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8 2024年2月24日 星期六

中国造新武器比美国快五倍,美国如何迎头赶上?


美国空军负责武器装备采购的副助理部长卡梅隆·霍尔特(Cameron Holt)六月底出席“政府合同定价峰会”(Government Contracting Pricing Summit)(照片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空军负责武器装备采购的副助理部长卡梅隆·霍尔特(Cameron Holt)六月底出席“政府合同定价峰会”(Government Contracting Pricing Summit)(照片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空军负责武器装备采购的副助理部长卡梅隆·霍尔特(Cameron Holt)日前警告,中国正以比美国快五至六倍的速度和更低廉的成本打造新武器库。但多位国防专家指出,中国通常通过转移外国技术和盗窃知识产权来部署新设备,创新后劲不足。对此,美国需要加强保护知识产权,同时改革国防资源分配与管理机制,以加快武器系统建设的步伐。

据美国军事杂志“战区”(The War Zone)披露,霍尔特六月底在“政府合同定价峰会”(Government Contracting Pricing Summit)上表示,“如果美国不知道如何降低成本,提高国防供应链速度,我们就会输。”

霍尔特举例说,美国的国防预算程序要求官员提前计划四年后需要什么样的技术, 而且只有在国会通过繁琐的修订程序后才能在拨款年度内根据实情做出调整,以便更有效地使用资金。

"我们真的认为美国正处于生存威胁(existential threat)中吗?是或不是?从国会以下,我们真的相信吗?如果是,美国就必须立足于战时基础上,而不是立足于和平时期的采购和资源配置。这才是阻碍我们成功的第一大障碍。"他发问道。

美国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7月14日出席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的座谈会。
美国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7月14日出席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的座谈会。

对此, 美国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7月14日在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座谈会上面对美国之音询问时指出, 中国擅长窃取国外技术,问题在于如何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以及加快技术采用和投产的速度。

“没有人会比美国更快或更好地创新,这根植于我们的文化。美国做出伟大的创新工作,但中国首先做的,是在窃取它们,使其能够更快地窃取、调整、整合和建造。因此,美国需要继续努力保护知识产权不被盗窃,确保关闭非法收购和合法收购的大门。” 埃斯珀说。

解放军或偷或抢,非长久之计

美国非营利性联邦资助研发公司MITRE今年六月发布报告《强鹰超龙:理解和超越中国国防采购和创新系统》,将中国的模式总结为吸收式战略(absorptive strategy,运用逆向工程、知识产权盗窃等措施从外国获取技术系统,以及通过军民融合来整合商业和国防利益);美国的模式则构成生成式战略(generative strategy,优先发展国内新技术和原创军事系统)。

报告作者之一丹·沃德(Dan Ward)告诉美国之音,中国能快速拥有新武器,不代表其运营和维护能力跟得上。此外,美国国防部近年发起多项提高采购速度和灵活性的改革,比如利用中层采办方式 (middle-tier acquisition)来实现快速原型开发和部署。

“大多数专家认为美军仍然具备优势, 但是解放军的加速(发展)让人担忧,他们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取得进步, 值得当心。”该报告的另一作者马特·麦格雷戈(Matt MacGregor)说。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阿罗约中心(Rand Arroyo Center)的战略、原则与资源项目副主任黄沛恩(Jonathan Wong)对美国之音介绍说,美国国防采购体系起初为了保证负责任的国防开支设置了大量的监督环节。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该系统已经制定了如此繁多的政策、流程、法规和行政规则来试图维护基本价值观,但实际上已经反过来侵蚀了这些价值观。”

中国的国防预算过程图表(来源:哈德逊研究所报告截图 《Competing in Time: Ensuring Capability Advantage and Mission Success through Adaptable Resource Allocation》)
中国的国防预算过程图表(来源:哈德逊研究所报告截图 《Competing in Time: Ensuring Capability Advantage and Mission Success through Adaptable Resource Allocation》)

不过,他同时指出,在别无选择的战时情况下,美国的采购系统体现出较强的适应性、利用传统国防工业之外大量的智力和创造性资本,比如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期间采取了排除官僚障碍的快速采购计划(Rapid Acquisition)。

传统基金会高级国防政策分析师弗雷德里克·巴尔特斯(Frederico Bartels)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的确在技术采用(technology adoption)领域落后于中国,但是中国汲取国防资源的模式也伴随着“大锅饭”思维、扼杀创造力的弊病。

“在部署和整合新武器方面,中国的体制比起美国有两个优势:它可以强制其非政府部门参与,并且对资源分配没有立法监督(oversight)。” 巴尔特斯说,“这些优点都有其缺点,这会扼杀来自非政府部门的任何创新,并且行政人员很容易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成为集体思维的牺牲品。”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高级研究员、陆军退役少将约翰·费拉里(John Ferrari)也预测道,考虑到中国经济和劳动力萎缩、高科技私营企业遭到中央打压,解放军未来部署新武器的速度可能会放缓,“看起来中国可能正在放慢能够产生这种战斗力的能力。”

此外,在高精尖技术领域,兰德公司去年七月发布的报告《俄罗斯和中国的国防采购》(Defense Acquisition in Russia and China)指出,解放军在高端芯片、潜艇静音和飞机发动机制造等领域依然难以有所突破。

“ 毫无疑问,美国军队仍然更胜一筹。”前美国国防部代理副次长、美国国防工业协会(NDIA)新兴技术研究所执行主任马克·刘易斯(Mark Lewis)对美国之音提醒说,“在高超音速方面,中国投入了大量资金,实际上在某些方面领先于美国。中国还在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领域投入大量资金,但还未领先。但如果考虑到中国花费的金额,美国有被中国追赶上的风险。”

武器迭代速度跟不上,美国或将在长期消耗战中落后

刘易斯还提到,中国大力投资武器的最大后果是提升了台海军事冲突爆发的可能性,“有朝一日,中国可能会进行计算并认为自己可以在入侵台湾时占上风。我最大的担忧是这会鼓励中国更具侵略性。

乌克兰战争持续近五个月,可持续的武器维持和更新能力日益成为对抗消耗战的关键之一。兰德公司国家安全供应链研究所主任、退役海军上校布拉德利·马丁(Bradley Martin)对美国之音直言,美国应对长期战的能力正在被漫长的预算和采购流程所削弱。

“美国并没有真正计划长期支援能力,它在短期内(可以应付),但如果卷入一场可能持续数年的冲突,美国还没有准备好。”

资料照片:参加“环太军演”的中国海军“海口”号导弹驱逐舰停靠在夏威夷的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2014年7月5日)
资料照片:参加“环太军演”的中国海军“海口”号导弹驱逐舰停靠在夏威夷的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2014年7月5日)

埃斯珀:美国防部需联合盟友、与初创公司合作开发技术

为了提高美国部署新武器的速度,埃斯珀1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中国政府有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效率,但是美国有着盟友网络的优势。“在共产主义体制中存在某种程度的残酷效率,使他们能够更快地采取行动。中国没有国会、利益集团、不必经历某些事情。”

埃斯珀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早些时候与澳大利亚副总理进行了讨论,关于如何与盟友和伙伴一起在我们的系统内做些什么,来更快地分享、集成、适配,进行原型测试,然后更快地批量生产。”

美国国防部的项目管理流程图表(来源:哈德逊研究所报告截图 《Competing in Time: Ensuring Capability Advantage and Mission Success through Adaptable Resource Allocation》)
美国国防部的项目管理流程图表(来源:哈德逊研究所报告截图 《Competing in Time: Ensuring Capability Advantage and Mission Success through Adaptable Resource Allocation》)

埃斯珀目前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领导一个致力于国防创新的委员会。他以亲身经历指出,为了吸收私营企业的新技术,不仅需要各国之间的合作,而且需要美国行政机构内部以及国会等部门的合作。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文化,问题在于让这种创新进入国防部、走出门外……这就是年轻的公司、初创公司的创新者、企业家所面临的挑战,美国在技术采用和适应(technology adoption and adaptation)的过程中伤害了自己。”

此外,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资深客座研究员葛林瓦特(William Greenwalt)和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帕特 (Dan Patt)在去年二月发布的报告中提出,起源于冷战时期的规划、计划、预算与执行系统(PPBE)的线性管理框架,导致国防创新的时间限制消失、国防能力的适应性受损。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费拉里(John Ferrari)对此表示,美国的国防拨款程序非常严格,六十年代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Robert S. McNamara)领导下的武器系统建设周期延用至今,已不足以应对中国威胁,有时一个新的武器系统需要5到10年的漫长等待才能投入使用。

“挑战在于,你需要国会和行政部门共同努力,废除许多规则和程序以加快速度。”费拉里呼吁, “现在美国在武器质量还是武器数量上都领先于中国,短期内如果有热战,美国仍然可以击败中国。但10年之后,如果我们不加快步伐,而中国继续按照其步伐前进,那么这将是一个问题。美国仍有时间进行这些结构性改变以保持优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