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0 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年终报道:川普治下的美中关系起伏不定


美国总统川普(左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在美国总统川普入主白宫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美中关系经历了不少起起伏伏。在执政初期,川普对美中关系的基石提出挑战;4月初,川普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成功的举行了海湖庄园峰会后,美中关系得以稳定下来,进入所谓的 “蜜月期” 。这种以合作为主的大氛围在川普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达到高潮。但是川普政府刚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视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与威胁,为美中关系增添了新的变数。

美中关系像过山车

2017年这一年的美中关系用过山车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在竞选期间,川普对中国进行了激烈的言辞抨击,表示要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他还誓言在就任第一天就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就任后,尽管川普没有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也没有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但是他打破外交惯例,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并对 “一个中国” 这个中美关系的基石提出挑战,令美中关系陷入动荡。

海湖庄园峰会稳定美中关系

4月初,在白宫高级顾问、川普女婿库什纳的推动下,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成功的举行了首次峰会。两位领导人同意在外交与战略、经济与贸易、执法与网络以及人文领域建立高层对话机制。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2月12日在大西洋理事会上发表演讲时特别强调了建立这些对话机制的重要性。

他说:“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方面,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活跃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之下,我们可以把非常复杂的问题放在桌面上来谈。我们有不少的分歧,包括南中国海以及中国在这里的岛礁建设,把它们军事化,以及它如何影响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以及自由与开放贸易。”

在这次峰会上,双方还就朝鲜核问题达成了重要共识。

蒂勒森表示,朝鲜问题是美国新政府与中国进行首次接触的问题,而且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可以合作的东西,因为美中两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政策是一样的,而且目标也是一样的,这给双方提供了一个从一开始就以积极的方式进行接触的平台。

美国对华态度转向强硬

但是,川普总统后来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感到失望,认为中国对朝鲜施压不力,因此对中国的态度转趋强硬。

就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香港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美国政府批准了价值1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计划,把中国列为人口贩卖问题最恶劣的国家之一,并对与朝鲜做生意的中国丹东银行等公司和个人实施制裁。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批准了美国政策上的一个改变,允许美国海军船舰定期停靠台湾的港口。

川普总统还下令对中国的很多投资和贸易做法展开调查,包括对中国的一些进口产品进行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

华盛顿智库国际与战略研究所亚洲事务高级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由于两国在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摩擦在所难免。

她说:“美中关系中出现更多的摩擦和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摩擦将会体现在台湾、朝鲜、南中国海以及贸易上。在这些领域出现问题是不可避免的。”

博卡斯:经验不足与内部分歧导致缺乏清晰的对华政策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川普总统上台后缺乏一个清晰的对华政策,也没有专人负责对华关系,因此给双边关系注入了不稳定因素。

川普上任后离任的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川普政府缺乏清晰的对华政策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缺乏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

他说:“坦率的说,川普总统和他手下的人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没有什么经验,有几个人例外,但基本上没有经验,川普总统显然是这种情况。因此对他来说,制定一个对华政策是很困难的。”

这位前资深民主党参议员说,川普政府内部在一些问题上的分歧使得他们制定一个清晰的对华政策更加困难。

他说:“这届政府在贸易问题上有很大的内部分歧。川普政府应当在这个问题上更强硬呢还是应当通融一些呢?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对华政策。这是个问题,因为中国从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往远处看,有远见,但美国不是这样。美国一直是临时性的,它作出反应,而没有长期的愿景与目标,没有长期的规划。”

哈德利:把餐桌布置得不错

不过,小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Stephen Hadley)对川普政府在对华关系上的处理作出了比较积极的评价。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与中国打交道和对付朝鲜的问题上,我认为他们把餐桌布置得相当不错。我认为他们还没有把饭菜端到桌子上来或是吃了这些饭菜,但准备工作做得相当不错。”

川普访华前美对华战略逐步成形

与此同时,随着川普政府完成对中国政策的评估,它的对华战略也在逐步形成。

10月18日,蒂勒森国务卿在出访印度和巴基斯坦之前在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发表演讲,首次提出了旨在对中国进行平衡的印太战略,即通过提升美国与印度的战略伙伴关系,并借助美国的传统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亚,来确保印度-太平洋地区是一个日益和平、稳定与繁荣的地方,以使它不成为一个混乱、冲突和掠夺式经济的地区。

蒂勒森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演讲中明确表示,这个战略是建立在美国对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一些看法的基础上的。

他说:“我们的理解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他们不得不继续其经济发展的政策,我们的政策不寻求遏制中国的经济发展,但是在我们看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应当在国际规则与规范的体系下进行,而‘一带一路’似乎要界定它自己的规则与规范。”

川普访华,但美中关系并没有进入新开端

11月3日,川普总统开始他任内的首次亚洲之行,在访问了日本和韩国后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在中共19大后进一步巩固了权力并成为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以 “国事访问+” 的高规格接待了川普,给足了他面子。川普也对习近平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对他的溢美之词让一些美国人都感到震惊。

除了各种排场以外,美中双方签署了价值2500亿美元的经贸合作协议,并在双方都高度关注的朝鲜等问题上也深入交换了意见。

川普认为,他的这次访问取得了巨大成功。北京也对川普的这次访华做出高度评价,认为它推动美中关系进入了一个新开端。

不过,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并没有那么乐观。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常驻学者史剑道说,习近平试图奉承川普,但是这不会奏效。他认为,到明年1月,川普对中国的这次访问将会被人忘记。

他在川普结束访华后对美国之音说:“我怀疑美中关系会进入一个新时期,但如果有的话,它可能不会是习近平总书记所喜欢的新时期。”

从目前事态的发展来看,史剑道的这种预测是对的。

在离开北京后,川普在越南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工商界领袖峰会上发表的演讲中针对中国的贸易做法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认为,川普的这个讲话是美国将不再犹豫动用它巨大的“经济杠杆”来迫使其他国家改变行为的新时代的开始。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大声并清楚的说了:贸易受到大量国家干预、补贴、关闭的市场以及重商主义的时代正在结束,带来市场结果以及更大繁荣的自由、公平和互惠贸易即将发生。”

在川普总统结束亚洲之行回到美国后,美国商务部接二连三的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工具箱、铝箔和硬木胶合板等产品征收高额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正在对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做法展开正式调查。

与此同时,美国参众两院提出了限制外国资本对美国的技术公司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法案,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中国。

由于对中国在市场自由化方面步伐缓慢甚至出现倒退,美国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并决定停止海湖庄园峰会上建立的美中全面经济对话。

萨特:美中关系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学教授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认为,川普与习近平之间的个人关系也许会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起到中方所说的“战略引领”作用,但是他也指出,川普具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从他如何对待司法部长以及其他一些支持者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在他看来,美中关系将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奥巴马真的珍视美中关系。我还没有看到川普真的珍视美中关系。他需要跟中国过得来,如此等等。珍视这个关系本身是一个固有的好处。我不认为川普持这种看法。”

他还认为,习近平的一些做法,包括他在中共19大上发表的报告,也使美国对中国更为警惕,并使关系处于一种恶化的模式。

他说:“我认为,他的如此高调并决意扩大影响力有其不利方面。这就是,他使他的近邻非常紧张,也使美国更关注他的雄心壮志究竟是什么。所以我我不认为这符合他的利益。”

美国外交建制派相当一部分人也认为,习近平在中共19大上发表的报告使他们清楚的认识到,美国过去几十年有关中国的一些假设是错误的,即中国的经济繁荣最终会导致它走向民主化并成为美国构建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一部分,他们在19大报告中看到的是习近平挑战现有国际秩序并以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来取代西方发展模式的企图心。

11月14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党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的演讲中表示,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国家安全是一大严重威胁。他说,中国的一党专政集权体制、军事上的挑衅与扩张以及加大科技投资追赶美国的科技优势这三个方面都对美国构成威胁。

美国安战略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

在这种背景下,川普政府12月18日正式推出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该战略不仅把中国与俄罗斯看作是美国在军事、经济和信息领域的战略竞争者,而且认为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都是美国的威胁。

蓝普顿:美中关系进入第三阶段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研究主任蓝普顿教授认为,这份国安战略标志着美中关系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即美国再次把中国主要定义为一个战略竞争对手。在他看来,美中关系的第一个阶段是美中建交,共同对付苏联的影响;这一关系在90年代初进入第二阶段,当时老布什总统在六四事件后采取了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商贸关系的政策,这一政策正好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相吻合。

战略对美中关系的影响

前美国驻华大使、助理国务卿芮效俭认为,这个战略过于强调美中之间的竞争而不是合作,因此会影响美中关系。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中经贸关系可能会出现一段紧张时期。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我们最终在经贸问题上与中国进行对抗,这将会损害两国的利益。因此在很多方面,我认为,国安战略中提出的手法是行不通的,因为它会损害美国的利益。”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这份战略会对美中关系带来的影响会类似奥巴马总统的向亚太再平衡战略。

他说:“它给中国每一个人的感觉是,美国准备遏制中国。但是在向亚洲再平衡的战略上,奥巴马从来没有以行动来跟进,只是空谈。所以你得到负面的政治反应,除了让事情更难做以外没有什么后果。这种情况看起来与这份报告一样。它会使中国人愤怒与不满,因此会限制那些不希望引发公众愤怒的政府官员的灵活性。”

前身为尼克松中心的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卡齐亚尼斯(Harry Kazianis)认为,这份国安战略无疑会对美中关系带来很大的冲击,尤其会影响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

他说:“川普政府试图在联合国安理会和以其他形式来推动北京来支持对朝鲜实施石油禁运,也有关于进行海上禁运的讨论。中国人一直很坦率的表示,他们不支持这些措施。所以如果川普政府认为他们有希望在这些问题上得到中国的帮助,我认为这些东西现在基本上不会被考虑了。”

芮效俭大使认为,如果美国将采取被中国看作是有损其利益的行动,这当然会影响到美国与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进行合作的能力。

很显然,这份国安战略的出台为起伏不定的美中关系又增添了新的变数和不确定性。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王炳忠涉谍案背后的两岸关系新动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21 0:00
XS
SM
MD
LG