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 2024年6月24日 星期一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聚会布拉格 吸收新成员共同应对中国挑战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2023年9月初在布拉格的捷克议会大楼召开年度会议。(照片来源:捷克外交部长、IPAC前任共同主席扬·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的社交媒体X的账户。)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2023年9月初在布拉格的捷克议会大楼召开年度会议。(照片来源:捷克外交部长、IPAC前任共同主席扬·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的社交媒体X的账户。)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星期一(2023年9月4日)发表公报说,在过去的两天里,IPAC的成员们在布拉格的捷克议会大楼召开年度会议,讨论了中国共产党对国际社会基于规则的秩序、全球和平与稳定以及自由与民主所构成的多重挑战。

在这次年度峰会上,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向菲律宾、肯尼亚和巴拉圭的立法者敞开了大门, 接纳了来自这三个国家议会的新成员。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包括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挪威、瑞典八个创始国加欧盟议会代表(从上往下)第一排(从左到右)哈斯帝(澳大利亚), 克琪恩(澳大利亚), 考特莱尔(加拿大), 吉尼耶斯(加拿大), 布提考夫尔(欧盟议会), 雷克斯蔓(欧盟议会);第二排(从左到右)鲍泽(德国), 布兰德(德国), 中谷元 (日本), 山尾志樱里(日本), 拉恩(瑞典), 迈尔姆(瑞典);第三排(从左到右)肯妮迪(英国), 邓肯-史密斯(英国), 梅南德兹(美国), 鲁比奥(美国), 泰兹奈尔(挪威)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包括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挪威、瑞典八个创始国加欧盟议会代表(从上往下)第一排(从左到右)哈斯帝(澳大利亚), 克琪恩(澳大利亚), 考特莱尔(加拿大), 吉尼耶斯(加拿大), 布提考夫尔(欧盟议会), 雷克斯蔓(欧盟议会);第二排(从左到右)鲍泽(德国), 布兰德(德国), 中谷元 (日本), 山尾志樱里(日本), 拉恩(瑞典), 迈尔姆(瑞典);第三排(从左到右)肯妮迪(英国), 邓肯-史密斯(英国), 梅南德兹(美国), 鲁比奥(美国), 泰兹奈尔(挪威)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立于2020年6月4日,成立日恰逢北京当局在天安门广场暴力镇压民主抗议活动31周年。 该联盟自称是“积极致力于协调针对中国的民主政策的最大跨党派立法者网络”。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布拉格峰会上致闭幕词。 他感谢了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员的支持,并表示这增强了台湾维护和平与稳定以及自由与民主的共同价值观的决心。

IPAC对台湾地位的看法

此次峰会通过的布拉格公报涵盖了与中国有关的很多紧迫问题。议题包括中国的跨国镇压,台湾面临的威胁,可再生能源依赖,香港法治自由受到侵蚀,以及各国对“一带一路”问题的担忧。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台北与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共同主席包瑞翰进行视频对话。(2022年11月3日)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台北与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共同主席包瑞翰进行视频对话。(2022年11月3日)

此次公报指出了北京当局增加对台湾的军事活动以及它们的"灰色地带"策略,尤其是台海两岸关系令人震惊的恶化。布拉格公报强调了北京对台湾的侵略性姿态。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对这种现状表示了警觉,强调只有相互协调才能遏制形势的进一步升级。

公报说,假如中国对台湾进行封锁,可能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将高达2.7万亿美元。

此外,该公报概述了一系列行动要点,范围从加强各国与台湾的经济关系到主张台湾加入各种国际组织。

扩大影响:新国家加入IPAC联盟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顾问和《中国节点:中共暴政内部及周遭的三十年》的作者罗杰斯(Benedict Rogers)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顾问和《中国节点:中共暴政内部及周遭的三十年》的作者罗杰斯(Benedict Rogers)

对于新成员的加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顾问和《中国节点:中共暴政内部及周遭的三十年》的作者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在接受美国之音书面采访时强调了这次布拉格峰会的重要性。他说,这个峰会“具有巨大的意义…..为议员制定了行动计划,以试图解决中国共产党在习近平领导下构成的挑战和威胁”。此外,他认为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在此次峰会上扩大了全球影响力,因为有三个新国家参加-菲律宾、巴拉圭和肯尼亚的几位议员选择加入这个联盟。

出席峰会的菲律宾代表团联合主席阿德里安·迈克尔·阿马通(Adrian Michael Amatong)对参加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持乐观的态度。他告诉《日经亚洲》: “中国只是为所欲为,根本不承担任何后果。所以也许通过倾听其他国家的声音以及学习他们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方法,我们可以学到一两件事。这样也许我们可以制定有助于保护我们的政策。 ”

应对全球挑战:对中国的野心作出统一的回应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联合主席、捷克峰会的主办方、捷克政治家帕维尔·费舍尔(Pavel Fischer)向美国之音强调, IPAC 不仅仅是一个联盟,而且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工作平台。 肯尼亚等新成员加入 IPAC,体现了 IPAC 在国际舞台上不断变化的角色。

费舍尔表示:“平台越大,对我们就越有利。” 他指出,这种扩张增强了 IPAC 在强调中国政权对全球自由构成的潜在威胁方面的功效。 就个人而言,费舍尔透露,在担任联合主席后,他认识到他对中国干涉捷克内政的担忧与全球各国议员的类似担忧相呼应。

费舍尔强调了理解和适应中国不断变化的策略的重要性,例如其“战狼”外交。他对美国之音说, “我们成员国之间必须保持联系,以全面了解来自中国的挑战的范围。” 费舍尔认为,欢迎新成员既带来挑战,也带来新的机遇;通过积极倾听彼此的意见,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员可以制定更精细的政策分析,从而更有效地影响其社会和政府。他强调各国成员需要采取积极主动的立场,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在非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与费舍尔对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认可不同,英国保守党议员理查德·格拉曼 (Richard Gramam) 在向《众议院》杂志发表评论时批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是一个“由世界各地同样反华的人组成的联盟,参与其中的议员受到游说并被鼓励以尽可能激进的方式提出许多棘手的关于中国的问题。”

作为回应,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联合创始人、英国保守党议员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在《众议院》杂志上表示:“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是一个由世界各地议员组成的合法组织。尤其是工党、自由民主党、苏格兰民族党和保守党的议员都是其成员,所以当格拉曼试图攻击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时,他实际上攻击了下议院的同事。”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公报说,在布拉格举行的第三届年度峰会为应对中国在全球的挑战不但提出了新的措施,还通过接纳新成员来形成一个更广泛、更有韧性的联盟,以便处理更加复杂的问题。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解放军战略核潜艇为何在台湾海峡上浮 ?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59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24 【时事大家谈】股市重新跌破3000点,中国经济症结何在?习近平强调党管企业, 三中全会如何“深化改革”? 嘉宾: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荣休教授文贯中;香港金融业者、独立时评人刘梦熊;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