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1 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川普国家安全策略出台,中国亦敌亦友?


时事大家谈:川普国家安全策略出台,中国亦敌亦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2:58 0:00

时事大家谈:川普国家安全策略出台,中国亦敌亦友?

美国总统的最新“国家安全策略”刚刚出台。这份由包括美国国防部、国务院等跨部合作、历时十一个月完成的国安策略,提出四大终极国家利益支柱,包括保障美国国土安全和促进美国影响力等。国安策略还指出,从长期看,中国与俄罗斯带来首当其冲的挑战,属于“要改变现状的强权”;短期内,美国仍然需要与中国合作。有分析称,川普政府的国安策略基于“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当今世界转向不利于对美国利益的方向,这份国安策略要扭转这个潮流,并且应付新的威胁。那么,如何解读“国家安全策略”对中国亦敌亦友角色的定位?这将如何重塑可预见未来的美中关系? 今天的时事大家谈节目,我们邀请两位嘉宾参加讨论。一位是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另一位是中国外交学院著名国际问题专家苏浩教授。

时事大家谈:川普国家安全策略出台,中国亦敌亦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2:58 0:00

关于川普国家安全报告中的亮点,戴博说是将中国定性为“竞争者”,并把俄罗斯与中国并提,就像把朝鲜和叙利亚并提一样。这份报告给人感觉是川普把俄罗斯和中国看作美国的一个对手。这里要注意用词的感情:敌人太重,竞争者太轻。这份报告承认了世界上中美之间存在“全面竞赛”的事实。

他说我们不应该夸大这份报告的意义,因为我们不知道川普在想什么,他的想法也很难预测。他或许把这份报告当作一份超长推特而已,这份报告对他没有任何约束力。他仍然可以以星期为单位改变自己的政策,他的政策缺乏一致性。

这次国家安全的战略就是说美国要增加国防预算、恢复国际领导力。但是钱来自哪里?川普正在减税,美国也有一个长期的、结构性的国内预算赤字问题。中国也在增加国防费用和技能,在财力方面,美国有力不从心的可能。政治方面,美国出现一些危机,与美国南北战争之前的社会状态差不多。

中美是否可以共荣共存?戴博认为双方缺乏信任,也有不同的制度和价值观。就连亚洲邻国都不相信习近平。中国缺乏自由度与多数发达国家相违背。中国要扩张实力,在很多方面都已经成功,但是软实力、价值观方面难以让人买账。中国否认普世价值,这是它建立世界领导力方面的挑战。

苏浩:*大国之间竞争是常态 川普未把中国界定为敌人*

川普的安全战略把美国面临的挑战列为三类,苏浩认为,其中中国和俄罗斯是国家层面的战略性的挑战,而且中国是第一位,这说明对中国的重视程度明显是提高了,而且在报告里面也多次提到中国,无论是政治安全上,还是区域领域,还是经济方面,中国都有和美国进行竞争的状况,这方面显然对中国有种负面的认知,对中国的挑战有应对的准备。对于中美关系,苏浩认为,两国既有合作,也有竞争,这是客观的现实。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很客观地认识到这一点。大国之间的竞争是一种常态,关键是怎么把竞争来界定。如果界定为是敌人,那么这就是一种冷战思维,是消极的。现在来看,不能说川普把中国界定为敌人。苏浩说,只要是良性、友好地处理好双边的合作,理性处理分歧,中美关系还是可以维持稳定的状态。

有网友评论,美中两国的竞争现在转变为“美国优先”和中国的“一带一路”之间的竞争。您同不同意?

苏浩:*川普“美国优先”是合理政策 须加强国内经济建设*

苏浩表示,川普的“美国优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中国有点类似。因为过去美国在一百多年以来,大量精力放在海外、国外的扩张、海权的追求以及维持世界领导地位。这对美国本身来看,有他实际的需求。但过度在海外扩张和力量的运用,让美国在国内自身的发展和人民生存状况的协调存在问题,导致内部的空虚化,导致美国国内实体经济的弱化、制造业的衰落和基础设施的年久失修、缺少发展,这导致美国自身的问题。所以苏浩认为,川普提出的“美国优先”还是很合理的,确实需要把自身建设好。所以川普在加强美国国内的经济建设,恢复实体经济以及引进外资,加强美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的发展。这对美国来说是对的。这对美国的发展是一种重构,是必要的。中国过去也是经济建设为中心,让自身发展起来,所以苏浩认为中国也理解“美国优先”。至于中国的“一带一路”,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和美国的经济发展结合起来。苏浩说,实际上中国也表示,美国可以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发挥作用。中美之间经济的合作,甚至在第三国、其他地区的经济合作,对于美国和中国都是有利的。所以我认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和美国可以找到合作的空间和互利共赢的切入点。

中国方面希望和美国搞好关系、进行合作,中国希望从美国这里得到什么?

苏浩:*中国希望和美国建立全球性伙伴关系*

苏浩说,中国的外交有一个特点,就是不把任何国家作为敌人,是“无敌国”的外交。从长远来看,中国希望形成一种大国间的相互协调。在全球战略结构中,制造一种相对稳定的大国权力结构。美国作为最强大的超级大国,在这个权力结构中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框架中,中国非常重视和美国的协调。中美关系的稳定对于整体的全球战略结构和权力的稳定是很有帮助的,所以正因为这样,中国过去提出过中美建立信心大国关系。也就是说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领导地位之间,并不是零和游戏,这并不是权力转移的关系,中美可以共同在全球的权力结构中进行协调。中美两国现在在维持亚太地区和平,特别是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双方的共同利益是很多的。包括现在太平洋地区、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发展也同样,整个经济的发展需要中美之间相互的经济依存,而且在地区经济发展方面,中美可以起到相向而行的作用。苏浩举例说,中国在东南亚、南亚和一些国家合作的时候,也考虑到和美国进行协调,形成2+1的合作模式,这样让中美之间在第三国、第三地区形成合作的空间。整体来看,中国也考虑到和美国关系的稳定无论对于双边关系、整个地区,还是对全球都有积极作用,所以中国非常重视把中美关系稳定下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12月19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 时事大家谈:川普国家安全策略出台,中国亦敌亦友?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