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1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全美学自联:不承认中共政权合法性因此不在乎修宪


习近平在人大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后鼓掌

发起在大学校园张贴“从来不是我的主席”标语的,是一个以实现中国民主化为目标的美国的中国学生学者自治组织。该组织表示,他们并不在乎习近平修宪废除任期限制,因为他们“始终不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张贴反习近平标语的李龙霄(美国之音久岛拍摄)
张贴反习近平标语的李龙霄(美国之音久岛拍摄)

在纽约大学布鲁克林校区贴出“从来不是我的主席”的李龙霄说,他在该校区图书馆贴出的那张标语今天发现已经被人撕掉。他不知道是谁所为,他表示,准备到别的地方再去张贴。

纽约时报中文版星期一登出了李龙霄参与张贴反习近平标语的故事《“不是我的国家主席”:在美中国留学生抗议修宪》。报道说,李龙霄了解到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有一个类似的抗议活动,后,“感到自己有义务采取行动,哪怕在回国后可能会有不良影响。”

不过发起“从来不是我的主席”活动的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简称“学自联”)理事陈闯创告诉美国之音,他们的标语并非反对习近平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他说:

“今年三月初有媒体发现在美国有留学生发起一个Not My President活动,当这个活动并没有否定习近平的合法性,只是对废除任期限制有不满的时候,我们学自联认为有必要澄清我们的态度。”

始终没有任何合法性

全美学自联理事陈闯创(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全美学自联理事陈闯创(美国之音章真拍摄)

陈闯创说,他们的态度是“始终不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不承认它的元首还有伪宪法。所以对于它的去除任期限制,我们本来就不承认它的宪法和任期限制,所以有多少任期都无所谓,所以我们叫它‘Always Fake! Never My President!’这是我们强调的重点所在。”

陈闯创说,当中共发布修宪消息后学自联就发表声明阐明了立场:“过去64年里中共4次制宪、5次修宪,9次过程都是一个没有通过民意表达、没有自由辩论、没有公民投票的过程。所以它产生的宪法始终是个伪宪法,它的政权始终是个伪政权,产生的元首始终是个伪元首,没有任何合法性。”

学自联是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在1989年成立的一个“以推进中国民主化和维护留学生利益为目的”的学生自治组织。

陈闯创表示,他和学自联轮值主席、理事古懿商议并制作了标语之后,第一天就有5位同学实名站出来表示支持和参与张贴:除了在佐治亚大学读化学博士的古懿本人,还有纽约大学的李龙霄和康奈迪克特大学的刘奕江,以及西部的宋潇伟同学;另外还包括了澳大利亚的吴乐宝。

明天会有来自中国学生的支持

陈闯创表示,第二天又有三位同学参与,他们是中部印第安纳州的公宁同学、西部伯克利大学的李亚恬同学,以及柬埔寨一位匿名参与者。他说,“预计明天有一个重磅的来自中国,生在中国国内的学生会发出抗议标语。”

康大的刘奕江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在中国上初中时就开始“反对中共、反对独裁、反对专制”了。

他表示,刘晓波先生病危的消息让他非常难过。刘去世后“正好纽约有人要办一个纪念他的活动,先是在中国领事馆门口,然后就是在纽约曼哈顿炮台公园,然后我又认识了中国民主党。”

他说,他对民主党印象非常好,“他们搞了一个Never My President这样的活动。Never My President更好,因为质疑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它的宪法的合法性。之前说的Not My President是质疑他的连任,现在我们连他的上任也是不合法的,我觉得这个更棒,所以我就贴到了(康大)里边一个板子上,让中国留学生看。”

深入骨髓的恐惧

当问到“学校里的中国留学生对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有什么反应?”时,这位刚从康大金融风险管理专业获得硕士的刘奕江说,“基本上是沉默,可以说是基本百分之百的沉默,大家都不敢谈这个问题,毕竟这是深入骨髓中的恐惧。也不能说他们什么,挺遗憾的,没办法。”

其实刘奕江本人也对接受采访有些保留,“我还是稍微有点顾虑,我爸妈知道他们会很生气,所谓忠孝不能两全嘛。”

李龙霄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只让摄影记者拍摄了他的暗影。这张照片跟2012年茉莉花运动时纽约时报采访的敢于反对中共政权的中国留学生孔令曦时拍摄的照片很像。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说,中共制造的恐惧“会遗传三代,哪怕你在美国出生。”

中共海外监控系统瘫痪了?

不过王军涛认为,今天这些站出来的年轻学生可能不会承受过去反对者遭遇的那种压力,“(中国)当局有点瘫痪,就是因为马建被搞掉后,他们在海外这条线就瘫痪了。”

马建是前中国国安部副部长,曾领导负责监控中国驻外机构和留学生、侦查境外反动组织的国安部第十局。据媒体报道,马建是在海外爆料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的好友。纽约时报报道:“郭文贵逃出中国不久后,马建于2015年1月被当局逮捕。”

王军涛说,马建被双规后,中共负责跟海外联动的系统瘫痪了,“因为没有文字,全都在人心里头的。这种秘密渠道不是在文字上,它的关系,就是海外关系不会形成文字、不是一个制度化的,都通过个人。”

王军涛说,现在站出来的年轻人可能不会受到那种压力了,“因为国内也没有人操盘,没有人跟海外联动了。”

王军涛认为,中共的这套系统不会很快恢复,“郭文贵事件之后共产党总结教训,不准备再用这样的一些商人、学者了,这些人一旦反叛损失太大,不规范、不专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