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8年8月22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北大学生要求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


时事大家谈:北大学生要求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7:18 0:00

时事大家谈:北大学生要求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

中国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本科生岳昕,星期三发表公开信,称因为要求北大公布一起教授性侵案信息,连日来遭到校方约谈施压,被迫离开校园回家。她质问“申请信息公开何罪之有?这是行使自己的光荣权利”。不仅仅在大学校园,在中国社会许多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民众,经常发现自己成为当局整肃的目标,从警告威胁,到批捕关押。中国民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2008年中国国务院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承诺“依法行政,提高政府透明度”,到底落实在哪里?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中国公共政策和法律学者贾平。

时事大家谈:北大学生要求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7:18 0:00

胡佳:公开信息是法规,北大害怕家丑毁和谐

中国社会活动人士、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说,我感到庆幸, 北大终于再度出现了敢于使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身利益的学生,或者说群体。要求北大公开信息,这从法律上讲,是完全合法的。我们看到,北大对过去那起事件的处理的确存在不可告人之处。对学生施害的教授后来还成为长江学者;对受害者权益的维护却石沉大海。正是因为北大过去没有严惩以身试法者,所以后来频繁传出教授性侵学生事件。此外,北大现在面临校庆120周年纪念的政治任务,习近平肯定也会前往。此时,北大肯定害怕所谓不名誉事件会干扰其中大政治人物,一定要致力保住北大这颗皇冠明珠的荣耀。就是此时家丑不能外扬,不能影响到和谐的校园气氛。至关重要的政治和谐高于任何人权或者公民权。

胡佳:被维稳首当其冲,北大清华是引爆点

至于岳昕的遭遇是否会引发学潮,胡佳说,明年是6·4三十周年。过去的经验显示,中共维稳从头一年就会开始;现在已经过了4月15号,这是每年6·4维稳的开始,会一直持续到6月5号左右。北大和清华是首当其冲的维稳对象,尤其是北大。每年6·4期间,北大都会出现很多警车和便衣人员。现在甚至已经开通了包括天眼和雪亮工程在内的监控设备。北大作为一所副部级学校,其保卫部门与北京市、国安部等安全口有直接关系。北大作为中共政治中心的菁英大学,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引爆点的地方。6·4维稳现在已经开始,中共要做远期防控。

胡佳:“湖底群魂”现北大,幽灵重压当政者

胡佳说,昨晚十点多,北大出现了署名“湖底群魂”的匿名大字报,这更让北大、北京市政府和中南海担忧,因为这刺痛了1989年的记忆。而当年一些当政者的后代已经掌握权力,因此也最担心再度爆发学生运动。而且,现在要命令90后士兵向人群开枪恐怕比六·四时要困难很多。为了防止政权崩溃,中共必须防范于未然,要做到万无一失。中共现在承受的压力远远不止来源于北大外国语学院。他们害怕岳昕是手举一根火柴却能点燃一座大山的人。

贾平: 稳定压倒一切,政府条例十年形同虚设

中国公共政策和法律学者贾平说, 北大已经姓党,所以,粗暴处理学生的合法要求并不意外。我们首先要看看,这起事件与社会公众的关系及其对于公众而言的重要性。我也同意胡佳先生方才的点评。北大面临120年校庆的精神压力。中国的惯例是大事期间不出事,稳定压倒一切。北大学生岳昕所做的事情其实跟自己的个体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它是否与公众利益相关?我们看到,2007年温家宝当政期间,中国通过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于 2008年5月1号生效。它当时给精英们造成的震动很大。其内容相当好,被认为是萨斯之后一个进步。该条例第13条规定,只要公民对政府任何信息感兴趣,就有权申请公开。这其实奠定了公民要求的合法性基础。申请的内容也包括政府应该却没有主动公开的信息。实施近十年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也有反向规定,就是第14条中的保密审查;由于被要求公开的信息可能涉密,那么事先应该先定下保密级别。总之,信息只要符合相关保密规定,都应该公开。

贾平:校方拒不说话,“高校信息公开”成笑话

贾平说,2010年,教育部尾随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出台“高校信息公开办法”。其中的规定非常详细。第7条第10项规定,涉及学校重大事件及其处理情况应该公开信息。那么,北大当年因为貌似的师生恋而导致一个女生死亡,这到底算不算重大事件?如果北大认为不是的话,那么其判断标准实在值得探讨。“高校信息公开办法”第9条规定,公民、法人和科研人员等,出于学习和工作需要,都可以通过书面,包括电子邮件在,内申请来要求公开信息。第11条则规定了校长负责制。校长的责任是同意受理、进行答复和推进校内信息公开。第16条规定,是否公开信息,校方应该给出理由。而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民有检举的权利,也可以向上一级申诉和控告;还有实事求是的原则;社会关注的事件需要公开,等等。根据这些条例,岳昕同学的行为是正当的、合法的。

贾平:自称法制国家,各界应该讲法尊法

贾平说,中国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要讲法律。北大校方的一系列行为与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不相符。北大党委的判断,是否具有代表性,我们可以探讨。我要提醒大家,“学潮”的定义是中央给的。学校对学潮的定义应该有差别。由于当年的师生悲剧具体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恰恰需要大家的关注。校方有义务依据法律来适当公开信息。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北大学生要求信息公开,为何这么难?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