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3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美国的敌人和盟友对华盛顿的混乱做出反应


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1月6日占领国会大厦

有片刻的时间,全世界忘记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

世界各地的新闻频道从报道人满为患的医院、疫苗的推出和实施封锁,转向聚焦美国以及数百名抗议者冲击国会的事件。

美国的敌人和盟友从这场混乱中吸取了不同的教训。在这场混乱发生前不久,特朗普总统在附近举行的一次集会上敦促他的支持者“夺回我们的国家”。他的这个鼓动失败了,乔·拜登(Joe Biden)周四早上被国会确认为当选总统。

美国的盟友们被华盛顿播出来的画面惊呆了。美国的敌人则被逗乐了。一些政府把这场混乱看作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为推翻这次选举结果而做出的最后一搏。其他人则在把混乱视作严重而令人沮丧的同时,仍然对美国民主的韧性抱有信心。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谴责了他所说的“非常令人痛苦的场面”,但是说,他期待着权力和平地移交给新当选的美国总统,他在推特上称这是“伟大的美国民主传统”。

在推特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法国总统埃马克龙称,针对国会的袭击“不是美国”,并补充说,他“对美国民主的力量有信心”。马克龙在过去一年经历了多次街头抗议。

新西兰外交部长纳纳娅·马胡塔(Nanaia Mahuta)也同意这一观点。她说,华盛顿发生的事件令人遗憾,但新西兰期待着权力的和平过渡。

“暴力不能阻挠民主,”她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期待着政治当局的和平过渡,这是民主的标志。”

欧盟领导人还强调他们对美国民主的向前推进没有任何疑问。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说,虽然他对在华盛顿发生的事件感到震惊,他形容美国国会 是一个“民主的圣殿”。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了“美国制度和民主的力量”,并表示她期待着与美国的下一任总统乔·拜登合作。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他对华盛顿发生的事情“深感不安和悲伤”,但他说,“美国的民主必须得到维护,而且会得到维护。”

美国的敌人利用这一混乱局面试图在地缘政治上得分。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和欧洲国家制裁的委内瑞拉表示,美国“正在遭受它在在其他国家进行的侵略政治所造成的后果。”

中国外交部很快将这些支持特朗普的煽动者定义为“暴徒、极端分子和恶棍”,但将他们与香港的亲民主活动人士相提并论,后者一直在抗议对言论自由和异见人士的镇压,以及对民主的破坏。

“美方一些人对2019年香港发生的事情和今天在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反应和用词截然不同,这种鲜明的对比及其背后的原因是令人深思的,值得大家进行严肃和深刻反思,”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表示。

伊朗总统把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作为西方民主软弱的例子。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周四的讲话中说,“我们在美国看到的情况首先表明,西方民主是多么脆弱和不堪一击。”

联合国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他对冲进国会大厦的行为感到“难过”,“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政治领导人让其追随者避免暴力以及尊重民主进程和法治的必要性,”杜加里克在一份声明中说。

英国内政大臣帕特尔(Priti Patel)说,特朗普的言论直接导致了华盛顿发生的暴力事件,并补充说,他“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缓和”局势。

帕特尔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把美国称为民主的灯塔,但谴责了周三的骚乱。“有人被枪击。一些人丧生。这太可怕了,坦率地说,这种可怕难以言表,而且没有任何正当理由。”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推特上写道:“在美国国会的可耻场面。美国在全世界代表着民主,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应该和平有序地进行权力移交。”

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她对这些事件感到“愤怒和悲伤”。她在一次德国保守派人士的会议上表示:“我非常遗憾,特朗普总统仍然没有承认失败,而是不断对选举提出质疑。”

其他政界人士和分析人士讨论了这起暴乱的长期影响。一些人认为,周三的事件以及导致它发生的事件显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深厚根基。

“开国元勋们奠定了很深的根基,”英国资深保守党议员、议会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说。“这一点从法官们在60多个法庭案子顶住政治压力就可以看得很清楚。特朗普输掉了这些试图推翻总统选举结果的案子。就连那些由共和党任命的法官,其中一些是特朗普自己任命的,也都明确表示,他未能拿出任何选举舞弊的证据,因此他的有关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并拒绝接受它们。”

图根哈特还提到了特朗普自己所属的共和党的州政府官员同样拒绝屈从于要他们推翻选举结果的压力。“这不是一个即将垮台的民主国家,”他说。

英国议员丽莎·南迪(Lisa Nandy)是主要的反对党工党的国际发言人。她对美国之音说:“在英国各地,大多数人只是带着真正的震惊和恐惧在观看。美国在英国被视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之一。我认为大多数英国人最强烈的感受是与美国的团结一致。”

她说,暴徒袭击国会将不可避免地损害美国的声誉,可能会“让那些目前试图攻击自己国家的民主的一些国家领导人更加大胆,”但她补充说,“话虽如此,我认为昨天的情况也有让人感到乐观的地方。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乔·拜登站出来呼吁冷静并谈论这起事件对民主的攻击,这是我们多年来没有从美国那里听到的领导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