,依CPTPP规定,新加入的对象是国家或单独关税区,因此台湾加入协定“是可能的”。

除了日本越来越公开表达对台湾的支持外,王晓岷说,加拿大、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也不佳,而越南近年来与台湾的关系强劲,他在胡志明市就亲眼见到台商在那里有巨大投资,“如果你去看看这8个成员国的组成,我不认为中国要阻碍台湾的加入会很容易。”

王晓岷说,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一定会试图阻止台湾加入CPTPP,例如运用对越南或秘鲁的影响力,但他认为日本和加拿大应该会非常抗拒中国的影响力,更何况中国要加入CPTPP自身已经有很多问题需要与其他成员谈判才能解决。

美国仍有影响力

此外,虽然美国不在CPTPP内,不过王晓岷认为美国可以运用影响力说服其他成员支持台湾加入,因为拜登政府最近才加大力度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包括联合国系统在内的国际组织,强调的是台湾可以对这些国际组织做出有意义贡献,“所以相同的逻辑可以用于CPTPP。虽然美国不是它的成员,不过美国与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其他成员,还有新西兰,都有很好的关系。”

美国国会研究处(CRS)9月24日针对中国与台湾申请加入CPTPP一事发布的报告说,要加入CPTPP需要所有成员的共识才能启动市场准入谈判,英国最近才获得批准展开这个谈判,在谈判过程中,CPTPP成员将依据申请者的市场准入承诺与是否已证明能遵守CPTPP规则来决定申请者是否合格。

“中国要获得批准可能比较困难,这是因为全球对它的贸易行为、经济胁迫与产业政策都有关切。澳大利亚官员强调与中国的贸易冲突是潜在的阻碍,日本官员则是对中国遵守CPTPP承诺的能力提出质疑。台湾的经济政策或许比较与CPTPP的要求一致,不过它的参与面临重大政治挑战。”

美国和平研究所中国研究资深研究员傅瑞珍(Carla Freeman)在该智库发表的文章指出,如果中国真的加入CPTPP,那将对美国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因为CPTPP成员可能将他们与其他国家的进出口转向中国,这只会增加中国的“经济肌肉”,一旦进入这个协定后北京可以形塑协定、阻止台湾的申请案,并且在华盛顿重新考虑后决定申请时防止美国加入,“简而言之,成为CPTPP的成员后只会增加中国在地区的相对影响力。”

CPTPP源自于奥巴马总统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2017年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退出TPP后,这个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在日本主导下于2018年完成谈判并改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11个成员包括日本、新西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文莱、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其中文莱、智利和马来西亚尚未完成国内确认程序。日本是今年的轮值主席,新西兰是CPTPP文件存放国。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