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4 2024年7月12日 星期五

国事光析:“农管”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河南一名农民在和他的孙子准备给农田播种。(2021年10月23日)
中国河南一名农民在和他的孙子准备给农田播种。(2021年10月23日)

编者按: 这是吴国光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几个人闯进你家来,抓走你家鸡鸭,抢走你养的猪,拔掉你家的庄稼,砍掉你家的树!这是来了土匪吗?

随着农民们记录下这些粗暴行为的镜头在网上传播,人们开始知道一个新名词,叫作“农管”。这几个抢猪砍树的家伙,就属于“农管”这玩意儿。

“农管”不是当今中国的什么新品种土匪;他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执法人员,官称“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光听这名字,不装外宾的人应该明白了:这些人比土匪还土匪。他们比土匪更高级、更蛮横、更肆无忌惮,是有原因的:他们的主子不仅是老资格的土匪,而且是坐上了朝廷的土匪;既然有权有势,当然无法无天。

号称“行政执法”,其实无法无天,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呢?

在北京一处市场执勤的警察和城管。(2020年6月12日)
在北京一处市场执勤的警察和城管。(2020年6月12日)

从城管到农管,“暴力二管”两兄弟

说“农管“不是新品种,也有点儿不公平。

第一,这没有公平评估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也许,进步这个词儿,这里应该打上引号。引号有解构被引起来的那个词儿的意味,打了引号的“进步”意味着不是真正的进步。据说引号还有一种强调的作用,这里那可就意味着这种进步是很了不起的进步了。这两个意思相互矛盾,请读者自行选取其中一种意义,我暂时不做判断,先说事情的来由。

来由是:中国本来存在“城管”,就是“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队”。很明显,他们干的活儿,与这“农管”干的差不多,只是前者在城市范围活动,而且很有一些年头的历史。当然,城市里无猪可抢,也没有庄稼可拔;但城市里商业发达,交通也发达,“城管”不去抢人家的猪,而是抢人家的买卖摊子,也不去拔人家的庄稼,而是砸人家路边停靠的车辆。不用说,这种所谓执法行为,是随着城市商业活动的大量增加而自1990年代盛行起来的。

城管的特点,就是在执法的名义下对民众实行暴力的所谓“管理”。据说,“城管”二字的汉语拼音“chengguan”已经成为英语词汇中的一个新词,也被视为是“暴力”的同义词。说句也许并非题外的话:英文中直接从汉语拼音进口的词汇并不多,最为人们所熟知的一个是“guanxi”(关系)。为什么要直接进口这样的词汇呢?因为人家那种语言里原来没有这个概念。看来,如果说guanxi是传统中国对人类文化的贡献,这个chengguan就是当代中国对人类文化的贡献了。毛泽东早就说:“中国应该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习近平也在说:中国要为人类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难道说,不靠本事靠关系,就是中国智慧了吗?不靠法治靠城管,那就是人类治理的中国方案了吧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附近的警察和便衣警察在执勤。
资料照:北京天安门附近的警察和便衣警察在执勤。

中共当局的敌人越来越多

这个中国方案尚未走向世界,却首先走向中国自己的农村。可惜,这套方案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而是以执法为名实行暴力管理。为什么要把这一套扩展到农村呢?这就是习近平在新形势下的新作为了。我前面说过,说农管不是什么新玩意儿,是有些不公平的。现在还它第二点公平,承认这是习近平的新贡献。

一般认为,自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深化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指导意见》起,“农管”算是正式出台了。那正是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起步之时,也正在习近平取得修改宪法以无限期在任的成功之年。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接下来,习近平将会大讲“安全”和“斗争”。去年的中共二十大以来,中共上上下下的安全意识似乎增强了不少,斗争的劲头儿也鼓得更足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已经存在了好几年的“农管”,因为其更加卖力地实行暴力管理,有了到处闯入农民家中抢猪砍树的新战绩,这才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作为研究中国政治的人,我觉得,从城管到农管,还不单单是暴力管理的范围扩大了,而是揭示了当今中国政治的一些很有深意的东西。比如,中共的本质。习近平喜欢说“不忘初心”,那么,究竟中国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所理解的中共“初心”是什么?这就和农民很有关系。谁都知道,中共是靠农民的支持而取得全国政权的。毛泽东在1940年写的《新民主主义论》中明确说:“中国的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革命”,“农民的力量,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那么,习近平如此暴力对待农民,这与中共的“初心”究竟是一致的呢,还是相互矛盾的呢?

从依靠农民变为暴力对付农民,这当然是背叛。不过,毛泽东时代已经背叛农民不止一次了,最大的背叛就是从分田分地到人民公社。为什么不断有这样的背叛呢?因为中共不过是利用农民取得权力。如果说中共的初心就是权力,那就首尾一致了。

从专制权力的角度看,中国人都是这个政权的潜在敌人。小商小贩可以是,大贾大亨也可以是;城市青年可以是,乡下农人也可以是。中共施政的要点,不外乎根据形势的变化,暴力打击危险的敌人,分化瓦解此时还不那么危险的敌人。看来,在所谓习近平时代,中共做出了一个判断:农民这个敌人已经变得相当危险了!于是,“农管”上场,开始直接用暴力对付农民。

因此,不妨说,“农管”这个东西,就是对中共本质的揭示;它的出现,好像在告诉人们:中共感到对它有威胁的敌人越来越多了。如果人们、包括农民们因此真的能够意识到自己不是“人民”而其实是被中共看作敌人的,那将会是中国的莫大进步。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7/12【时事大家谈】政治不确定气氛笼罩北约,北约峰会中国议程收获如何?魏凤和“忠诚失节”指什么?中共国防部长通敌变节?嘉宾: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博士; 加拿大女王大学历史系兼职助理教授赖小刚博士;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