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8 2024年7月24日 星期三

呼吁与中国战略脱钩 前美贸易代表:中共数十年来都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


资料照: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资料照: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对国会表示,中共当局数十年来都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争。他呼吁美国政府应该在经济上与中国战略性脱钩。与此同时,国会两党议员一致认为,华盛顿需要调整对北京的经济政策,这个改变必须从现在开始。

本届国会成立的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星期三(5月17日)晚间以“公平竞争:如何抗衡中国共产党在经济上咄咄逼人的行为”为题召开听证会。

曾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莱特希泽受邀出席作证。他在开场陈述一开始就提到,中国确实是美国最危险的威胁,甚至可以说是美国曾遇到过最危险的对手。

“他们(中共)的国家行为越来越咄咄逼人、军国主义、敌对、极权主义,并且针对着我们,”莱特希泽说,“中国认为他们注定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而我们阻挡了他们。”

莱特希泽接着表示,美国必须换个视角来看待中国的经济活动。“请记住他们是一个公开的敌对对手,”这位在中国政策上主张采取较为强硬立场的前经贸官员说。

“毫不夸张的说,中共几十年来一致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争,”莱特希泽说,“他们在这场经济战争中使用了经典重商主义的所有工具,以及其它更多方法。”

“他们强迫我们的公司交出技术给他们,如果这些公司不照做,他们就偷。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间谍活动来源,”莱特希泽严厉批评中国不公平的对待外国企业。

曾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主导美中贸易协议谈判的莱特希泽强调,中国以主导全球作为目标的经济政策所产生的影响就是巨大的贸易顺差,并透过所有方式获取技术。

委员会主席、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说,在讨论美中经济关系时,他想到的其中一个词就是“天真”。

“过去25年来两党大致都对中国下了同样天真的赌注,都认为强劲的经济交流将能引领中国共产党走向政治自由化。但北京将我们典型的美国式乐观主义视为是一个利用的机会,也将我们的条约和国际承诺当成是‘你们要遵守,但我不用遵守的规则’,”加拉格尔说。

美中经贸往来上长期的不平等关系也警醒了国会民主党人。美中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首席民主党人、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联邦众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在听证会上指出,1978年当中国经济开放时,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GDP(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的12倍。当时,中国是世界排名第十大的经济体。

如今,中国的经济规模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大,并且着眼于成为世界第一。

“让我说清楚,中共正在经济上迎头赶上,他们想超越我们。习近平主席说,中共寻求‘在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方面引领世界’,”克里希纳莫提说,“如果我们希望让美国人有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在21世纪接下来的时间保持我们作为全球经济领导者的地位,我们就需要保护自己免受中共不公平竞争和贸易行为的影响。”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上表示,中国正不断从对美国发动的经济战争中“取得优势”。他指出,中国的GDP从2000年美国刚给与中国最惠国待遇时的1.2万亿增加至现在的17万亿美元,成长了14倍。与此同时,他们的技术产业的发展也已经到了对美国构成挑战的程度。

莱特希泽呼吁,美国必须觉醒过来,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经贸政策:战略脱钩。

他说,“我们早就该着手干预了。美国应该开始分阶段将我们的经济与他们进行战略脱钩。”

莱特希泽进一步提到,他不赞成全面切断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那是不切实际,且可能起到反效果。”

拜登政府的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上个月在访问日本期间表示,华盛顿不寻求将美国经济与中国脱钩,美国对北京的贸易制裁是具有“特定针对性的”。

据美联社报道,戴琪在日本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拜登政府的所有成员一直都非常明确,没有与中国经济“脱钩”的想法。鉴于中国经济的体量及重要性,解除与中国的关系而维持世界经济运转不是一个目标,也不是“可行的”。

专家:美国必须留住世界顶尖科学人才

出席听证会的还包括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与前白宫经济官员罗杰·罗宾逊(Roger Robinson)。

施密特表示,美中之间的技术竞争将是两国间所有竞争的决定性关键,而人工智能(AI)则是这场技术竞争的核心。他呼吁美国必须加大力度和资源投资人工智能的发展,其中包括吸引全球顶尖的科学人才,包括物理、数学、化学、生物和计算机科学博士。

施密特提到,根据一项调查发现,美国是全球各地科学人才最想居住生活的地方,“(调查)结果显示56%的受访科学家说他们考虑搬到美国,但只有8%的人说他们考虑搬到中国”。

施密特呼吁美国政府应该修改对外籍科学人才的工作签证的问题,其中包括必须留住来自中国、但在美国受教育的留学生。

“我们做了一项研究,顶级论文通常会有一两个作者是中国出生的人,我们需要他们在美国,我们必须把他们留在美国。把他们教育到牙齿(educate them to the teeth)之后再把他们送回去是毫无道理的,”施密特说。

曾在2001年至2011年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的施密特提醒道,美国现在在许多先进和创新技术领域仍然领先,但他说中国和整个世界都在快速追赶。

“我们必须心怀民主价值的态度来发展这些技术,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生产的这些人工智能工具反映美国及其价值,”施密特说。

施密特的提议获得委员会两党议员的支持。委员会民主党领袖克里希纳莫提表示,现在很明确的是美国要在这些先进技术方面立刻采取行动。

“大家可能以为我们可以等着用全政府式的方法来处理人工智能、量子和生物技术方面的竞争,但我们不能等,”克里希纳莫提说,“采取行动的时间不是10年后或5年后或1年后。”

“是现在,就是现在,这意味着我们今天晚上在这里讨论的内容,我希望我们在众议院、在参议院,和行政部门,以及私营部门一同合作,采取行动。”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