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1 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教科书剔除文革“错误”,习近平释放危险信号?


时事大家谈:教科书剔除文革“错误”,习近平释放危险信号?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5:50 0:00

时事大家谈:教科书剔除文革“错误”,习近平释放危险信号?

中国新版中学历史教材淡化文革错误连日来引起舆论大哗。新版教科书剔除文革的“错误”、“灾难”、“动乱”等字眼,增添了“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结论。

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执政5年来不断涌动的一股暗流终于浮出水面,抹去文革的错误,中共执政的两个30年就会实现完美对接。联想起中共中央近来大力强调习核心的“绝对权威”,习近平大谈党员干部的“绝对忠诚”,种种迹象让人们不得不担心,习近平要重走毛泽东的路,习时代最终将回归毛时代。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教科书剔除文革“错误”,习近平释放危险信号?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5:49 0:00

胡平:新书减浩劫掩错误推责任

胡平说,新版教科书有三大改动。旧版里有专门一课讲述文革,叫文化大革命十年,共五页;新版取消这一课,合并到上课,而且减少了三页,目的是降低文革十年浩劫的重要性;二是文革原因,旧版说,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复辟危险”,新版说“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资本复辟危险”,删除“错误地”,也删除了“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动乱”和“灾难”也被从标题中删除,这是淡化文化错误;三是说“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中前进的”。这个改动是掩盖文革错误推卸责任。中共谈到无法推卸的错误时,总说共产党革命前无古人,党的错误不是党的责任,而是历史的局限性,是人类历史的必然发展过程,就是把错误推到历史头上,历史成为替罪羊。共产党和毛不用承担责任,体制不用改革,继续伟光正,继续个人极权等等、等等。

胡平:洗地文革,传承“两个三十年”

胡平说,新版教科书的说法确实推翻了1981年中共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按照中共的规矩,这种说法等于反党。我们相信,区区教育出版社绝对没有这个胆量。2013年1月,习近平提出了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说法,就是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这等于明确否定“若干问题决议”。教育出版社的改动绝不是自己独出心裁,而是为了贯彻习近平的意图。其实,“两个三十年”说法的逻辑错误是不言而喻的。前三十年关键词是革命;后三十年关键词是改革,就是改掉从前的集体化,这就构成对前30年的否定。如果前面的革命是对的,那么改革就是错的;如果后30年的改革是对的,那么前面的革命就是错的。这样的矛盾必将引出对中共专政合法性的否定。如果革命是对的,那么后来的改革等于背叛革命,应该遭到反对;如果改革是对的,那么当初建立在革命基础上的共产党专政就没有理由存在。无论如何,从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两者的互相对立矛盾中,得出的结论必然是否定共产党一党专政这个结论。所以,习近平才会发表两不互否的讲话,所以才要推翻中国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胡平:习要召回毛魂,必否文革之鉴

胡平说,习近平敢于给文革翻案,这是基于大权独揽的结果也是大权独揽的需要,如同“1984”年那本书所说,“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现在,习近平独揽大权已经控制了现在,所以他也控制了过去;而他一旦控制了过去便又等于控制了未来。他按照自己的需要篡改掉过去,便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在未来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控制。他现在明显搞个人崇拜和极权,向往恢复最高领袖的终身制,都是在恢复毛尤其是毛的文革时期的所作所为。现在,反对习极权的人势必把毛尤其是文革当作前车之鉴。而习近平既然要恢复毛肯定要否定前车之鉴牵扯,为最高领袖终身制、为个人崇拜和个人神话的卷土重来铺平道路。

章立凡:文革仅为“探索”,八亿人民小白鼠

章立凡说,首先是对文革的定性问题。它究竟是毛的严重错误甚至是灾难,还是仅为“探索中的错误”。文革这课在新课本中被合并,并且标题为艰难探索与建设成就,事实是把毛发动的文革定性为艰难探索中的失误。这个定性是怎么回事?如何让人信服?有关方面解释说,设立了一课来专谈文革。

据说课本还在送审中,但是目录大家看到了。由此引发的争议是否带有试水的性质?先推出目录看社会反映。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从前官方想做任何不大有把握的事情,往往会先投石问路。如果社会反响激烈便收回。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体制内外对文革仍然记忆犹新,不排除体制内有人发现了上面的企图,于是捅了出来,先造成社会舆论效果,以此反制那些人。不过,我认为,现在对文革的定性是有问题的。

而这种情况并不孤立。我们看到,广东现在也开始把上世纪的大逃港的定性改为“赴港就业风潮”。这是活见鬼和明目张胆篡改历史。从以往中共叙事系列看,有一套90年代初出版的、比较经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讲述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的中共治下共和国。它分四部份,分别是“凯歌行进的时期”、“曲折发展的岁月”、“大动乱的年代”和“改革开放的征程”。

这种叙事把文革单独列为一个单元,强调其重要性,同时也是承认错误的。现在把文革也定性为探索。那么,当时的八亿百姓是否成为中共探索共产主义科学实验的小白鼠呢?人民、国家和社会的损失难道就是探索中的失误这么一句带过吗?我觉得这是根本问题所在。

章立凡: “拥护”“忠诚”大行其道,恰好反映暗流强大

章立凡说,现在,要说修改教科书出自中南海或者最高层的意图,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但是,不排除确实如胡平先生说的可能性,就是重新评价文革,或者两个30年互不否定,这是出自最高领导人的主张。这种做法是试图证明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中共始终伟光正,即便有错误也是探索的失误。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现在有需要,一是要跟毛有类比,要搞极权,要向毛看齐;二是造神需要,最高领导人必须是金口玉言的,一句万句。

毛为什么搞文革,他说是反修防修,实际是害怕自己被推翻,总是担心身边的赫鲁晓夫。这种处境与今天习相似。习近平连续换将(据说又有一位新的军委副主席将领正被拿下),明显感觉不安全,疑神疑鬼,看谁都觉得有颠覆企图,与毛当年心态接近。还有就是造神现象。

今天,《人民日报》署名文章“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用的基本是文革语言,“坚定拥护核心,忠诚紧跟领袖”的话甚至都出现了,已经离文革语言没有距离了。最近这些日子,官媒一再强调拥戴核心,本身说明有不拥戴核心的,说明核心在体制内外遭到抵制,有很大暗流在涌动。这导致领导人产生不安全感。总之,对历史的修改、对教科书的修改,反映一种心态和在不安全感之下紧追毛的趋势。

章立凡:中共基因决定文革,绞肉机永为权钱而开

有人说,文革没有死,而是潜伏下来,会在适当的时机死灰复燃,这个不信不行。章立凡说,文革的社会基础就在中共的基因中。中共体制就是斯大林主义体制,是绞肉机。它先绞敌人,再绞自己,把同志手足绞灭,再绞百姓。文革这类事情在中共历史上与权力斗争相交织,也与社会财富的掠夺同行。从1949年开始,高饶事件、庐山事件、四清和文革,一路背景都是党内高层权斗;另一条线就是土改、公私合营、文革抄家,其实是对社会财富的掠夺。这两条线交织起来互相结伴前行。

现在,又到了类似的历史时刻,有权斗和掠财的双重需要。这个体制的成本越来越高。没有哪个国家为了保住政权而付出如此大的成本,加上经济在下行。大家都想是否会再来一次文革,再来一次社会财富大分配。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我们看到,社会两极分化,最近也看到有人在《求是》上发表文章,批评张五常和吴敬琏,说他们提倡私有制。

这套要消灭私有制的思维又回来了。这让人想起当年张春桥、姚文元文革中两本著名的小书。一本是张春桥的“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他还写过“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迎合毛的想法;还有姚文元“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这两本书讲的是反对商品制度,主张社会主义所有制,还有要消灭资产阶级法权,即便有也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

现在,我们看到,这套极左思潮越来越得到强化,其实在《求是》之类的党刊上已经毫无掩饰了。这是否在造舆论?是否要再来一场对社会财富的掠夺?改革开放30年积累了大量财富,他们自己也敛聚了很多,但是还不够,要进一步掠夺企业家的财富,而且已经这么做了。

还有,就是是否会对社会的中产阶层进行掠夺?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我们必须在它这种企图成为事实之前便警觉到,并且要予以痛击。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月1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 时事大家谈:教科书剔除文革“错误”,习近平释放危险信号?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图片集:从林副统帅到林贼的林彪以及毛泽东、文革(33图)

图片集:从国家主席到刘贼到恢复名誉的刘少奇以及毛泽东(27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