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 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赴美生子面临“动刀”,外国人当“美国人的爹”将不再容易?


“赴美生子”催生月子中心。现在,“赴美生子”现象将面临美国政府“开刀”。图为美国加州洛杉矶县的一个月子中心外观资料照(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美国国务院官员星期一(1月20日)向美国广播公司确认,特朗普政府计划推动一项新规定,旨在停止“生育旅游”,即孕妇前来美国诞下“美国公民”的现象。这名官员称,这是要解决美国国家安全和执法机关所面对的风险问题。

众所周知,特朗普总统一直都反对外国人来美国生“定锚婴儿”,威胁要结束出生 地公民权(birthright citizenship)。他早在2018年中期选举前几天就表 示过,希望结束这种与生俱来的公民权,当时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表示反对,他 们说,这需要修宪。

事实上,任何人在美国领土或领地出生就是美国公民,这是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对美国出生者权利的保护,于1868年成文。

现在,美国每年有多少这样的孩子出生,还没有官方数据,不过,与特朗普政府的移民官员关系密切的美国移民限制者团体,“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估计,每年大约是三万三千名。

美联社说,以旅游名义“来美生子”的母亲主要来自中国、俄罗斯和尼日利亚。

洛杉矶法律工作者郑存柱对美国之音说:“事实上,出生地公民政策在美国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了,一直被视为理所当然。然而,有个问题就是,拿中国的情况来说,这些有美国公民权的孩子一般会被带回中国受教育,18岁成年后来到美国,会带来一套与普世价值完全背道而驰的价值观。”

郑存柱说,美国高层对这个现象的担忧并非始于特朗普执政,而是早在奥巴马时期就存在了;而且,这应该就是美国政府所说的,美国国家安全面对的部分威胁所在。

从中国专程来到美国洛杉矶接受“辅助生育疗程”的王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特朗普总统一直以来都在说,要改变出生地公民权,但是,“这个权利既然是写进宪法的,我相信,美国总统不是万能的,不能为所欲为。”

美国国土安全部二号人物肯·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对媒体说:“我认为,要改变这个规定,无需修宪就可以做到;问题在于,是否需要国会投票表决通过,还是政府可以做主说了算。”

美国媒体称,美国政府方面还没有提供每年到底有多少人前来美国“生育旅游”的数据;也不清楚政府计划如何来执行这项政策的变化。而且,关于审查签证申请会有怎样的变化等问题,美国国务院也还没有回答。

在前总统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高级官员的约翰·科恩(John Cohen)说:“他们在大刀阔斧地润色国家安全的内涵。”

美国前任移民与海关执法局局长汤姆·霍曼(Tom Hman)称,出生地公民权是非法移民现象的关键“推手”。他对美国福克斯新闻说:“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到美国的一张金门票……如果我们告诉全世界,只要有一个美国公民孩子,你就可以自由进来了,那么,我们将永远也无法解决边境危机。”

郑存柱说,从法律上说,这类“定锚婴儿”的美国公民权,是否符合“出生地公民权”的要求,其实是有争议的。他说:“既然他们的父母仅仅持有旅游签证,而不具有长期居美身份,这在政策上值得商榷。”

郑存柱说,往下演绎的话,如果美国政府修改政策,肯定会遭到反对和被起诉,这样一来就会上升到法律的高度,最终很可能由大法官进行裁决。其裁决结果,将成为未来类似案子的有效判例,因而使得新政策获得有效性。这样一来,修宪就成了不必要的途径。

早在1898年,美国大法官以6票对2票做出裁决,称华裔黄金德生在美国,他出生时他的父母受美国管辖,因此,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黄金德是美国公民。这个著名的“合众国对黄金德案”的裁决,巩固了出生地原则,外国父母在美国并受美国管辖时所生子女自动成为美国公民。

按照出生地原则,非法移民在美国生下的孩子也自动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皮尤中心依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所做的分析,2008年,在美国出生的婴儿有大约8%(也就是大约34万个孩子)为非法移民所生。很多力主控制移民的人士说,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当初是为了给予被解放的黑奴公民权利,如今却被非法移民利用了。还有人提到,在“合众国对黄金德案”中,黄金德出生时,他的父母在美是合法留居,不是非法移民。

在美接受辅助生育疗程的王小姐对美国的自由空间信心十足。她说:“真出现要修改政策的趋势的话,只要反对的群体发出声音,当局就会不得不加以放宽。”

有分析指出,如果特朗普得以改变“定锚婴儿”政策,这将意味着,B类签证的一些要求将发生改变;美国国务院官员在认定这类短期签证被外国人用作获得自动公民权的工具时,将有权力予以拒签。移民专家期待,届时,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也将执行类似规定。

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的多数移民政策都被提起诉讼。法律专家指出,如果把移民政策的改变,交给颁发B类签证的官员来拿捏的话,由他们判断签证是否被用作生育旅游,不满意的人如果要诉诸法律,就困难了。但与此同时,有些限制措施,比方说,阻止孕妇来美经商,这在法律上又是说不通的。

而且,生育旅游者的“定锚婴儿”与非法移民的“定锚婴儿”也不是一回事。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