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24年3月1日 星期五

举证小花梅舅舅视频遭“河蟹” 徐州刑警进京追问吹哨人(2)


盖有徐州市丰县欢口镇结婚登记管理专用章和钢印的结婚证上贴着董志民和杨庆侠二人照片。该证件和照片引起很多疑问。
盖有徐州市丰县欢口镇结婚登记管理专用章和钢印的结婚证上贴着董志民和杨庆侠二人照片。该证件和照片引起很多疑问。

引起广泛关注的徐州铁链女(也称锁链女、八孩母亲、丰县性奴)事件爆发3个月来,那位被铁链锁住的妇女仍然身份不明、其人身安全持续受到人权组织、公益人士和网民关注和追问。不久前网上曾昙花一现的一段视频显示,小花梅舅舅和同乡村民并没有表示认同官方说法。这段第一手音像资料被认为戳穿了江苏当局所谓“调查走访”的谎言。上个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表态要追查严惩相关罪行及责任人之后,拍摄这段视频的前媒体人赵兰健向最中国高检、公安部、江苏省公安厅和徐州市公安局等部门寄送上述视频,并在他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公布相关信息,获得上千万阅读量后遭微博禁言两周,相关视频之前曾遭网管屏蔽。近日,徐州警方派三名刑侦警察到北京赵兰健住所,带他到辖区派出所,围绕该视频和丰县铁链女案作了5个多小时的问话,试图说服他认同江苏省作出的铁链女就是小花梅的调查结论,放弃小花梅舅舅不认铁链女的事实。

举证小花梅舅舅视频遭“河蟹” 徐州刑警进京追问吹哨人(2)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50 0:00

视频显示小花梅舅舅拒认铁链女

小花梅舅舅: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呃,这个不是。这两张不是。

赵兰健:这两个不是小花梅,是吗?

小花梅舅舅:是不是我也不好辨认。

这是前媒体人、摄影记者赵兰健先生实名向多个中国司法部门寄送的举报视频中的一个片段。在云南省怒江福贡县匹河乡家中的小花梅舅舅亲口否认铁链女是他20多年前被拐卖的外甥女小花梅,也不是四川南充失踪女孩李莹。

小花梅舅舅未指认照片中锁链女为小花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27 0:00

江苏省(第五版)调查通报称,“综合DNA检验比对、查阅小花梅云南户籍底册和调查走访,认定杨某侠(铁链女)即小花梅。”此前,徐州市也权威发布(第四版)调查通报称,通过DNA比对,“结合调查走访、组织辨认,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在赵兰健(以下简称赵先生)发布的视频中,小花梅舅舅连声否认铁链女为小花梅,又说“不好辨认”,其乡邻都含糊其辞。由此可见,江苏省和徐州市关于调查走访和组织辨认的说法显然无法成立。

记者:你见到小花梅的舅舅,在他家里。你怎么能够确认他就是小花梅的舅舅? 赵先生:因为小花梅的舅舅是当地的名人。我对他的识别并没有看她舅舅的身份证。从匹河乡汽车站,一路上有十几个人指点,最后找到小孩梅的舅舅的时候,我就问他,我说你是小花梅的舅舅吗?小花梅的舅舅就点点头。我就到了他家。 小花梅舅舅的视频还出现在中央台的片段里。这是可证实的。

记者: 江苏徐州那边人还给他打个电话是吧?

赵先生:对。我在跟她舅舅对话的视频里面,他舅舅承认了两点,一是江苏有关方面给小花妹的舅舅今天早上还打了电话。另外,他舅舅也承认在之前中央台曾给他作了长时间大量的采访。

微博因视频遭禁言 公安居委会齐施压

记者:三名刑侦查到北京来专程来找你,是不是意味着你的举动或者你所举报的材料带有一种刑事方面的性质?他们有没有在这方面作出解释?

赵先生:这个举报材料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平凡的东西,只是一个旅途见闻。但是能惊动刑警,他们都是专业人员,那么我想,我相信,他们从专业的角度,知道这个视频的重要性。上个星期我被新浪禁言之后,我也受到一些压力。差不多有5个省的公安人员给我打过电话。还有住地和属地的一些居委会人员去对我做一些劝告的工作。我为了躲避这些大妈和大爷,我特意就跑到了一个朋友家躲起来了(笑)。我在一个酒店里差不多待了一星期的时间。每天都去靠运动去给自己减负。因为你要知道接到那么多个省的公安人员的电话,你看啊,有云南的,有江苏的,有北京的,有河北的,有我老家吉林的,这对于我都是一份压力。每一个警察打给我这边的时候,我其实回答的跟与你通话是一样的。这只是我的一个亲历,我并不想去触犯任何。我只是在偶然情况下拍了这么一个东西,然后呢没想到这样的视频,引发了这么多警力人员对我的关注。

赵先生也是关爱失踪人口家庭的义务工作者。今年2月,他在云南怒江地区走访期间以传播视频方式帮助小花梅家乡一个家庭找回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来自徐州的刑侦警察对他问话5小时后,他表示相信警察们来找他并非恶意。

赵先生:当然啦,这些警察我想他们心地也都是善良的,在充分了解了我的表达之后,他们都是沉默不语的。包括我和这三位刑侦人员去到住地的警察署去谈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住地的警察也不是沉默不语的,不参与这个话题讨论。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吧,他们自己心里头去衡量了这样的一个是非。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记者:你说的那些街道居委会的大爷大妈, 他们找你主要是为了什么?谈了什么?

赵先生:他们就是给我打电话,关心我。就说有一些敏感的事情不要去介入。甚至也有一些有关部门,它们想驱逐我。不让我在这客居、旅居。因为我是喜欢体育运动的。我的经常要划那个皮划艇、桨板,还有帆船。我就在河边租了套房,主要是放我的运动器材。我有些时候那会在北京,有些时候能会在北京周边有水库的地方。有一些住地的警察,他们不希望我在那久留。我想他们可能是给我在系统里做了标注。我给这个居委会的人员解释清楚的时候,他们也都会意地一笑,不了了之了。

赵兰健:微博内容遭审查后靠运动减压

赵先生表示,铁链女案件曝光后,特别是他在怒江遇到小花梅舅舅以后,他的微博开始有了麻烦,也影响了本来的平静生活。

赵先生:但是新浪把我的微博给我禁言了之后,我其实内心也很慌张的嘛。我就去靠运动给自己减压了。我刚回到这个住地第3天,江苏省的警察就已经来找我了。我还特意去跟这三位警察去尝试打探。我说你们是不是把我的手机定位了?我说,我又不是一个刑事犯罪分子。我说我是为公安好,我给你们提供了一个证据。我说你们应该给我嘉奖才对呀。他就说,没有手机定位。那么,我心里也有一点暖意,因为我认为又多了一点自由的空间。

官方DNA检验 vs. 民间视频证据

据赵先生叙述,徐州当局派到北京询问他的警察着力强调DNA检验结论的重要性,显示他们特别在意小花梅舅舅拒认铁链女的视频证据,该视频证据客观而且直观地凸显与江苏省和徐州市两级政府作出的小花梅就是杨某侠的调查结论存在严重漏洞,更令人怀疑,为什么有关当局把一个相对简单易破的拐卖刑事犯罪案件办成如此复杂、尴尬的政治大案,在北京高层最怕出事的冬奥会前后演变成史上最大的网络舆情事件之一?

不少网民和社会观察人士指出,不受任何监督的官方机构出具的DNA检验报告和其他调查结论高度存疑,而铁链女案只是中国一些地区长期存在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冰山一角,该案牵扯出可能至少另外三名被拐卖女子:杨某侠(或杨某英)、小花梅、李莹,她们的悲惨身世和现状亟待厘清。

李克强总理3月11日不点名就丰县八孩母亲案和长期存在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现象表态之前,中国最高检察院也在回复关注铁链女案的全国人大代表时称,正在督办彻查该案。不过,一个半月过去,万众瞩目的铁链女其近况也成了秘密。

记者:铁链女就在他们手里嘛,应该去了解她嘛。如果现在还活着的话,完全可以直接去了解她嘛,让她来说她的情况,她的身世,这是很简单的,对不对?

赵先生:对。所以呢,我在微博上写过,我认为,在第五次(调查)结论之后,能够被公众所识别、所看到的证据,仅有我拍摄的这么一段视频。其他的全部都是在政府机构或者是公安机构实验室里。那些东西是我们触及不到的。我们视觉感官能看到的,不是传言的东西,仅有我提供的这个视频,可以供亿万观众参考。

铁链女牵动人心 当局强力维稳

这位摄影家对个人安全的担忧有前车之鉴。维权网站《民生观察》不久前报道:“前云南信息报调查记者铁木(郭敏)和马萨,联袂去云南亚谷村采访,揭出小花梅的一些真实信息。2月22日铁木(郭敏)被昆明警方传唤,当天下午时分获释回家,大致问话就是近段时间不许外出,要报备,不让就铁链女此事再说话,不让对外接受采访。”

徐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拘押了两名到精神病院探望铁链女的女性志愿者,其中一人网名叫乌衣。她3月2日被徐州公安跨省再次抓捕后,据悉目前在邻近丰县的沛县监视居住,成为当地维稳重点。

中共当局对公开要求重做李莹DNA鉴定的李莹父亲战友以及为铁链女和众多拐卖受害者发声的知名学者实行删帖封号,并约谈、警告数以百计关注铁链女案的高校校友、博文作者和志愿者,还以防疫为由封锁事发地欢口镇董集村。

赵兰健:被污反华有口难辨

赵先生:其实我接受你的采访,也是一个被逼无奈之举。 我希望,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是应该首先能在中国的媒体平台有一个客观事实的发声。但是我好像没有这种机会。因为那一个旅游的视频上传到新浪(微博),都被删除。 其实,我个人的怒江行为被很多网友抹黑化了,妖魔化了。比如2月15号左右的时候,我在微信朋友圈里面看了很多有关污名我的诽谤性语言。他们传言我是一个海外敌对势力,又说我是一个地下教会派驻中国的一个反华势力。其实,我看那这些东西,我也很无奈。 我作为媒体从业人员差不多有15年。 但是就今天的这样一个媒体局面而言,我是一点辩驳的能力都没有。

对于不久前上海封城期间一女子给送外卖小哥打赏200元,被指“太少”,竟因不堪忍受网络暴力污名而跳楼身亡的悲剧,赵先生也表示感慨。不过,他表示自己不会因为这种恶劣的网络环境而想不开。

赵先生: 当然,我这样一个成年人,也不可能因为污名的行为去自杀。我目前不会啊。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对污名化的行为作一个反驳和辩驳。无奈国内的这种环境,我一点发声空间都没有。这是我接受您采访的主要原因。主要是想给自己洗白。

赵兰健:视频举报获中国网民巨量关注

记者:你在新浪把发送举报材料等情况写不出来之后,遇到了什么情况?

赵先生:新浪微博上体现出来的一些数字真是把我给吓到了。4月8号一天时间,整个新浪微博就井喷了。我最重要的一个置顶,一天的时间浏览量,在新浪封闭之前是294万人阅读。 那么其他的新浪条文都阅读量也都达到了二三十万一条。我差不多发了十几条。仅仅新浪微博的平台就有近千万的浏览量。我的微博被新浪禁言之后,一些热心网友就截取了新浪微博的一些图片,通过腾讯的微信 四处散发,公众号四处散发。差不多有几十个有关于我举报材料的公众号在对外发布有关信息。好像就一两天时间,有些公众号就已经超过十万多了。后来呢那些超过十万多的微信公众号就都被查封了。新浪和腾讯的有关信息加起来超过千万是肯定有了。

记者:现在这么多人关注你举报的事情,对网友这些这种反应,你原来有没有这样的预期呢?或者你现在怎么看待如此强烈的反应?

赵先生:这个真是太出人意料了。我没想到我做一个普通人的一个新浪微博,一天之内会有那么大的流量访问。如果我是一个大V,还能理解。我作为一个平凡人,能吸引这么大流量,我认为这是一种民意的期盼吧。

(访谈内容根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相关内容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3/1【时事大家谈】中国修订《保守国家秘密法》,北京不惧外企撤资?拜登下令禁售美国人敏感信息给中国,行政令出台背景是什么?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助理教授赖荣伟博士;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