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9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上诉法院裁决特朗普推特账户不得拉黑批评者,凸显更大问题


一个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特朗普总统的推特账号。(2019年6月27日)

美国一家法院裁定,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封杀批评者是违宪的。这一裁决再次引发了那些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拉黑批评者的政界人士的批评声音。

纽约的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三名法官周二一致裁定,由于特朗普的推特账户属于“公共论坛”,他不能拉黑那些不同意他的用户。

从他执政的早期开始,特朗普就利用推特即时制定政策,抨击批评者,并就几乎每一个主题发表意见。对许多人而言,他的推特页面已经成为他总统职务的“脸面”。

法官巴林顿·帕克在裁决书中写道:“第一修正案不允许一名出于各种官方目的而利用社交媒体账户的公职官员因为有人表达了该官员所不同意的观点而将其排除出原本是公开的网上对话。”

虽然帕克强调这项裁决不能延伸到所有由公职人员操作的社交媒体账户,但第一修正案的支持者表示,这一决定仍然可以作为对某些政界人士的教训,这些政界人士在“私人” 社交媒体账户屏蔽批评者,而这些账户通常也是他们同公众的沟通平台。 现在至少还有六起针对从县官到州长的美国政界人士的诉讼,他们谋求在社交媒体上让那些批评他们的人消声。

官员要承受选民批评

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代表七名2017年因发表负面评论而被封的人提起了诉讼。这个研究所的律师德赛尔说:“我们希望,由于这一决定,公职人员会注意并承认他们需要承受其选民的批评。”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班达里曾向公职人员提起过类似的诉讼,他表示这项裁决应该提醒政界人士:“在官方社交媒体账户中屏蔽批评者是违宪的”。

“社交媒体是新的市政厅, 一旦官方向公众开放,他们就不能有选择地排除那些和他们观点不同的人,”班达里说。

私人账户还是公共论坛?

特朗普在推特上拥有近6200万粉丝。他的推文被广泛传播,有时甚至传播几十万次,在这个免费的,无拘束的平台上既得到了深刻的赞扬,又得到了严厉的批评。尽管特朗普的推特页面具有随心所欲、率性而为的性质,但他的社交媒体总监丹·斯卡维诺(Dan Scavino)帮助他运营账户,该帐户在近几年已拉黑数十名粉丝。

白宫社交媒体总监丹·斯卡维诺(左)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走过白宫南草坪(2019年6月30日)
白宫社交媒体总监丹·斯卡维诺(左)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走过白宫南草坪(2019年6月30日)

上述诉讼案集中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否适用于特朗普的推特账户问题上。

代表特朗普的政府律师在法庭上辩称,不适用,因为特朗普的账户是“私人的”,他将其专门用作“自己表达的工具”。

但原告律师辩称,该帐户实际上是一个“公共论坛”,特朗普屏蔽了那七个关注者,从而侵犯了他们根据第一修正案所拥有的权利。

地区法院在2018年5月的裁决和上诉法院最近的裁决,都同意原告的意见。在地区法院裁决后,所有七名原告都被特朗普的推特帐户悄悄地解锁。此外,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要求解除特朗普对20至30名关注者的封锁。德赛尔说,其中大部分也被解锁了。

议员的官方账户能否拉黑持不同政见者?

特朗普并不是唯一因拉黑社交媒体批评者而被起诉的政界人士。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正在起诉肯塔基州、缅因州、马里兰州和维吉尼亚州的官员,他们代表那些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封锁的选民。此外,它还向内布拉斯加州和纽约州的政界人士发送信件,要求他们解锁用户,否则就面临诉讼。

今年4月,纽约公民自由联盟致函共和党众议员和特朗普盟友彼得·金,要求他在脸书上“解锁”数十名选民。

彼得·金曾辩称,他有权让某些人离开 “国会议员彼得·金”的脸书页面,因为这是一个竞选帐户,而不是用于他的国会工作。但公民自由联盟反驳说,“他的脸书页面被他的职务所包裹,他将其用作治理工具。”

作为回应,这位议员于5月创建了一个新的官方脸书页面,该页面不会基于用户的观点而封锁他们,同时继续将其原始账户用于竞选目的。

纽约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翟麦尔表示:“我们很高兴这位国会议员同意推出一个新的脸书账户作为他的官方账户,他不会在那里拉黑用户”,“国会议员的官方账户不能仅仅因为有些人不同意他们的意见而封锁他们。“

司法部上诉?

美国司法部表示,它对上诉法院的判决感到“失望”,并“正在探索可能的后续步骤”。

司法部发言人凯利拉科说“正如我们所说,特朗普总统决定在他的个人推特账号上阻止某些用户并不违反第一修正案”。

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法律事务研究员汉斯·冯·斯帕科夫斯基说,上诉法院“犯了一个非常基本的法律错误和一个基本的事实错误”,司法部应该对该决定提出上诉。

斯帕科夫斯基说:“第一修正案仅适用于公园那样的公共论坛”,“但推特不是公共论坛,推特是一家私人公司。”

评论 (6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