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8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川普与美国政治地震(5):分裂的美国


唐纳德·川普:“昨天他们授予我‘年度人物’。这在过去叫‘年度男子’,现在叫‘年度人物’。这很好。他们是政治正确。他们非常政治正确。谁宁愿要‘年度男子’这个称呼?”

主持人(龚小夏):在评选川普为“年度风云人物”的杂志封面上,《时代》将川普称为“美利坚分裂国的总统”。最近几十年来,在美国的政治版图上,“美国人”这个概念正在逐渐消失,代之以各式各样的亚群体。以种族划分的非洲裔、拉美裔、亚洲裔,以性别划分的男性、女性、变性,以性取向划分的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等等。每个群体都受到了特殊的关注。

希拉里·克林顿:“非洲裔美国人在谈论每天遇到的有形与无形的障碍时,美国白人应该更有耐心地倾听。”

唐纳德·川普:“我要求今天在这个国家挣扎的每一位非洲裔美国公民都投我的票,这些人需要一个不同而更好的未来。”

主持人:2016年的选举结果显示出一个分裂的美国。调查显示,58%的白人选票投给了川普,只有37%投给克林顿。88%的黑人支持克林顿,川普只得到8%。妇女选票54%给了克林顿,42%给了川普。

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上台,并没有能够如预期的那样改善美国的种族关系。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发生的白人警察射杀黑人案件,以及随之而来在全美国兴起的“黑人生命重要”运动,凸显了美国社会的种族分裂,也成为竞选中一个激烈的话题。

宾夕法尼亚选民唐娜: “奥巴马让一个群体和另外一个群体作对。这样说完全正确。”

主持人:种族之间的冲突,不仅激起选民的愤怒,也令温和派的黑人领袖们失望。

山福德·毕晓普(Sanford Bishop,乔治亚州民主党籍国会议员):“在种族关系问题上,我们必须有坦诚的对话。我们必须将问题摆上桌面,看到各个族裔之间有各种误解和不信任。有人仇恨移民,有人不能容忍非洲裔美国人或拉美裔人或不说英语的人。我们必须推动宽容。我们也必须消除造成不信任的环境。”

杰西·杰克逊(Jessie Jackson, 1984年和1988年民主党总统竞选提名者):“我们需要投资,开发住房,教育和健保。开发就是治安。就业能够创造治安。健保能创造治安。”

主持人:对2016年大选起最为决定性作用的,是美国大都会与小市镇和乡村之间的分裂。人口密集的大都市——纽约、洛杉矶、费城、波士顿、芝加哥——都是民主党的票仓,而小市镇与乡村则基本上是共和党的天下。我们这里看到的,是美国反映各县选举结果的地图。这是美国式的农村包围城市。

查尔斯·莫瑞(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我生长在艾奥瓦州的牛顿,1万5千人,从前是生产洗衣机的美泰克公司总部。那是一家大企业,但公司设在艾奥瓦州的牛顿,公司高管办公楼的对面就是工厂。公司总裁佛莱德.美泰克的家离我只隔两条街。我父亲也从事管理,但是在中层,不是高管。美泰克先生的邻居是县里的警长,老婆教授钢琴。所以,美泰克一家与当地有很多往来。他们建造了一座公园,提供奖学金,为工厂的烟囱安装过滤系统,确保城镇不受排烟的困扰。他们是好市民。他们是赚钱,可很多都用于城镇生活的改善。这并不特别,美国很多地区都有相似的经历。现在这些都消失了。上流社会与普通美国民众的日常生活已经出现了脱节。”

主持人: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出身于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小镇。在看到川普在大选前的集会录像时想:“坏了,我们恐怕要丢掉大选。这些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还有他们的孩子。他们不是种族主义者,也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但是我们不和他们交流。”

分裂的美国以分裂的方式来选出了新总统川普。在下面一集里,我们将探讨非法移民与反恐的话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