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3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台美人社团反驳世卫声明,称其秘书处对排除台湾有决定性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派往中国的专家团负责人布鲁斯·艾尔沃德在北京参加记者会。(2020年2月24日)

几个台湾裔美国人社团上星期写信给世界卫生组织(WHO),反驳该组织在一个声明中关于“台湾加入世卫组织的问题取决于世卫组织会员国,而非世卫组织工作人员”的说法,并指出一直以来都是世卫秘书处在控制台湾参与会议的议程,世卫秘书处在排除台湾的参与上扮演着决定性角色。

台美人社团反驳世卫声明,称其秘书处对排除台湾有决定性作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23 0:00

在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 3月28日在香港电视的视频访问中回避“世卫组织是否重新考虑让台湾参加”的问题而引发极大争议后,世卫组织3月29日罕见地对台湾参与世卫组织一事做出公开声明说:“台湾加入世卫组织的问题取决于世卫组织的会员国,而不是世组织的工作人员。”

声明还提到,世卫组织密切关注台湾疫情发展,正在与目前新冠病毒流行并的所有卫生当局密切合作,“包括台湾的卫生专家”,世卫组织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也正在汲取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有领域的经验教训,以便在全球分享最佳做法。

台湾会籍和参与权问题

北美洲台湾人医师协会、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及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在4月2日写给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信中表示,经过几个月来的沉默以及世卫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在一个访问中的“广为人知的表现”,他们欢迎近日世卫“愿意就台湾参与世卫组织一事展开公开讨论的决定”,并希望世卫组织3月29日的声明“可以作为推动台湾全面参与这个全球公卫机构的引擎。”

不过信上说,作为关注此一议题的公民组织,他们并不相信世卫关于台湾的WHO会籍问题是由会员国决定而非该组织工作人员决定的说法,“作为世卫组织的执行机构,秘书处一贯通过扭曲过去的年度大会的会议议程而单方面拒绝承认台湾的观察员身份与会籍。换句话说,你们的世卫组织工作人员一直都在代表会员国决定台湾申请会员的问题。”

此外,信中还指出,世卫秘书处也单方面决定了台湾是否参与世卫大会以外的活动,自2009年以来,在所有台湾申请参加的187场技术会议中,只有30%获得世卫工作人员的批准,而且“当世卫秘书处有充分授权可以邀请台湾参加时它却没有这么做”。

这些台美人社团认为,台湾2350万人的公共卫生与人权不是一个可以由世卫秘书处或其会员国来决定的问题,对台湾歧视也违反了世卫组织“所有人都能享有尽可能高水平健康”的宗旨,拥有一个无缝隙的公共卫生网络符合世卫组织及全球国家的利益,“没有听取并分享台湾在去年12月31日提出的关于新冠病毒的早期警告,已经牺牲了成千上万个生命。我们不能再重复这个历史。”

台湾人公共事务会会长简明子星期一(4月6日)在一个声明中说,这封联名信展现台美人与台湾人民团结一致的立场,一旦美国国会复会,FAPA将全力协助推动S.249法案的立法,这个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研拟一个策略来恢复台湾在世卫组织的观察员身份。FAPA也将为台湾在这个全球卫生机构最终的完整会籍持续发声。

S.249是由美国参议院台湾连线共同主席英霍夫(James Inhofe, R-OK)在2019年1月提出,6月由参议院外委会表决通过,虽然特朗普总统最近签署生效的《台北法》其中也有关于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条文,不过FAPA认为,S.249是专门针对台湾成为世卫组织观察员为目标的立法,在全球公共卫生面临挑战的此刻尤其有推动的必要。

在《台北法》生效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国务院将竭尽全力帮助台湾在世卫组织内发挥适当的作用。

对于台湾参与世卫组织的问题,中国政府强调必须符合其"一个中国原则"的前提。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星期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必须是主权国家”。

批评声音: 世卫组织沦为北京跟班 若不改革就撤资

在新冠病毒疫情持续在全球肆虐之下,一些美国议员指责世卫总干事谭德塞领导的世卫组织与中国共产党同流。《华尔街日报》的一篇社论也抨击世卫组织在谭德塞领导下向北京低头,散布不实信息,破坏了全球抗疫,并呼吁或者改革世卫组织或者切断其资金。

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 R-FL)3月31日呼吁对世卫组织在协助北京隐瞒病毒威胁的关键信息中所扮演的角色展开国会调查。他还表示将重新审视美国是否应该持续为世卫组织支付经费。

另一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 R-MO)在他的推特上转发香港电台采访世卫组织官员的视频,并说:“世卫组织继续为中国而出卖自己。是时候在该组织清理门户了,这个组织正在我们眼前让世界大失所望。”

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 R-FL)也转发了这段视频并发推说:“毫不奇怪。世卫组织前线工作人员从事着令人赞叹和英勇的工作。但该组织一些领导人从新冠病毒第一天起就掩盖了中国共产党的行为。”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4月3日的一篇报道援引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 R-TX)一名发言人的话说,世卫组织一直以来都屈服于中国共产党的意志,以牺牲全球健康及控制新冠病毒扩散作为代价,从淡化病毒的严重程度到系统性地排除台湾,“克鲁兹参议员认为世卫组织已经失去它要有效运作所需的可信度,对其领导层的重新评价有其急迫性。”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日(4月5日)发表社论说,世卫的失败之处在于谭德塞,“他是一个政客而不是一个医生。”中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是“有组织性且一贯性的”,美国提供世卫资金也大体上忠于这个机构,而“中国任命的干部却必须以中国利益为优先,否则就要忍受北京的愤怒。”

这篇社论说,美国国会应该调查世卫总这次疫情中的表现,查明它“对疫情的判断是否受到中国的政治影响,”因为在所有国际组织中,世卫组织“应该是最不具政治性的,”它的核心目标是要协调国际合作应对疫情,并提供诚实的公共卫生指引。“如果世卫只是一个被政治化的抗疫马奇诺防线,那么它比没有用处还要更糟,不应该接受美国提供的资金。”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