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7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武汉称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清零 有居民怀疑为政治任务而作假


医务人员在武汉一家医院治疗新冠病毒疾病患者。(2020年3月19日)

中国官员说,湖北省各地医院已经没有确诊的新冠病毒患者了。湖北首府武汉是全球大流行病的“震中”。很多武汉居民和其它地方的网民对政府有关武汉医院新冠病毒患者清零的说法表示怀疑。

一位武汉居民星期一(4月27日)通过某社交媒体短信群对美国之音说:“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直觉告诉我,清零也是政治任务,当局有人发言指出,常阳患者无需治疗。停工停产本身对政权造成的冲击比病毒本身对政权的冲击可能还要大。”

出于安全原因,这位居民请求只称其为“杨先生”。

政治任务?

杨先生指的是中国国家卫健委官员焦雅辉说的一番话。

焦雅辉星期五说,当时武汉的患者数字为47人,其中30多人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持续呈阳性。

根据国营的《环球时报》的报道,焦雅辉说,这些患者无需治疗了。

这篇报道接着援引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学研究所副主任杨占秋的话说,这些患者要按照国家出院标准也就是接连两次测试为阴性之后才能获准出院,以缓解公众担心。然而,星期一,武汉与湖北卫生当局都声称,医院新冠病毒患者已经清零了。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星期一解释说,清零是指医院里符合新冠肺炎诊断标准的病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说,有些有其它基础病或者治疗过程中出现并发症的病人有“一部分”还得继续留在医院就这些基础病或并发症接受治疗。

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截至星期日,湖北省共计有68128名患者,其中有4512人死亡,其余患者出院。武汉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数为3869人。武汉市上星期五声称重症患者清零,46464名患者中的最后一批已经出院。

这让公众担心那些康复但检测仍为阳性的患者,而且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传染。

在微博上,多数网民对武汉控制疫情的成果和中国有关抗疫成功的说法表示欢呼。

武汉居民的疑虑

不过,有些武汉居民表达了怀疑,还有其他人担心无症状感染者以及检测呈阳性的康复患者会传播病毒。

一位来自西藏的用户写道:“别玩文字游戏”。一位来自上海的用户说:“太快了吧?…请查一下数据真实性。不要为了显示我们厉害,而把还没康复的患者赶出医院。”

一位来自武汉的用户说,在他的小区,最近有一位康复患者复阳。另一位武汉用户说,他的小区星期日有两人的检测结果为阳性,他被下令在家工作。

一些武汉以外的网民也表示了疑问。

“就我一个人觉得还有所隐瞒吗?”一位用户写道。另一位网民说:“官方说清零,那便是清零了,说不会人传人,必然可防可控!”

来自实地的消息也与官方的数字相抵触。

一名患者的女儿星期日对总部在美国的《大纪元时报》说,他们一家人未获准看望仍然住在重症监护病房的父亲。她说,家人被告知,父亲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没有把书面结果给家人看。她的父亲仍然有类似肺炎的症状而被隔离治疗。她还诉说,家人收到了医院的巨额账单。

来自上海的公民记者张展从2月1日以来一直在武汉发报道。她说,她怀疑武汉住院患者清零的说法是假的。

她说:“我也遇到过一个案例,就是,他做了九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的,但是一直发烧,CT拍出来,肺部都是炎症的状态,那这个怎么说?他这个清零肯定是假的。”

警方胁迫

与此同时,人在美国的健康权利活动人士杨占青说,七个有亲人死于新冠病毒疾病的家庭之前已计划就武汉市政府处理疫情不当而对其提起诉讼,但是他说,有两个家庭在当地警方一再骚扰和胁迫之后,取消了起诉决定。

中国非营利组织长沙富能的共同创始人杨占清自从3月初以来一直在与这些武汉家庭合作,试图对武汉市政府提起集体诉讼。

目前生活在美国的杨占清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大部分的受害者,他们平时没有这种维权的经历,他们也不了解政府这种维稳的(手段)非常流氓、非常残酷,所以,当他们突然碰到的时候,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特别地害怕,然后,马上就真的是很短的时间内就放弃维权了。 ”

杨占清誓言要为其余五个家庭继续抗争。由于中国要求至少有九名原告结合起来才能构成集体诉讼,这五个家庭如今决定各自提起诉讼。

杨占清说,这些家庭必须得到赔偿,从而维护自己的权利,并让武汉市政府承担责任,只有这样,正义才能得到伸张。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