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3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疫情期间“网课”导致不及格率猛增 亚裔学生也不例外


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教育官员站在为了防止新冠病毒传播而刻意拉开距离的课桌之间。(路透社 2020年7月17日)

受到新冠疫情和各州政府的规定限制,美国各地许多学校过去几个月来都关闭校门,改以线上教学方式授课。但是最新调查显示,线上教学导致美国学生成绩大幅滑落,引发教育专家和家长的担忧。

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Fairfax County)的公立学校系统是该州最大的一个学区。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星期二(11月24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该学区学生在本学年第一季度的考试中,得分为F(不及格)的比例比前一个学年增加了83%。

报告称,截至2020-2021学年第一季度末,费尔法克斯学校系统有将近1万名学生,在两门或两门以上功课的考试中得分不及格。

研究报告还显示,不及格成绩增加最多的学生是残疾学生(增长了111%),以及英语为第二语言的学生(增长了106%);黑人学生和白人学生不及格分数分别增长了63%和67%。

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亚裔学生的不及格成绩同期增长了100%。

专家:线上教学仓促上马,教学效果堪忧

教育专家和学生家长认为,线上教学是导致学生考试成绩出现如此严重的下降的主要原因。

美国阿比林基督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课程设计总监方柏林博士告诉美国之音,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只是弗吉尼亚这个学区才有,所有在新冠疫情下被迫采取线上教学的各级学校都面临同样问题,不过中小学的挑战更加严峻。

根据《休斯顿纪事报》的报道,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一个学区,有超过 40% 的学生在至少两门功课中成绩不及格。

方柏林博士认为,疫情突发后各个学区仓促上马,教师缺乏线上教学培训,学校缺乏设施设备,严重影响了教学效果和学生成绩,情况令人担忧。

方柏林对美国之音说,根据他所了解的情况,在一些中小学培训方面的意识非常淡薄,很多老师,尤其是年龄大的老师,是匆匆上马去接受面授和网课同时开展的局面,有的连怎么用课程管理系统(如Google Classroom)都没有学会,就赶鸭子上架去上“网课”了。

“这两方面都没有去做,网课失败是正常的,成功是偶然的,”他说。

方柏林同时指出,新冠疫情也可能导致了一种学习模式的变化,使得不少教师觉得,学生既然网课吃不饱,反正网上这类资源多,你们自己去看好了,因此来个“大撒把”。

“但是教学的资源化,尺度需要老师好好掌握,学生不一定知道如何筛选、利用海量的网络资源。教学不只是知识讲授的问题,老师的指导、反馈、测评,学生之间的互动,社区感的营造,都至关重要,”他说。

方柏林作为课程设计专家,在新冠疫情期间受邀为美国和中国的许多大中小学,做过许多期线上教学、以及线上教学与面授混合教学的培训。

学生家长:非常忧虑,线上教学无法代替面对面教学

据了解,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自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一直主要是在网上教学。

弗吉尼亚州当地多家地方电视台报道说,周二公布的这份研究报告最初并没有打算公布,而是作为内部报告参考使用;是由一位名字叫做艾琳·乔莱特(Eileen Chollet)的母亲根据美国的《信息自由法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出要求,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才公布的。乔莱特一直在游说让女儿能够返回课堂教学。

费尔法克斯县的一位华裔学生家长王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也对这种情况非常忧虑;因为线上教学根本无法代替传统的面对面教学,使教学质量严重缩水。

“高年级的学生存在能否自律的问题。如果学生上进还好,如果不自觉,成绩肯定会下滑。我大女儿的个别课程根本听不下来,需要课后花很多时间看YouTube视频教程自学,”王先生说。

“我大女儿抱怨作业太多、上课跟不上老师的进度,需要自己花额外时间学习。小女儿因为电脑操作不熟练,如果没有家长陪伴,有时会因为电脑方面的问题而无法跟上进度,或者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完成课内外作业,”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说。

王先生认为,低年级的学生更成问题,因为小孩子肯定没有自律性,需要成年人陪伴才能不开小差。另外,由于网上教学,导致学生在电脑屏幕上的时间成倍增加,不利于健康,尤其是对视力。

“除了回到学校上课,似乎没有更好的方法。但老师需要想新的办法,提出适应网络教学的方案,”这位费尔法克斯县的家长说。

阿比林基督大学课程设计专家方柏林本人也是学生家长,他认为学校应该更好地培训老师做网课和混合课堂之下的教学。

“中小学生的自律能力本来就不及大学生,混合和网络课程,需要有更为精良的课程设计,更为充沛的师资培训,”方柏林说。

方柏林同时表示,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在美国被高度政治化,严重影响了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学,尤其是公立中小学系统。

“中小学多在学区的管辖之下,学区的政治因素过多干扰教学因素。学监的一些决策,受制于联邦、州、市各级政府及教育部门的影响。有些事情,例如是否重启学校,本地学区做不了主,学校更不用说,”方柏林说。

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学监斯科特·布拉布兰德(Scott Brabrand)对媒体表示,他所领导的学区目前正在努力找出表现低于预期的学生,并正在制定具体的干预措施来帮助每一个学生。

学生成绩下滑影响大学入学,华裔学生可能受冲击较大

学生家长们担心,疫情期间线上教学导致学生考试成绩严重下滑,甚至不及格率猛增,这种情况必将影响这些学生未来的升学和就业。

两个女儿都就读费尔法克斯县公立学校的王先生对美国之音说,学生在中学时期的成绩如果下滑,势必会影响他们申请大学的竞争力。目前也不清楚,各个大学如何对待疫情期间学生从线下转为线上教学的成绩起伏波动。

“上网课也影响到了学生参加课外活动的机会。我女儿目前几乎没有机会参加志愿活动和学校组织的课外活动,”王先生说。

美国各大学在录取新生时,传统上对申请人是否参与课外活动、志愿者活动和实习经验是给予考量和权衡的。

作为学生家长的课程设计专家方柏林说:“课外活动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例如一些体育赛事、音乐赛事都受到了影响,不过这些方面受到影响的学生是全面的,不仅仅只是华裔、亚裔学生。”

不过,方柏林担心,疫情导致很多高校在招生时开始不看ACT和SAT考试成绩,“这对在考试方面更有优势的华裔学生打击比较大”。

路透社的消息说,美国教育部“全国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已经宣布,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爆发,用于跟踪美国学生在一些科目知识的全国数学和阅读测试,推迟到2022年举行。此前,这些测试原定于在2021年初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