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3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中国公民运动活动人士谢文飞“议政”,“两会”前夕被发表


中国湖南人权活动人士谢文飞 (照片来源:维权网网站)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谢文飞被当局刑事拘留已经十多天。被抓前他接受访谈的内容在人大政协“两会”前发表,引来不同的反响。

谢文飞其人

谢文飞,原名谢丰夏,1976年生,湖南桂阳县人,2013年8月开始在广州参与“南方街头运动”,拉起“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的横幅。后来他还参加了纪念“六四”,支持香港“占中”,网上发表新冠疫情言论等活动。为此,他被控“煽颠”、“寻衅滋事”,多次遭刑拘、逮捕、约谈。4月30日晚上,被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再度刑拘,羁押郴州市资兴看守所。

5月18日“两会”召开前夕,维权网了发表中国人权律师、709案辩护人、美国汉弗莱访问学者陈建刚4月初从美国越洋采访谢文飞的文字稿,讲述这位“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的故事”。

谢文飞访谈内容

谢文飞在这次采访中表示,中国目前还远远达不到富强、民主、文明、自由、法治的国家的标准。目前的强大是建立在庞大人口基数上的畸型强大,这种牺牲公平正义、资源消耗殆尽、国富民穷式的强大不可能持续,最近几年来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中国当今最大问题是什么?谢文飞采访中说,中国现在还不能算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只有实现民主宪政,才能保障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在共产党专制极权之下,大多数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富人害怕财富失去,害怕进牢房,没有摆脱对再次“打土豪分田地”和“类似运动”的恐惧。

谢文飞说,与现代政治文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只是一个“半野蛮半文明的前现代国家”。国家似乎富有,肆意挥霍,全球大撒币;民间还有很多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穷人。

关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谢文飞说,中国近年经济上在国际社会中处于“重要的一极”,这是全球化背景下,经济相互依存,中国是“世界加工厂”和第一人口大国的消费市场诸多因素决定的。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大量企业外迁,经济下行,后继消费乏力,中国的重要性已不可能再维持下去。

谢文飞还说:“中国人的幸福指数相对较高”,这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所定义的幸福,“不是一种基于人格独立、能够自由思想的幸福,而是一种类似于动物,追求温保、交配、生儿育女方面的幸福。”

谢文飞最后表示:“至于我个人,只恨自己觉悟太晚,在走向街头抗争之前,被中共白白奴役了整整20年。我被当作政治犯受审,是我个人的耻辱,同时也是13亿人民的耻辱,但同时也是我的荣耀。作为一个政治犯,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这恰恰是我个人人格可以欣慰的一点,在这个大监狱一样的国家里,我没有逆来顺受,没有卑贱地苟且偷生,我在反抗,即便哪一天死在暴政的手里,我也是欣慰的。”

对谢文飞观点的评说

采访者陈建刚律师评论这次采访时发推说:“我实在觉得谢文飞有金子般的人品,智仁勇兼备:智,能冲破共产党几十年的洗脑愚民,成为清醒的人。仁,自己清醒沒有想独善其身,而是想着为国为民,甚至不惜以身噬虎;勇,在中共统治下公开反共,几人能够?”

欧彪峰是谢文飞的好友,他对美国之音说,谢文飞的上述看法是“出于他的亲身经历和对社会的观察。他对社会有深刻认识,其中包括他的成长环境,亲戚遭遇,工作后看到的荒诞事情,这些都引发他思考社会。”

不过,中国人权律师隋牧青对美国之音表示:“老实说,他们(谢文飞们)还都是挺有勇气,这一点我都认同,但是,我不觉得他们有什么观点,就是看问题都特别简单。这个圈子流行特别简单的观点,类似文革的‘革命有理’、‘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严格来说,未来公民社会的建设,老实说,对于一些人的一些观念,我还是比较排斥的。”

网上舆论对谢文飞在访谈中的观点也褒贬不一,有赞语和咒语。

另外,据中国公民运动网5月14日报道,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刑事拘留的南方街头运动代表人物谢文飞被关押逾两个星期,代理律师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遭拒,其亲属被传唤数小时,当局提出,必须请“国家允许的律师”为谢文飞进行辩护。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