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7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我也是”运动两周年 反对声出现


英语视频:“我也是”运动两周年 反对声出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5 0:00

英语视频:“我也是”运动两周年 反对声出现

调查显示,在一连串知名男性因被控不当性行为而失去工作之后,越来越多的男性经理对与女性密切合作感到不舒服。2年前的这个月,针对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指控曝光后,“我也是”(#MeToo,中文有时译为“米兔”)运动开始了。从那以后,人们开始在网上分享他们遭受性侵犯和性骚扰的经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反对“我也是”运动的声音。

随着“我也是”运动的兴起,41%的男性表示他们比较更不愿意与女性单独进行一对一的会面。

超过五分之一的男性表示,他们更倾向于将女性排除在下班后见面喝酒等社交活动之外。

这是2018年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这些调查结果并没有让纽约的咨询师戴维娅·特敏(Davia Temin)感到惊讶,她经营着一家名为“特敏精品管理咨询公司”危机管理公司,负责维持一个高知名度性骚扰和性虐待指控指数。

她说:“是的。我认为有一种对’我也是’运动的反对意见。我觉得不严重。我不认为它是持久的,我认为’我也是’运动会永远存在下去。但肯定有反对意见,因为这是令人非常不舒服的//当然,改变是不舒服的,人们并不总是追求改变,人们从穴居时代就一直感觉到的一种权利正在被削弱。”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奥拉提·约翰逊(Olatunde Johnson)认为“我也是”运动是推动变革的强大力量。

她说:“我认为最有力的一点是,它确实引起了人们对性骚扰和性侵犯问题的关注,它为女性提供了一种将她们的故事集体化的方式。很多时候,人们不相信孤立的人,但当你听到重复的故事时,你就会开始认为这些是我们需要解决的系统性问题。这是强大的。”

据美国全国妇女法律中心称,自2017年10月“我也是”运动引起公众关注以来,已有15个州通过了旨在保护雇员免受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新法律。

约翰逊和特敏最近都参加了在哥伦比亚大学举办的“我也是”运动小组讨论。雪莱·奥莉亚(Shelley Oria)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她将与“我也是”相关的著作汇编成了一本书,题为《海马体里永不磨灭的》(Indelible in the Hippocampus)。

她说:“互联网非常强大……然而,我确实发现,在大多数方面,它在本质上是预备性的。它为我们的行动做准备,如果它不能转化为现实世界,那就什么也不会改变。要改变法律,要改变工作场所的现实,要改变女性的薪酬,女性在街上的经历,改变必须在物质世界发生。书与现实生活密切相关,我认为这是文学可以发挥作用的一种方式。”

参加讨论的退休律师罗伯特·维密特(Robert Ouimette)说,“我也是”运动让他明白了为什么一些女性可能难以维持长期的法律职业生涯。

他说:“我认为人们开始虑与谁单独相处,与谁不可以,在什么情况下和他们在一起,这可能是件好事。事实上,我对我听到的一些事情感到很惊讶,你知道,人们被邀请或者女性被要求去酒店房间等等。”

虽然现在评估“我也是”运动的长期影响还为时过早,但特敏说,这项运动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是无法关上的。

评论 (1)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