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9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美洲国家峰会在求变中落幕 绕不开中国?


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6月6日到10日在洛杉矶召开。
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6月6日到10日在洛杉矶召开。

星期五(6月10日),为期五天的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The Summit of the Americas),在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市落下帷幕。本次峰会的讨论主要围绕拉丁美洲的移民问题、经济困境和新冠导致的卫生挑战等,致力于“为我们半球建设一个可持续的、适应力强和公平的未来”。

不过,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三国由于被美国认为在民主上不达标而未受邀请,以及因此而导致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领导人的抵制行动,成为霸屏国际关注的重点,也引出对美国领导力以及该组织内团结的质疑。

与此同时,与美洲国家峰会没有直接关系的中国,似乎成为绕不过的经络。

那么,本次美洲峰会看点如何?它是否凸显由美国初创28年之后,现在必须面对国际格局发生巨变的现实?中国扮演的角色如何?美国可以如何运筹拉美这盘棋局?

中国媒体“热情”爆棚 四面峰会大打擂台?

各方评论称,美洲国家峰会自1994年第一届召开以来,如此分裂是前所未有的;由于美国视中国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以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为关注重点,拜登政府仍在继续降低拉美地区的优先地位。

中国媒体则是“热情”爆棚。其中的民族主义刊物《环球时报》引述西方媒体的各种负面评论,称拜登美洲会“开得尴尬”,“遭到美国媒体和世界舆论的集体唱衰”;该报并用“风光不再”、“公关惨败”作为对美国主持的本次峰会的总结性评语。

“美利坚大学”国际服务学院教授兼荣誉主任路易斯·古德曼(Louis Goodman)博士。(照片由本人提供,来源于美利坚大学网页)
“美利坚大学”国际服务学院教授兼荣誉主任路易斯·古德曼(Louis Goodman)博士。(照片由本人提供,来源于美利坚大学网页)

位于美国首都的“美利坚大学”国际服务学院教授兼荣誉主任路易斯·古德曼(Louis Goodman)博士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官方媒体“对拉美国家反应的描述其实恰如其分,这包括一些被排除在峰会之外的国家,还有抵制峰会的国家。只不过中国官媒选择突出这一部分。”

古德曼博士认为,随着美中关系恶化,“美国媒体只批评中国,而中国媒体也只批评美国。这点令人失望,也很不幸。”

与此同时,就在美国主持召开“美洲峰会”的同时,中国主导的、外加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组成的“金砖五国”,也举行该组织的“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并从6月6日开始密集召开各种会议。

此外,被美国排除在美洲峰会之外的古巴,星期二也在首都哈瓦那举办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峰会。没有被美国邀请的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领导人都参加了这个峰会的开幕式,并表示“坚决反对”华盛顿把他们排除在外的做法。

古巴总统在推特上称,他们这次会议是“一个融合、团结、合作的峰会”。

拉丁美洲要什么?

美国国际关系学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拉丁美洲中心的高级主任杰森·马尔扎克(Jason Marczak)博士。(照片由本人提供,来源于大西洋理事会网页)
美国国际关系学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拉丁美洲中心的高级主任杰森·马尔扎克(Jason Marczak)博士。(照片由本人提供,来源于大西洋理事会网页)

美国国际关系学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拉丁美洲中心的高级主任杰森·马尔扎克(Jason Marczak)博士,在洛杉矶的会议现场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我目睹了由智利牵头的‘连接海洋保护区国际联盟’协议获得签署。这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兑现的事情。”

马尔扎克博士认为,繁荣对于拉美一带而言是关键所在,“本次美洲峰会召开的时机太关键了”;以加勒比地区为例,这里正面临一系列复杂的挑战,飓风即将来临,新冠流行的后果还在徘徊,全球能源和食品价格持续攀升。种种阻力使得这些市场小、人口少、依赖旅游和商品的小小民主政体雪上加霜,所以,“美国的加勒比政策需要挂到加速档”。

美利坚大学的古德曼博士告诉美国之音,他通晓西班牙语,因此对拉美的现实情况可以说是感同身受。他认为,拉美国家不仅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由新冠病毒流行导致的卫生形势也同样悲观,“这些国家都只能从务实角度出发,来推进发展目标,或者说至少不要倒退。所以,他们不仅仅想跟美国打交道,也同样希望跟中国、跟欧洲、跟任何对他们有帮助的实体打交道”。

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2022年6月6日到10日在洛杉矶举行。(美联社)
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2022年6月6日到10日在洛杉矶举行。(美联社)

古德曼博士指出,这就是为什么强行把这些国家拉到美国的方向“不被看好”。他认为,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在面对拉美面临的问题时,美国需要“用21世纪的眼光和方法来处理,而不是用过去的老办法”;“特朗普时期要求拉美国家在美中之间选边站那种黑白分明的做法,对于拉美来说是一种冒犯”。

美国在拉美影响力是否下降?

从2000年代中期开始,对拉美丰富的原材料、能源和其他商品如饥似渴的中国开始行动了,“带着尽管有附加条件的大额贷款抵达当地”。(美国之音图片)
从2000年代中期开始,对拉美丰富的原材料、能源和其他商品如饥似渴的中国开始行动了,“带着尽管有附加条件的大额贷款抵达当地”。(美国之音图片)

洛杉矶时报》称,中国现在已经通过其4.3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基建和进出口倡议,“进入到拉丁美洲的纵深处”;“它对当地政府尤其有诱惑力的地方是,民主或者人权议题不会成为那些政府的门槛”。

《洛杉矶时报》说,从2000年代中期开始,对拉美丰富的原材料、能源和其他商品如饥似渴的中国开始行动了,“带着尽管有附加条件的大额贷款抵达当地”。

路透社刊文引述秘鲁前驻华大使卡普奈(Juan Carlos Capunay)的话说,不算墨西哥的话,“拉丁美洲最重要的商业、经济和技术联系绝对是与中国建立的;中国是当地首屈一指的贸易伙伴,大大超越美国……不过,这个地区在政治上还是与美国更加一致。”

路透社指出,墨西哥除外的拉美地区与中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去年接近2470亿美元,大大超过与美国的1740亿美元;而且,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距离去年进一步加大。而墨西哥与美国的贸易额去年为6070亿美元,它与中国同期的贸易额为1110亿美元。

“大西洋理事会”的马尔扎克博士告诉美国之音,中国不仅在拉美地区增加了经济利益,也扩大了软实力外交,“这意味着美国加大力度的时刻已经到来,要向拉美国家展示美国与他们在利益上的一致性。”

美利坚大学的古德曼教授说,“我认为,如果用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降低这样的语言来形容,这并不恰当,因为这么说没有反应当地的状况。新的世界格局正在形成,拉美国家想有效把握机会。我要说的是,俄乌战争爆发后,拜登政府表现很不错,把欧洲盟友和东亚盟友都团结起来了。所以,对待拉丁美洲和非洲,他们也需要使用不同的战略。希望他们能够做出调整并且付诸实施。”

古德曼还表示,中国并不具备能够与美国比肩的牢靠的全球贸易和金融网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