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9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年终报道:2019全球难民人数续增长


年终报道:2019全球难民人数续增长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1 0:00

2019全球难民人数续增长

全球难民危机继续恶化,据联合国指出,世界正在目睹“有记录以来流离失所的最高程度”。在气候变化迫使人们离开家园之际,因为各地冲突和迫害的影响,预期流离失所的人数未来会进一步上升。难民维权人士说,他们担心随着流离失所的人数上升,发达国家正在被迫拒收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从而加剧了他们的困境和痛苦。

2019年,遭到冲突和迫害的人们,继续被迫离开自己的社区和国家,这场规模空前的全球难民危机因此雪上加霜。

联合国难民署全球通讯部主任琼阿·格迪尼·威廉姆斯说:“流离失所者的总数超过七千万,其中大约两千五百万是难民。我们已经看到叙利亚和委内瑞拉正在爆发的新冲突,我们已经看到某些地区的难民人数正在增加。”

威廉姆斯说,2019年,由于情况持续恶劣,返回家乡的难民人数很少。2019年和2018年一样,难民人数最多的群体是叙利亚人、阿富汗人、南苏丹人、罗兴亚人和索马里人。

专家警告说,气候变化将成为人口被迫迁移的首要原因,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说,自然灾害已经在南苏丹和索马里等国家引发大规模的流离失所。

威廉姆斯说:“人们被迫离开,不仅因为他们无法谋生、无法耕作自己的土地,而且因为在那些干旱成灾的地区,水资源已经成为军事集团控制人民的武器。”

与此同时,人权组织谈到难民和一向欢迎难民的国家之间的所谓“团结危机”,这些组织注意到发达国家强迫送回和遣返难民的比率上升。

人权观察难民权利计划主任比尔·弗雷利克说:“我们缺乏通过财政援助和移民安置的直接支持,这反映在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许多富裕国家阻挡难民的情况。”

欧洲联盟和一些发达国家还实施了所谓的“威慑政策”,来遏止在各国边界的难民以及寻求庇护者的人数。”

弗雷利克说,类似政策向土耳其这样位居前线的国家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要在本国边界上就把寻求庇护和支援的人们挡回。

格迪尼·威廉姆斯确认有这个问题。

威廉姆斯说:“我认为难民现在肯定面临非常困难的形势,我们看到一些十分不友好的严酷言论。”

在一些政府强调需要优先照顾本国公民的时候,像比尔·弗雷利克这样的活动家看到的是缺乏同情心,还有政治家未能对抗种族主义、仇外心态和对伊斯兰教的恐惧症。因此,他表示,帮助处境维艰的人的支持已经减弱。

人权观察难民权利计划主任弗雷利克说:“当你走投无路,当你面临种族灭绝,当你的生死在一线之间的时候,逃亡权、寻求庇护权实际上是人们拥有的最后一项人权。”

2019年在十二月中旬的联合国难民署全球难民论坛上展现团结后画上句点,当时各国、企业和国际机构作出七百七十多个支持的承诺,尽管这些承诺没有强大的约束力,联合国难民署希望它们会激发国际间今后对难民的新承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